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独家|孙家红:杀戮的艰难 我看死刑

导语:死刑的存废之争至今仍是学界和老百姓热议的话题,法律史学者孙家红主张在中国废除死刑,认为这是未来的必然趋势。

但他同时也指出,死刑的存废不是一个简单的制度设计的问题,中国社会有其特殊的历史进程和思想传统,比如“杀人偿命”这种最原始的观念就深深地扎根在中国老百姓的心中。

他认为,中国整体的法治进程是在朝着废除死刑发展,但废除死刑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对于中国来说,死刑的废除不能一蹴而就,我们不必照搬西方的经验,而是应该坚持自己的道路,在司法实践中尝试突破成文法的局限性,在司法救济手段上,探索更多兼顾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的可能性。只有这样,才能使每个人感受到法律的公平正义,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体现人性的温度。

(本文并不代表搜狐文化观点)

嘉宾简介:孙家红,北京大学历史学硕士(2004)、法学博士(2008)、经济学博士后(2008-2011)。2015年10月-2016年8月,法国里昂高等学术研究院高级访问学者。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著作有《清代的死刑监候》(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通往经世济民之路——北京大学经济学科发展史》(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关于"子孙违犯教令"的历史考察--一个微观法史学的尝试》(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等。

采编:宋晨希

废除死刑是大趋势,但很难一步到位

搜狐文化:现在我国对于死刑的判决已经越来越慎重了,似乎只有情节特别恶劣的案件才会判处死刑。

孙家红:其实还是要看他是否有自首的情节。在案件的过程中,自首怎么认定,历来在立法和技术上都是很难的。另外法律上还有一个争议,就是正当防卫的问题,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这个也很难认定。

一般来说,对于正当防卫和自首往往认定起来非常严格,轻易不会有这种认定。如果很多凶手杀了人后都去自首,以此来获得减刑或者从轻处理的话,那很多人就会对犯罪肆无忌惮了。

有人说被害人是有过错的,因为他“强拆”了贾敬龙家的房子,但凶手毕竟是在房屋被拆几个月后才行凶的。也有人说,户主也就是贾敬龙的父亲事先已经签了拆迁协议,也就不存在“强拆”房屋的行为。不管怎样,这个事件朝着越来越悲剧化的方向发展,最终造成这起严重的杀人案件。就事实层面而言,房屋拆迁已经在几个月前结束,也就形成了一定的时间间隔。房屋拆迁所造成的当事人矛盾,与后来的杀人案件之间,即便存在某些事实或情绪行为上的因果关联,但能否构成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从而影响最终的定罪量刑?这恐怕还要根据可靠的事实,进行严格细致的区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