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陈留公主的第三次婚姻,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寺院的小径上,陈留公主百无聊赖地走着。她走得很慢,不时嗅嗅路边的花香,踩一踩早早落下来的树叶。初秋时节,天气不冷也不热,正是郊游的大好时光。陈留公主借着烧香拜佛的名义出来散心。单身狗的日子不好过,尤其像她这样的寡妇。

陈留公主不由自主地陷入回忆中。第一任丈夫刘承绪是个残疾人,一个年轻貌美的公主,嫁给刘承绪那个病怏子,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但她什么都不敢说,乖乖地嫁过去。因为那是冯太后做主定下的婚事。好在刘承绪结婚没多久就死了,冯太后也死了。

陈留公主在得到哥哥孝文帝的默许后,开始挑选自己中意的丈夫。当她的目光最终锁定从南朝来避难的王肃时,哥哥亲自为她做媒。这段婚姻很美满,但也只维持了一年多,王肃死了。哥哥也死了。

难道真是克夫命?陈留公主不服气地采下一片花瓣,狠狠地扔进草丛里。

“张彝参见公主。”一个声音在前方响起。陈留公主吓一跳。抬头一看,是青州刺史张彝。

“张大人,你怎么也在这儿?”陈留公主问道。

“回公主,为臣替夫人来寺院还愿,拜完佛没事四处走走,不想在这里遇到公主。”

“哦,”陈留公主来了兴趣,“替夫人还愿?你夫人为什么不亲自来?”

“公主有所不知,我夫人已经去世了,她生前没有还的愿,我替她来还,也算是对亡人的一个交代。”

“是这样啊。”陈留公主点点头,“张大人真是难得,还亲自来。你夫人地下有知,一定会很高兴的。”

“呵呵,”张彝笑了笑,“死者已矣,生者总是要活下去的,公主你说不是吗?”

张彝走开了,贴身宫女笑嘻嘻地凑上来,“公主,我看,张大人跟你倒是很般配。”这话让陈留公主有些心动。张彝一表人才,学识、人品在北魏都属一流,只是,他对自己有意吗?

贴身公主似乎看出了陈留公主的犹豫,打包票似的说,“张大人刚才看公主的眼神都放光,我敢肯定,他心里有你。你放心,这个红娘我来做。”

贴身公主说到做到。她辗转求得张彝的心思,又将陈留公主的意思转达给张彝。很快,张彝向陈留公主求亲了。

就在陈留公主满以为可以再嫁如意郎时,意外发生了。现任皇帝元恪的舅舅高肇也向她求亲。陈留公主怎么会看上高肇呢?除了皇上舅舅这一身份,别的方面都和张彝不是一个档次。张彝出身名门,好读书,人义气,是北魏公认的豪杰人物。高肇呢?出身卑微,《魏书》说他“出自夷土,时望轻之。”说白了就是一个外来户,入不了当时北魏上层人士的眼。不仅如此,高肇长得还比较丑,整天怀着一颗小人得志的心趾高气扬,背地里整人。因此,陈留公主对高肇很爽快地甩出两个字:休想。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一辈子守寡也不嫁这种人。

高肇把陈留公主拒绝的原因归结为张彝插足。“张彝这小子,敢跟我抢女人!”高肇恶狠狠地发誓,“我一定让他后悔。”

一道张彝行为不检点,在外面寻花问柳的奏折呈到宣武帝元恪面前;又一道张彝拥兵自重,有造反之心的奏折又递到元恪手上……高肇一次次恶语中伤,都无法让陈留公主回头。

婚事定下来了。陈留公主满心欢喜。这一次,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但是,有多少好事都是被“但是”两个字断送,张彝却在这时患了中风病,全身瘫痪。是被高肇吓得,还是其他原因,史书上没有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和陈留公主的婚事因此取消。一对准半路夫妻,还没有到达非她不娶,给他不嫁的程度。

第三次婚姻还没有开始就提前结束了。史书上自此之后再也没有陈留公主的影子,大概是一个人默默无闻地老死了吧。

阅读更多文章,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dushi_fang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