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被贩卖的皇妃,被毒打的公主,能否挣脱命运的诅咒

本文是【大鹏说《通鉴》之111】

八王之乱刚刚谢幕,五胡乱华马上揭幕。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不经历一番苦痛折磨,无法体会到这句话背后的惨绝人寰。在这天下大乱的世道,不止是平民百姓遭殃,就是金枝玉叶,也是流离飘零,无所栖所。

比如东海王司马越的妻子裴妃,晋惠帝司马衷与皇后贾南风的女儿清河公主。

上篇“【大鹏说《通鉴》】八王之乱的最后胜利者东海王司马越,最后混成了什么球样?”说道,东海王司马越移镇许昌之时,曾留下人在洛阳监视晋怀帝,其中就有妻子裴妃。

司马越身亡后,王衍虽秘不发丧,但至少还是要通报未亡人裴妃一声的:不好意思,您老公挂了,我要把他安葬到东海国去,您看是和我们一起走,还是继续留在洛阳?

裴妃还没来得及掉泪,马上做出千里奔丧的决定。这边皇帝已经动手要清除东海王余孽了,难道等着被砍头!

在司马越心腹何仑所部的护卫下,裴妃立马动身去许昌。但还没等与亡夫会合,王衍带领的护灵大军就被石勒追上打残,已经挂掉的司马越被挫骨扬灰。

石勒干掉司马越这个死人还不算,还要继续追人家的老婆。不久,何仑、裴妃等人在洧仓(即今天河南省许昌市东北)与石勒遭遇。何仑一战即败,司马越的世子和48个司马皇族亲王,全部被俘。

裴妃当然不会独善其身,她至此流落民间,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东海王王妃,变成一个被人像牲口一样卖来卖去的女奴,不仅身心受到蹂躏,而且精神上也受到极大的折磨,毕竟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直到很久之后,裴妃才辗转流落到江南。这时琅邪王司马睿已经接过晋朝的大旗,在建业即今天南京登基称帝,是为东晋。

裴妃终于找到了组织,被司马睿接入皇宫。当初司马睿能够镇守建业,躲过北方浩劫,主要是裴妃在东海王司马越那吹枕边风的结果。因此司马睿对裴妃特别感激,不仅厚加优待,而且把儿子司马冲过继给裴妃,以司马越后裔的身份继承东海王爵位,使东海国绵延不绝。

和裴妃命运相似的金枝玉叶,还有清河公主。

洛阳陷落之后,清河公主也流落民间,一样被人贩子卖来卖去,后来被卖到吴兴即今天浙江省湖州市一个叫钱温的富商家里,给钱家女儿做贴身丫鬟。

那年头,全国还没普及普通话。钱小姐说的是吴侬软语,清河公主说的是河南话,彼此之间互相听得不大明白。

钱小姐觉得这个话都说得不顺溜的河南妹子,就是一叶浮萍,一根野草,打死也没关系,经常虐待公主,打来骂去不给饭吃那是家常便饭,用针扎用鞭抽恐怕也是保留节目,史书中没有记载具体细节,只有“甚酷”两字,但足以让人脑洞大开,自行脑补了。

终于有一天,清河公主瞅准机会,逃出钱家的高墙大院,直奔吴兴县衙而去,估计应该有扑倒在县太爷跟前,大喊“我就是传说中的清河公主,带我去见皇帝”的画面。

闹了这么一出,清河公主的结局当然是明月复圆,明珠得还。晋元帝司马睿下令将虐待公主的钱温父女绑赴街头,斩首示众,给公主报仇。然后又改封公主为临海公主,为其寻了个驸马。从此,公主与驸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临海公主的母亲贾南风是八王之乱的始作俑者,正是因为她捣鼓太子,才搞得宗室相残。裴妃的老公东海王司马越赢得了八王之乱的胜利,却没有顺势而为重振朝纲,而是争权夺利、逼迫皇帝。

当贾南风和司马越为争夺权位而置天下安危、百姓安乐于不顾时,应该没有想到他们当初造下的孽缘,会由自己的亲人来承担。

如果司马越能够预见到爱妃被人卖来卖去,贾南风能够想见爱女被人打骂“甚酷”,不知是否还会做出当初的选择?

人,总要摘吃自己种下树上的苦果。苦难不能只由民众承受,幸福不能只让庙堂享受。野心家想要挑起大乱时,最好想想裴妃的牲口待遇,公主的“甚酷”遭遇。

PS:网上很多文章甚至百度百科“临海公主”词条,都说临海公主是晋惠帝和羊皇后羊献容的女儿,其实不然,根据《晋书》卷三一《后妃上·惠贾皇后》记载,“惠帝即位,立为皇后,生河东、临海、始平公主、哀献皇女”,“临海公主先封清河,洛阳之乱,为人所略,传卖吴兴钱温。温以送女,女遇主甚酷。元帝镇建业,主诣县自言。元帝诛温及女,改封临海,宗正曹统尚之。”可知,临海公主的母亲是贾南风,而非羊献容。

亲爱的朋友,如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大鹏微信公众号“大鹏说书(账号dapengshuoshu)。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