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非正常事件

手机搜狐

SOHU.COM

独家|鲁迅逝世80周年:第一步还是要争取言论自由

编者按:

“假如先生面前站着一个中学生,处此内忧外患交迫的非常时代,将对他讲怎样的话,作努力的方针?”编辑先生:请先生也许我回问你一句,就是:我们现在有言论的自由么?假如先生说“不”,那么我知道一定也不会怪我不作声的。假如先生意以“面前站着一个中学生”之名,一定要逼我说一点,那么,我说:第一步要努力争取言论的自由。

这是1932年发表的鲁迅先生的文章《答中学生杂志问》。四年之后鲁迅先生去世。先生1925年发表的《墓碣文》集中呈现了他的品质: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大学阅读过鲁迅先生的文集,有四九年后对于先生阐释的刻板印象,会有一些疏远感。近些年的一些经验让先生在我的生命中也鲜活起来:

今年六月毕业典礼,高远东老师台上引用鲁迅先生《这也是生活》一句话作为毕业赠语: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今年七月在香港书展听止庵的演讲,他讲到鲁迅先生文章的一个细节:鲁迅有一部小说《明天》,讲一个寡妇有一个孩子,孩子病了,没治好,死掉了。寡妇全部的指望就是这个孩子。孩子没有了,这个寡妇以后没法活。结尾,她说:“让我梦里见一见他。”小说写到这儿就结束了。他把它编到小说集里的时候说,当时的(新文化运动)主帅陈独秀是不主张太消极的,“我本来想写的是,她根本就没有梦见这个孩子”。正是“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面对虚妄,先生的一生都是在“反抗绝望”。

今年是鲁迅先生逝世八十周年,先生思想的深度与广度,对于语言的自觉反省,无愧屹立于人类思想的最高峰。作为研究鲁迅最好的学者之一,孙郁老师对于鲁迅的解读,丰富了鲁迅文本。孙郁老师认为纪念鲁迅最重要的当代意义是“人格的独立性,人要成为自己,不要成为别人。成为一个丰富有趣有智慧的自己,不要成为无趣没有智慧很荒唐的自己。要真实的生存。”以下是搜狐文化专访孙郁的全文:

嘉宾介绍:孙郁,1957年出生。20世纪7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80年代起转入文学批评和研究,长期从事鲁迅和现当代文学研究。曾任北京鲁迅博物馆馆长,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主要著作有《民国文学十五讲》、《写作的叛徒》、《周作人和他的苦雨斋》、《百年苦梦》等。新出版《鲁迅遗风录》。

孙郁

鲁迅表面上反传统,其实他是真正继承了中国传统的好东西

搜狐文化:关于鲁迅,您最近在思考什么?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