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原外族占领,他率北伐军还我大汉河山

迷蒙历史堂
2016-11-11
+关注

西晋王朝经历短暂统一之后,便迅速土崩瓦解,随之而来的是五胡涌 人,北方进人多国纷争的乱世。司马氏在北方的统治终结后,琅琊王司马 睿偏安江南,是为东晋。在随后100多年的时间里,东晋朝进行过几次大 规模的北伐,但均以失败告终。其中最早、最为人们所熟知的,莫过于祖 逖的北伐。北伐军成效显著,收复了黄河以南的大部分失地,令当时风头 正健、以勇猛善战著称的后赵皇帝石勒心生胆怯,以致“不敢窥兵河南” (《晋书》)。

了解更多历史关注微信公众号“迷蒙历史堂”(mmlst007)

祖逖北伐顺利,有着当时特定的原因。彼时胡人进人中原所激发出的 民族矛盾刚刚开始白热化,中原沦陷的现实还没有完全形成固定的影像, 民众光复中原的士气尚足。就像两人打架,气头上显得气力甚大,等过几 天,气消了,也就没有当初的冲劲了;而汉族之外的五胡(最初是匈奴、 羯胡),刚刚入据中原不久,尚处在征伐占领阶段,在政权上立足未稳, 还没有形成稳固的统治。特别是汉赵后期,匈奴又起内乱,羯胡人石勒也 趁机自立,五胡之间又起纷争,尚未形成较为凝聚的合力。在这种形势之 下,祖逖的北伐军能够取得阶段性的胜利,也就不足为怪了。

展开剩余81%

任何大的历史事件的形成,绝不是偶然的。祖逖的北伐最终以失败告 终,应该说主客观的因素都有,但其失败的根源,则在于祖逖不懂政治, 而又触犯了两个政治上的大忌。可以说,祖逖是一个能征惯战的将军,但 绝非一个精明强干的政客。

说祖逖不懂政治,是因为他当时并未摸清东晋高层的意图。换言之, 祖逖当时的想法与东晋髙层大相径庭。祖逖上书北伐时,司马睿还未称 帝,但此时北方已经开始沦陷,司马睿“用王导计,始镇建邺”(《晋 书》),趁着乱乎劲去经营江南,其实已萌生称帝之意。如果祖逖真能光复 中原,司马睿并不是合法接班人,所以他从心里根本就不想北伐。有个例 子很能说明问题,晋愁帝(西晋末帝)曾派人诏告司马睿,让他出兵增援 中原,北方战事那么紧,关乎晋室存亡,结果司马睿“辞以方平定江东, 未暇北伐。”(《通鉴》),就明说了,我这忙,没时间,早已不把皇上放在 眼里了。可以说司马睿当时的心思全部在当皇帝上,祖逖上书北伐无异于 添乱。

但是司马睿为什么又最终同意祖逖北伐呢?这完全是出于政治舆论上 的考虑。作为司马家族的一员,可以找种种理由拒绝出兵,但是有人主动 请缨,请战者又非来自朝廷内部而是民间,就要另当别论了。当时南迁的 民众“皆有归本之心”(《晋书》),祖逖其实代表了当时很大一部分民众 的思潮,如果拒绝,就会失去人心,祖逖所率“宾客义徒皆暴杰勇士”, 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到江南后“多为盗窃,攻剽富室”(《晋书》),不 安排点事做,社会治安状况很难保障。让他们去北伐,也算是对这种社会 矛盾隐患的一个疏导,还能顺应民意,得到民众支持,一举两得。于是封 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剌史,“给千人禀,布三千匹”,拨了一千人的军需 物资,也就是意思意思,而“不给铠仗,使自招募”(《晋书》),不派军 队,也不发铠甲兵器,让他自己想办法。这哪是支持呀,连装备都没有, 去和猛如虎狼的胡人打仗,那不是去送死吗?

说祖逖不懂政治,还表现在他对江南政治局势的不了解上。司马睿退 守江南,想安安稳稳当皇上,跟随他的人也都有偏安思想,所谓“睿参佐 多避事自逸”(《通鉴》),无疑在大多数人的思想里并无征伐之念,只想 过些逃避乱世的安逸生活。况且这些人大都是士族门阀,初到江南,面临 政治上的重新洗牌,考虑最多的是如何尽快站稳脚跟。事实上,当地士族 并不怎么买这些人的账,跟随司马睿下江南的,多是“中州亡官失守之 士”(《通鉴》),是些丢官弃地的主,颐指气使的指挥当地人,人家能舒 服吗!于是“吴人颇怨”(《通鉴》),其间的矛盾斗争也很激烈。当时吴 兴太守周氏一族势力很大,连司马睿都“颇疑惮之”(《通鉴》)。周氏想 “谋诛执政,以诸南士代之”(《通鉴》),想消灭当朝的权贵,换之以南方 士人。虽然最后事败被杀,然而足以说明当时的政局是很不稳定的,朝中 上下谁还有心思去想北伐呢。因此祖逖北伐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后盾。

既然不懂政治,就难免会犯忌。祖逖犯的两个政治大忌,最终让朝廷 对他产生了不信任。祖逖北伐成效显著,这就让当朝者很不爽,老百姓都 拥护祖逖,反趁的朝廷无能。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政治上用人,需要的是 能驾驭操控的乖宝宝,不怕你无能,就怕你张扬。祖逖死后,“豫州士女 若丧考妣,谯梁百姓为之立祠”(《晋书》),像死了爹妈一样,纷纷给他 立祠堂,可见当时祖逖的威望不是一般的高。都说你祖逖好,皇上往哪 摆?朝中大臣面子往哪搁?功高盖主向来便是政治大忌。

与后赵结好,是祖逖犯的另一个大忌。后赵王石勒看到祖逖人心归 附,每日“练兵积谷”的士气正旺,很是害怕,“乃下幽州为逖修祖、父 墓,置守冢二家”(《通鉴》),到祖逖老家替他修缮祖坟,还派了两家人 守墓,以讨好巴结祖逖。“逖闻之甚悦”(《晋书》),还派去使者,“赠以 方物,修结和好”(《晋书》)。祖逖也许出于战略考虑,或是出于义之所 在,但对于远在千里之外的皇上和整日喝茶谈天的朝臣们,并不知道你祖 逖咋想的(估计祖逖也不是个勤汇报思想的主儿,和上层也缺乏沟通), 难免有通敌之嫌。况且祖逖的兵不是皇帝派的,是自己招募武装起来的家 兵,这就让朝廷坐上了没底的轿,你越强大,它会越不舒服。于是派戴渊 过来做他的上司,牵制他、监督他,祖逖因此“意甚怏怏”(《晋书》), 最终忧愤而死。

祖逖的行为可歌可泣,我们不否认,但也不能就说他没有一点私心。 《晋书》对祖逖的评价“原其素怀,抑为贪乱者矣”,是说其意在乱世立 功,想“成名一时”。当然这也可以理解,祖逖本出身“世吏二千石” (《晋书》)的士族之家,因战乱流亡江南,即便想通过立功而达到仕途腾 达的目的也无不可,只是稍显急功近利了些。要不朝廷派个上司过来,他 也不至于生那么大气呀,都是给皇上效力,你干你的就行了呗,你还不服 管是怎么的?不服管还不如当初直接单干,还上书请示个什么劲儿啊!

总而言之,祖逖是个能征惯战的武将,是个热血沸腾的好男儿,但并 不是一个老谋深算的政治家。要想成事,光有一腔热血、满腹经纶不行; 只懂上马杀敌、下马写诗也不行。你纵有天大的本事,能让百姓归心,能 令敌军胆寒,搞得轰轰烈烈红火热闹,上层不支持不给劲儿,最终也只能 留下壮志未酬的遗憾,祖逖吃亏就吃亏在这里。这种事情向来讲究温火慢 炖,看劲儿来,着急哪行啊!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