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李白令人叫绝的马屁功夫

不管是悠然吟哦的诗人,还是著书传世的大家,说到古代文人,给人们的印象无不是才华横溢而又不食人间烟火。他们用诗文记录思想,浸染生活。笑谈生与死,感怀爱与恨。他们独有自己的一方天地,或于青山绿水间抒情达意,或在南山采菊中玩味人生。好不潇洒,好不惬意。

文人大多有傲骨。他们不会简单地随声附和或是人云亦云,于是便对 凡俗不屑一顾。在形式上表现出执拗与孤芳自赏,狷介而特立独行。这些 表现似乎与政治的争斗毫无关系,其实错了,古代文人几乎一刻也没脱离 过政治。范仲淹不会无缘无故地对岳阳楼大发感慨,欧阳修也不是毫无来 由地在醉翁亭“得之心而寓之酒”,“猛志逸四海”的陶潜先生未必真的喜 欢“夫耕于前,妻锄于后”的田园生活。这不过都是政治上的失意罢了。 古语所谓“学而优则仕”,即是文人和政治关系的最好诠释。古代文人没 有更多的展示自己的机会和平台,所以“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悬 梁刺股为的不再受苦,凿壁偷光为了祖宗荣光。梦想一朝人仕,衣锦 还乡。

探秘更多历史关注微信公众号“迷蒙历史堂”

文人既想当官,就要搞政治。文人离不开政治,但未必都懂政治。搞 政治就要懂权术,而权术的最基本的功夫便是“拍马屁”了。这功夫看似 简单,其实也是一门技术,须经千锤百炼,绝非朝夕之功。当然也有天生 丽质的,稍经点拨便能掌握拍人于无形拍马于不惊的超高技巧。文人能够 作得锦绣文章,未必马屁拍的就好,相反越是才华出众的文人越会表现的 不屑一顾,这就会在政治上吃大亏,比如李白。

李白的才情与髙傲是大家公认的。“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 舟”,何其潇洒。而当着玄宗面戏弄杨贵妃,羞辱高力士,痛哉快哉,狂 放不羁莫过于此。嘴是痛快了,结果却在政治上吃了大亏,最终着了高力

士的道儿。李白自己把自己当棵葱当头蒜,殊不知政治是不需要诗人的。 对于天之骄子的皇上而言,少了一个诗人不过是少了些附庸风雅的兴致。 可是少了溜须拍马的高力士,便没了做皇帝的许多乐趣。不懂政治的文人 喜欢在政治上剑走偏锋,在老谋深算的政客面前简直是小玩闹。所以李白 吃了亏,被逐出宫门。

李白也不是不会拍马屁。一直以能文善武自居的李白,在经过“酒隐 安陆,蹉跎十年”的无奈岁月后,也曾幡然醒悟:原来这地球没谁都照 转。能“日试万言,倚马可待”的奇才子也一度低下高贵的头颅,到有关 部门去待价而沽。他曾向荆州长史韩朝宗写信自荐,想要谋个差事干干, 就表现得很乖巧。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该同志政治成熟,思想进步。他在 《与韩荆州书》的自荐信中毫不掩饰地大拍马屁,全然没有“安能摧眉折 腰事权贵”的豪情。杜甫夸他“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也算 是白瞎了,不用天子呼唤,自己主动游过去了。

信中一开头便给韩朝宗戴了一顶高帽:“白闻……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世人宁可舍弃万户封侯,也要认识一下韩荆州。对比出效果,极言韩朝宗之重要性。这高帽戴得够可以的,要真封了万户侯,他也不见得瞧得上小小的韩荆州。李白后来不是连皇帝也不怎么放在眼里嘛,能让潇洒不羁的李白说出这样的话,不能不说是思想上的一百八十度 取大转弯。

再看看“君侯制作侔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这几 句,便是毫不掩饰地直抒胸臆了。说韩朝宗的政绩建树可以和神明相比, 德行才能感天动地。文笔精妙能参透天地造化,学问渊博可穷究天上人 间。听了这话不起鸡皮疙瘩的,恐怕只有韩朝宗本人了。如此奴颜婢膝地 要求韩朝宗“幸推下流,大开奖饰”,把面子结结实实地揣起来,确也够 难为李白的,从中也无疑折射出了古代文人的诸多无奈。李白如果一直这 样会说话,恐怕后来官至宰相也未可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