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醉卧沙场的皇帝和将军,如何神奇的将胜仗打败

本文是【大鹏说《通鉴》之118】

东晋成帝咸和三年,公元328年,是中国历史尤其是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葩年份,南北战场都氤氲着美酒的芬芳。胜利在望的两支军队,几乎在同一时间因为统帅醉酒,而转胜为败。

这一年,中国的历史继续处于分裂时期,南边和北边都打成一锅粥。

南方偏安的东晋小朝廷,仍然逼格很高的以神州正朔自居,这时正在被犯上作乱的苏峻蹂躏。南京城内,皇帝被劫持为人质。城外陶侃、温峤、庾亮等人拼死进攻,勤王救驾。(苏峻变乱的背景,详见【大鹏说《通鉴》】之“历史上不能过一步的‘雷池’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该不该过“一文)

北方的前赵与后赵,正在为谁的国号更应该是“赵”,谁更能代表北方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死磕。前赵皇帝刘曜与后赵皇帝石勒,举全国之力,国运相赌,在洛水流域展开对决。

花开并蒂,各表一枝。

先说东晋这边。苏峻本来手握着一把好牌。老对手庾亮被打出南京城后,使用召唤神技,呼来陶侃和温峤助攻。但三人合体也是一时无法拿下南京,还差点因为粮草问题闹散伙。被苏峻抓住机会打了个防守反击,猛攻勤王军的重要据点大业垒。

陶侃、温峤、庾亮决定围魏救赵,发挥水军优势直接进攻苏峻的必救之地石头(今天南京西北),以解大业之围。

九月二十五,战斗打响。陶侃率水军舰船走水路,温峤、庾亮、赵胤带一万步兵从石头东北的白石垒陆路进攻。

苏峻领八千精锐迎战,令儿子苏硕、部将匡孝带先头部队硬碰硬的将赵胤军团打了回去。赵胤丢盔卸甲,狼狈撤退。

苏峻胜利在望。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句话还应该有下一句:更怕猪一样的统帅。

此时的苏峻正在战场后方慰劳将士,激励士气。慰问的方式很霸气,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让我们干了这碗酒,好男儿胸怀像大海!不一会,苏峻已经是半醉状态。

要害就在这个半醉,如果醉的一滩烂泥也就罢了,就没法去zuo去die。如果不醉,头脑清醒的苏峻也不会出幺蛾子。

可苏峻偏偏是半醉。看着节节败退的勤王军,苏峻脑袋被酒精刺激得兴奋至极,大喝一声“孝能破贼,我更不如邪”,匡孝都能把这帮乌合之众打个落花流水,我苏峻就不能嘛,看我把他们杀个干干净净。

说罢,苏峻又干一碗酒,将酒碗率在地上,气势如牛,丢下大军,只带着几个亲兵翻身上马,去追勤王军。

本来已经败退的勤王军一看,呦呵,苏峻带这几个人就敢过来砍人,no zuo no die,既然你小子来找死,也甭怪我不客气。立马反击,回逃的时候,苏峻坐骑忽然被绊倒,摔下马背。

勤王军瞅准机会,长矛齐发,正中苏峻。众人蜂拥而上,将苏峻大卸八块,剁成肉泥还不算,当即焚烧骨骼,挫骨扬灰,“焚其骨”。

转眼间,一个大活人统帅就变成一抔白灰。干掉苏峻,勤王军山呼万岁,“三军皆称万岁”。苏峻余众心惊胆寒,大败而归,不久变乱彻底被平定。

就在南方苏峻因醉酒自zuo自die不久,北方的前赵皇帝刘曜非要来个好事成双,也照葫芦在洛水战场上画了个瓢。

前赵、后赵的大决战是在十二月初五,后赵石虎四万对阵前赵刘曜十万。要在平日,刘曜即使不胜,至少也能打个平手,全军而退。

但这不是平日。自幼酗酒的刘曜,这时更是嗜酒如命,出战之前,先灌下几斗壮行酒,“将战,饮酒数斗”。偏偏刘曜平时骑的马关键时刻掉链子,马蹄子痉挛抽筋,无奈只能换匹小马。上马后,又灌下一斗酒,“比出,复饮酒斗余”。

就在刘曜大斗灌酒的时候,后赵石虎军团瞅准机会,突然发动攻击,前赵兵团一下子兵败如山倒。酩酊大醉、昏迷不醒的刘曜,任凭胯下的小马带着自己向后狂奔。慌乱之中,马腿被绊住,摔下马背的刘曜,身中创伤十余处,被后赵生擒,不久诛杀。

北方后赵推前赵,前赵摔死洛水畔。就这样,踩着前赵崛起的后赵,成为北方政权中唯一的“赵”。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那是诗人的豪放,说的是大胜之后的庆功宴,而不是刀光剑影的战场。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把战场当酒场的下场,只能是苏峻的挫骨扬灰,刘曜的兵败而亡。

亲爱的朋友,如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大鹏微信公众号“大鹏说书(账号dapengshuoshu)。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