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和亲叔叔私通,又暗杀亲生父亲未遂,她被自己活活

驸马殷均这一次真的是忍无可忍了,他拿着永兴公主萧玉姚如同狗爬字样的证据,进宫找皇上老丈人评理告御状去了。

事情还要从殷均与萧玉姚两人的性格与品貌说起。殷均是南梁学者,精通书法,尤其是一笔隶书,那叫一个绝好,每写一幅字都是当时天下人效仿的榜样。他性格安静,勤奋好学,与不学无术、脾气暴躁的萧玉姚正好相反。或许正是这一点,才让萧衍看中了殷均,想让他们夫妻互补。可是,殷均长得又矮又丑,萧玉姚根本看不上,又无法让父亲退婚,就想出一个侮辱殷均的方法:怀着恶毒的心,用狗爬似的字,写满殷均父亲殷叡的名字,再挂满整个房间。

书法家殷均哪见过这阵势?这不是羞辱先人吗?第一次看到这些字时,殷均生气地逃离房间,但萧玉姚觉得没有达到目的,让婢女拿绳子将殷均绑了,送回房间。不看也得看!殷均痛苦地闭上眼睛。这哪里是公主,简直就是市井无赖,是阴险的恶魔!

第二次,第三次……萧玉姚一次次地挑战着殷均的极限。这一次,萧玉姚不但将字写得无与伦比的差,还恶语相加,殷均再也忍不住了,拿着证据进宫了。

萧衍被眼前的事实惊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女儿,堂堂的公主,竟然做出如此为人不齿的事,简直是打他这个皇帝的脸啊。萧衍铁青着脸吩咐太监,“去,传永兴公主。”从冷到极点的语气里,太监知道,皇上这次的火气不小。自从念佛后,他还没这么生气过。

没多久,萧玉姚来到皇宫。萧衍将她的“杰作”扔过去。萧玉姚捡起来,丝毫没有愧疚和不安,完全一副心安理得甚至挑战的神态。那神情仿佛在说,我就是做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吧。

萧衍的火气更大了,抄起一把玉如意,把萧玉姚按在地上一顿暴打。玉如意啊,那玩意打在身上很疼的。萧衍直打得玉如意都碎了,萧玉姚愣是一声不吭,不但没有悔改的意思,还恶狠狠地瞪着父亲,像是瞪着几世的仇人。萧衍打累了才住手。萧玉姚从碎片中站起身来,一声不吭地走了。从此,在萧玉姚的心里没有了父亲,只有仇人。

在讨厌丈夫殷均的同时,萧玉姚看上了自己的亲叔叔萧宏,并与之乱伦。史书记载,萧宏貌美而柔懦,被北魏人称为“萧娘”。看来,萧宏有着女子般姣好的容颜。两相对比,反衬得殷均更丑,萧宏更美。只是,萧宏与萧玉姚勾搭,主要是看上了她父亲的皇位。至于萧玉姚嘛,捎带着玩玩而已。萧宏府里有成群的姬妾,三千歌姬,个个都是美女,萧玉姚再美,也只是三千分之一而已。

萧玉姚可不这么想。她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亲叔叔,并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尤其是被父亲暴打后,仇恨的种子在她心里生根、发芽、长大。终于有一天,她和萧宏一起密谋,要杀死父亲,让萧宏做皇上,她当皇后。为了这个梦想,她很勇敢地铤而走险。

这一天是萧衍的例行斋戒日,各位公主也都进宫参加仪式。萧玉姚带着两名男扮女装的杀手进宫去。她要趁机行刺。

杀手心理素质不是很好,或者是被皇宫威严的气势镇住了,在迈进宫门时,一只鞋子掉了,露出一双男人的脚。守门侍卫看出了倪端,但看到是永兴公主的人,不敢上去盘问,就悄悄告诉了丁贵嫔。

是否告诉皇上。丁贵嫔有些为难。她了解皇上的脾气,在没有看到事情的真相之前,不会怀疑别人有恶意,更不会怀疑自己亲生女儿有二心。可是,如果真的有什么不测呢?丁贵嫔不敢想象。思来想去,她决定先不告诉皇上,悄悄安排八名武功高强的侍卫在幕后保护皇上,以防万一。

斋戒仪式结束后,萧玉姚假装有事要禀报,让别人都退下。房间里只剩下他们父女俩和她带来的两名杀手,萧玉姚一个示意,杀手箭步冲上前。但是,幕后的侍卫比他们更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拥而上,将两人生擒。

杀手被处死。萧玉姚被父亲用车送到郊外看管起来。此时的萧玉姚依然不知悔改,每天闹得鸡飞狗跳地跟手下人生气,跟自己生气,没几天就气死了。

临死前的萧玉姚想见父亲一面,但被萧衍拒绝。看来,好父亲萧衍这一次是真的伤透了心。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真不知萧衍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修下这么一个恶毒的小情人。

不知临死前的萧玉姚是想悔过呢,还是想诉说一下自己不得意的一生?无论她如何反悔,一个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要杀害的人,是不应该得到原谅的。如果有佛界轮回,她应该是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的吧。

阅读更多文章,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dushi_fang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