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晚唐才女鱼玄机: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下)

文/莫玉林

【作者简介】莫玉林,四川仪陇人。干过建筑,修过铁路,进过工厂,闲暇时爱好文字。作品散见于《深圳特区报》《江门文艺》《西江文艺》《大鹏湾》《嘉应文学》《打工知音》《中华手工》等。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三)

还没等她爬起来,裴氏如青蛙一样,已经跳了过去,一手扯着鱼幼薇的头发,一手扇着耳光,她双手抱着头,在地上滚来滚去,嚎啕大哭。惧内的李亿,不敢上前阻止,脸上还要假装露出笑意。对于这样的夫君,光是嘴上说爱,连自己的安全都保护不了,要是鱼幼薇能趁早选择离开,也不会心生绝望。可是,她毕竟还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女子,她以为被裴氏痛打一顿之后,只要往后几人能和睦相处,只要能留在夫君身旁,一切痛苦她都能忍受。

她哪里知道,女人在情感面前,在争夺男人方面,所下的苦心是她这样的小女子难以预料的。果然,裴氏当着丈夫的面,三天两头虐待幼薇,并找丈夫闹事,让他无法安心工作,加上裴氏的家族兴旺,势力遍布京城,李亿也是惹不起的,只有摇头叹息,不断让步。无奈的李亿,只得忍痛割爱,把鱼幼薇送往长安附近的咸宜观暂住,这不是金屋藏娇,而是扫地出门。可他还对鱼幼薇发誓:“暂时隐忍一下,必有重逢之日!”只是,沉浸在爱河里的鱼幼薇,仍然憧憬着美好的爱情,无法自拔。

进入咸宜观后,她改名为“鱼玄机”。在观里,一个如花似玉的才女,一个人生最灿烂的青春年华,每天面对灰墙土瓦,面对青灯古佛,她时常通宵未眠,坐在清冷的屋子里,坐在昏黄的油灯下,想念着李亿。虽然李亿偶尔也会来看她,但已不是光明正大,像做贼一样,提心吊胆地来,偷偷摸摸地去。远水难救近火,她在一天天的等待中,消瘦了容颜,憔悴了心灵。

等待,是多么折磨人的一件事啊!这种没有尽头的等待,让我想起了法国的风流才女乔治桑,她在和缪塞交往时,为了赶写书稿,她生病了。好不容易才等到缪塞回来,想他照顾一下自己,可他拿了钱,转身就要走。乔治桑哀求,能留下来么?陪陪我。谁知缪塞却说,是你不满足我的,不要怪我。说完甩头就走。但是,到了晚上,缪塞又闯进门来,头上脸上都是血,说,救救我吧。

乔治桑知道,他是在妓院里,因为争风吃醋挨打的。为了爱,她用博大的胸怀接纳了他,为了爱,她忍受了这个比自己小6岁的诗人,所有任性和不忠,他常常整夜不回家,宁愿在下流的妓院眠花宿柳。这样的爱情,这样的容忍,这样的等待,只有乔治桑才做得到。民国才女张爱玲,当年等丈夫胡兰成回家,等来等去,他却投入了另一个女人的怀抱,让她伤透了心,才与他断绝夫妻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