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契丹王朝的女人:率先冲向叛军的萧挞里(上)

写乎
2016-11-11
+关注

文/陈二虎,素心

(契丹文化浮雕)

秋之红叶,展示着生命之中最壮美的风景,那是上苍激情的创作。远看近瞅,满目都是浪漫、燃烧的红,或疏淡、或浓重;或热烈、或奔放,层次鲜明,激情四溢,任何色彩此时都退避三舍。绿消黄残,只有这瞩目的火焰,亢奋着情愫,氤氲着诱惑。

一枚红叶,隐含着一个民族的血液,展示着一个民族的精神,比写在史料中的更形象、更生动,讲述着一个久远的记忆,带着深沉的情感,感化人的心灵。

有关契丹的历史,我们能了解的实在太少,整个契丹都随着岁月的烟云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些只言片语的传说,害得后人前思后。

据说契丹时期的辽三彩近年一路飙升,甚至超越唐三彩。

而笔者这草根之人,依旧珍藏着一个辽白盘子,那白得有点苍老,却透出岁月的沉重,古意浓浓。希望借助遥远的潋光滟影,还原久违的历史,穿越时空,让我寻找契丹,寻找祖源的记忆。

由远而近,传来马蹄踩踏草原的声音,十分急促,奔着太子山行宫而来。

展开剩余90%

侍卫们不由地警惕地向马蹄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但见一匹蹄雪乌骓骏马泼风似的来到近前,马上之人未等收缰就飞身跃下马背,侍卫不知来者何人,拦住了他,任何人都不能擅闯道宗皇帝的行宫。

契丹皇帝有四时狩猎的习俗,这是辽清宁九年七月,辽道宗耶律洪基陪同母后宗天皇太后萧挞里,与皇后萧观音、南院枢密使许王耶律仁先、知北院枢密院事耶律乙辛、南府宰相萧唐古等大臣的簇拥下到太子山围猎,刚刚立下营盘。

“速速报与圣上,我是北院宣徽使萧韩家奴,有要事要亲见圣上。”侍卫长官萧乙辛听到马蹄声,刚好出来察看,一眼就认出是谁,立马喝住侍卫,迎了上去。

看到韩家奴,萧乙辛知道出大事了,拉着他奔向了道宗大帐。

“圣上,皇太叔重元伙同其子涅鲁古,陈国王陈六、卫王贴不、北院枢密使萧胡覩,林牙涅剌溥古、驸马萧参、统军使萧迭里得等人谋反了,人马来犯行宫,望圣上速速准备。”

道宗其实已经知道重元谋反,正准备派大臣耶律仁先去平叛擒拿,没想到重元带着人马来了,他顿时大惊失色,没了主意。

此行来滦州太子山行猎之前,敦睦宫使兼权知皇太后宫诸局事耶律良就察觉到皇太叔与其子安定郡王涅鲁古勾结朝中一些官员谋反,因为辽道宗对皇太叔耶律重元十分尊崇,恐其不相信耶律重元谋反之事,反受其害。但此事事关江山社稷,又不能不奏。便利用自己管理宗天皇太后宫的便利机会,面见宗天皇太后萧挞里,把皇太叔重元要谋反的消息告诉了宗天皇太后萧挞里。

宗天皇太后萧挞里,是圣宗钦爱皇后萧耨斤的弟弟萧孝穆的女儿,与其姑萧耨斤不同,生性宽容慈祥,姿貌端丽庄重,是契丹王朝少有的一代贤后,颇有政治头脑,又不过多干涉朝政,协助辽兴宗兴利除弊,积极进取,刷新政治,澄清吏治,提出很多合理化建议。

兴宗经常主动与她谈论赏罚治吏之事,她虽然把军国要事放在心上,但在劝谏上却很注意方式方法,总是婉言劝谏皇帝,而又不落下干预朝政的口实。兴宗往往听了,都会不由自主地连连点头。

萧挞里十分明白自己的姑姑萧耨斤,也就是兴宗的母亲,圣宗的元妃。她诬告圣宗皇后萧菩萨哥同北府宰相萧浞卜、国舅匹敌等人图谋不轨。兴宗慌忙为萧菩萨哥辩解,说不可能,皇后服侍先帝四十多年,抚育眇躬。应当立为太后,今天不但不立后,反到治罪,这样做可以吗?

萧耨斤根本就听不进儿子的话,一意孤行地把皇后萧菩萨哥押往上京囚禁,不久又派人杀害了皇后菩萨哥,借此排斥异己,大兴冤狱,安置亲信,控制朝廷。

为了扩大其家族在后宫的势力,萧耨斤滥施淫威,把兴宗皇后降为贵妃。让自己的内侄女,萧孝穆之女萧挞里入主后宫,一年后,萧挞里为兴宗生下长子耶律洪基,旋即被立为皇后。萧耨斤怎么也没想到,她以为把内侄女萧挞里弄进宫,是给自己增加了一支羽翼,谁知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可以说,辽兴宗与萧挞里纯粹是政治联姻,是兴宗生母摄政的产物。

但萧挞里与其姑姑不同,容仪端淑、礼教素娴,说话行事从不超越本分。据说萧挞里面如满月,目若朗星、举止有度、光彩照人,有善相面的看了,赞许不已,认为大富大贵,万千人中难有其一,世间少有。

她认为姑姑仪天皇太后萧耨斤不是在摄政、预政,是在乱政、坏政,给契丹王朝的统治带来极坏的影响。前车之鉴,让萧挞里分寸把握的极佳,虽过问政事,实佐君良妻,张弛有度,是契丹王朝后妃参政曲中,少有的柔和之音,是契丹后妃成功与荣誉的典范。

萧耨斤权欲不断膨胀,她看到兴宗不肯听从她的指令,便同其弟萧孝先等人密谋,准备废掉长子兴宗耶律宗真,另立次子耶律重元为帝。

当时重元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天真少年,他得悉母亲与舅父的阴谋后,立马跑去把此事告诉了皇帝哥哥。万分震惊的兴宗皇帝,果断采取行动,派遣宫卫亲军将母后及萧孝先等人抓了起来,并收回太后的符玺,将仪天皇太后迁往庆州的七括宫居住,剥夺了她的一切权力,并且说永远也不想见到母亲。

萧挞里忙劝说兴宗:“陛下母后就是有千错万错,但她生你养你,你怎么能如此呢?恩断情绝,让满朝文武如何想当今圣上。奴妾直言,陛下应该把母后接回来,尽儿女之孝心,只要不给母后干政的权力就可以了。”

母子连心,再怎么样都是亲生母亲,兴宗也不愿意看到现在这样局面。思索片刻,同意了萧挞里的看法,决定接母后萧耨斤回宫。

表面上看,母子和好如初了。但兴宗完全提防着母后,不给予她干预政治的权力。虽然如此,但依旧存在很大的隐患,因为母后萧耨斤的几个弟弟都在朝中握有大权。

萧挞里这时充分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让其父萧孝穆、叔叔萧孝忠等人完全站在兴宗这边,倾力佐政。萧挞里共有四个叔叔,四个姑姑,其家族势力十分强大,但在番汉大臣中口碑不是很好,因此,萧挞里言谈举止十分注重,严己律人,不以家族荣辱为念,而以江山社稷为重。

年轻气盛的兴宗皇帝,向往着跟自己的父祖一样,开疆扩土,再创帝国的辉煌,不顾国情,连兵征战,兴兵示众逼迫北宋王朝增加岁币,又多次征伐西夏。并亲自率十万大军,亲征西夏,大败而归,这就是“河曲之战”。

萧挞里找机会温柔体贴地劝诫兴宗:“当年太祖是在马上夺取的天下,却不是在马上治理天下。陛下英明,应当知道其中的道理。”说得辽兴宗连连点头称是。

兴宗早就有立储的想法,与萧挞里商量,萧挞里却对兴宗道说出好她的想法:虽然立储是国家之大事,但就目前看,为避免矛盾激化,切不可过早立皇太子,这事太敏感,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因此,辽兴宗在病入膏肓之际,才召皇长子耶律洪基到床前,谕以治国之道,传位于他。并叮嘱皇后萧挞里尽心尽力辅佐儿子即位,提防皇太后萧耨斤及其家族阴谋串联夺权废立,并颁布由长子即位的遗命。

仪天皇后对于长子兴宗最终传子不传弟的作法,恨之入骨,不仅她本人对兴宗之死毫不伤感,还不让刚刚丧夫的兴宗皇后萧挞里伤心落泪。萧挞里明白,在这非常之期,切不可与后族强大的势力抗衡,她表面上什么也不说,却脚踏实地地为儿子顺利当上皇帝而采取着有效的行动,以软克硬、以柔克刚。

萧挞里安排儿子辽道宗耶律洪基在百官“上表固请,许之”。并让儿子发布诏曰:“朕以菲德,託居士民之上,第恐智识有不及,群下有未信;赋敛妄興,赏罚不中;上恩不能及下,下情不能达上。凡尔士庶,直言无讳。可则择用,否则不以为愆。卿等其体朕意。”

为缓解矛盾,尊皇太后萧耨斤为太皇太后;皇太弟重元为皇太叔,上殿免拜。

道宗即位的第二年才为母后萧挞里上尊号日懿仁和文慧孝敬广爱宗天皇太后;加封皇太叔重元为天下兵马大元帅。

如此一来,整个契丹上层,都成了一个连环套,后族与皇族相互通婚,难分彼此,太皇太后萧耨斤与宗天太后萧挞里错综复杂,姑侄关系加婆媳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太皇太后的兄弟子侄同样是宗天太后的叔伯或兄弟,何近何远,此轻彼重已难以弄清,甚至让满朝的蕃汉大臣,都不知道到底该站在那一边,思前想后,当今皇上与宗天太后比太皇太后与皇太叔更重要,皇上才是契丹王朝的真正主子。

于是,更多的蕃汉大臣支持皇太后萧挞里和道宗皇帝,连后族萧氏家族的大部分人也倾心佐政、拥护皇太后萧挞里和道宗皇帝洪基。虽然太皇太后萧耨斤为次子重元入承大统机关算尽,但直至她去世,也未达成夙愿。

耶律重元见自己的母后去世,言行收敛了许多,表现出忠心佐国的样子,暗地里却等待时机,阴谋夺权。

历经权力之争磨难的耶律重元,早已失去少年时期的天真和诚实,也许伴随他一生的懊悔就是母后仪天皇后萧耨斤拥立他为皇帝,取代不听话的兄长兴宗皇帝,而他天真地把这一重大消息告诉了兄长兴宗,让他一生都对皇位望而生叹,阴谋夺权。

耶律重元深深地体会到,做为皇帝所独有的一切,就是侄子道宗皇帝加给他再多的封号,给予他更大的荣誉,也无法让他的心里平衡。

于是,他不遗余力纠集死党,壮大实力,母舅陈国王萧孝友及其子同知北院枢密使萧胡睹、堂叔卫王贴不、驸马都尉萧参以及一些臣僚都是重元的支持者,其子涅鲁古更是一个阴谋家。

朝中有许多忠臣发现耶律重元及其子涅鲁古,勾结党羽,有不轨之图,密奏道宗皇帝,道宗却认为是大臣们离间他们叔侄的关系。道宗在这件事情上还是蛮厚道的,不像某些皇帝,疑心病重,尤其在谋反的大事上,尽管有时是空穴来风,也会扑风捉影,穷追不放,就怕皇帝宝座不稳。

涅鲁古建议其父耶律重元诈称有病,待道宗前来探望时动手行刺,但计划未能实行。

辽清宁九年(公元1063年)七月,涅鲁古与其父合谋,策划在辽道宗行猎太子山时,发动政变,袭击滦河行宫。

那日宗天皇太后萧挞里宫,从耶律良口中得知重元策划谋反之事。并得到重元父子所作反诗,但道宗深信耶律重元,如奏报道宗,道宗一定不相信。便把皇太叔重元与其子涅鲁古反状密告于宗天皇太后萧挞里。萧挞里听了,深感事情重大,谎称自己生病,待道宗耶律洪基赶往太后宫中探望时,宗天太后萧挞里便把皇太叔父子谋反之事告诉了道宗。

道宗还是不相信,反而怀疑耶律良的忠诚,对耶律良说:你有什么动机,如此离间我与皇太叔的骨肉关系呢?这道宗也是够仁义的了!耶律良跪倒在地,并呈上耶律重元父子的反诗。宗天皇太后萧挞里对道宗说:此社稷大事,希望望我儿宜早为计。可是这道宗还是半信半疑,就是不信,便派人去召涅鲁古。

涅鲁古正策划夺权,见道宗派使者召他,恐事情败露,便扣留了使者,也不赴召。后来使者用剑斩断绳索,驰马逃回,报告了详情,这才引起道宗的警觉,这下相信了。

辽道宗如期陪同宗天太后到太子山行猎,有消息称耶律重元将要攻打行宫,惊慌失措的道宗没了主意。然而,宗天太后临危不乱,速召随驾的南院枢密使、许王耶律仁先商议。正在这时,萧韩家奴飞马来报,耶律重元率兵马来袭击行宫了。(待续)

【作者简介】陈二虎,笔名红叶,蒙古族中的契丹人。翁牛特旗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作者简介】素心,赤峰市诗词学会会员、内蒙古诗词学会会员、内蒙古赤峰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CCTV文化中国》《满州里日报》《赤峰诗词》《喀喇沁时讯》《百柳》《红山晚报》等报刊杂志。在多个微刊平台推出原创作品。诗作收录《世界诗歌文学》、《花开的声音》、《当代诗歌精选》等。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顾问:朱鹰、邹开歧

主编:洪与、姚小红

编辑:邹舟、于伟

百度百家号《写乎》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