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皇后也殉情?在爱情和亲情之间,她只能选择一个

“云英,你要当好爹爹的助手,拢住元钦的心。”出嫁前,宇文泰一再嘱咐女儿宇文云英。他是西魏的丞相,实际掌权者,魏文帝元宝炬是他立的,把女儿嫁给太子元钦也在人们的意料之中。政治联姻,既可以巩固地位,又可以监督防范。宇文泰是政治老手,这种手段相当熟练。西魏政权从一开始就在他的掌控之下,元宝炬很识趣,能与他相安无事。但太子元钦,这个愣头青看样子有点不服气。年轻人,该找个人管管。这样,就有了太子元钦和丞相的女儿宇文云英的盛大婚礼。

上了花轿的宇文云英喜忧参半。她明白父亲的意思,可是,万一将来父亲和丈夫闹翻,她应该站在哪一边?父亲啊,你可知道,你是在把女儿推向悬崖!

太子府,元钦一身新郎妆打扮,脸上洋溢着无以言表的喜悦。他从小在宇文泰的军营中长大,与宇文云英也算是两小无猜。云英是个好姑娘,贤淑、温柔、善良,所有美好的词语用在她身上都不为过,除了她是宇文泰的女儿这个身份。想到宇文泰,元钦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一个丞相,只手遮天,父皇竟然能够容忍!这江山,到底是姓元还是姓宇文?

锣鼓声响起。新娘子来了。元钦忘记不愉快,欢欢喜喜地去接他的云英。那个从前和他一起玩泥巴的小姑娘,月光下和他一起聊天的少女,今天,成了他的新娘,以后,将成为他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他的爱人。

这一夜,洞房的花烛跳得也欢喜,只是,它发现,宇文云英眼神中偶尔闪现出淡淡的哀愁,像千年后雨巷里那个打着伞的姑娘,丁香一般的哀愁与芳香。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两百年后的这几句诗仿佛是为宇文云英和元钦量身定做的。他们一个青梅,一个竹马,在太子宫里长相厮守着,直到元宝炬驾崩,元钦当上了西魏的皇帝,两人依然恩恩爱爱。偌大的皇宫,除了宇文云英这个皇后,没有其他嫔妃。此生爱一个人就够了,他不要把爱分给别的女人。而她,也对他付出了全部的心。

本以为可以这样风平浪静地爱下去,宇文云英刚想松一口气。父亲和元钦都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不想看到他们对立,更不想他们水火不容。

该来的还是来了。元钦不甘心做一辈子傀儡皇帝,密谋夺老丈人宇文泰的权,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已经泄密。元钦被废,不久被杀。

历史没有记载宇文云英是否知道这件事,就算知道,她能怎样?去告密?让爹爹把丈夫抓起来杀死?他是皇帝,要回皇权的想法也不算过分。那么,爹爹呢?西魏政权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要他把权利拱手相让,似乎也不太可能。偏向丈夫还是爹爹,这是个难题,就像婆婆和媳妇同时掉进水里要救谁一样。宇文云英的煎熬,无法用语言形容。

姜是老的辣。云英知道,爹爹一定会赢。可她多么希望两人永不交锋。男人啊,权利就那么重要吗?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利又能怎样?最终不还是归于三尺黄土吗?宇文云英端起剧毒的酒,毫不犹豫地喝下去。爱情与亲情,她只能选择一个。只有地下相伴,才不负元钦一生一世的爱恋。至于爹爹,也许只有来世才能报答养育之恩。

宇文云英死了,却给历史留下了一个第一,一个唯一。第一个一夫一妻的帝后,唯一一个殉情而死的皇后。我们无法猜测这个一生生活在父亲和丈夫对立中的女人经历过怎样痛苦的心理历程,也无法猜测她临死前的心思。但可以想像,死对于她来说是解脱。为爱而生的女子注定会为爱而死。一生一世一双人,不再两处销魂。

阅读更多文章,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dushi_fang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