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遭遇史上最变态男子,元芳,你怎么看?

这是一段记载于《北史烈女传》中的真实故事,小编看了几遍都不知道如何评价。请各位大神发表意见。元芳,你怎么看?

儿氏望着桌上的珠宝和财物有些恍惚。满满一桌子,都是给她的?不,确切地说,是给她的父母的,这是彭家给儿氏的聘礼。儿氏从来没见过这么多漂亮的珠宝和绸缎,她是穷人家的孩子,又是老大,下面还有好几个弟弟妹妹,父母养活他们几个都紧紧巴巴的,哪还有钱给她买漂亮衣服和首饰呢?儿氏是个懂事的孩子,从来不跟父母提这方面的要求。洗衣,做饭,干农活,照顾弟弟妹妹,儿氏无怨无悔地做着一切,一做就是十几年。这不,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邻居张媒婆给她介绍邻村的彭家。张媒婆说,彭家在村里也算是上等人家了,有几十亩好地,儿氏嫁过去就等着吃香的喝辣的吧。

吃香喝辣,儿氏没想过。她的要求不高,只要人勤快,对自己好就行了,至于家境嘛,反正自己家也不是大户,对方穷富都无所谓,人好是最主要的。可是,她要嫁的这个彭老生长相怎样,人品如何,她都一概不知。张媒婆说的天花乱坠,她不知道有多少可信度。父母也曾提出过要两个人见见面,却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实现。

不想了。儿氏站起来。哪怕他长得丑八怪,已经收了人家的聘礼,自己就是彭家的人了,不能更改。儿氏转身出屋,她要去村边舂米。

村边舂米房里,儿氏一边干活一边望着周围的景色。东边的月亮已经升起来了,西边的山头上太阳才正一点点落下,天上的云红红的,像是蓝天姑娘羞涩的脸蛋儿。各种鸟雀、虫子都卯足了劲做夜幕前的欢腾。儿氏的动作也加快速度。她知道,这时候的天说黑就黑,不过,她还有最后一点米,舂完了再回家。反正回家的路很熟,晚点也没事。

儿氏加紧干活,根本没注意一个男人的身影正悄悄向她靠近。就在她收拾好米袋子准备回家时,那个男人忽然窜出来,抱住儿氏。

“啊!”儿氏惊叫一声,一边挣扎一边喊,“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男人嘿嘿笑着说,“我是你未来的老公。”

“你胡说!”儿氏不相信。

“我真是彭老生。”男人一边说一边解儿氏的衣服。“反正不久我们也就成亲了,不如……”他已经偷看儿氏很长时间了。儿氏干活时的神情,儿氏看太阳时的俏皮,儿氏额头上的汗滴,这个姑娘表现出来的女性的活力让他不能自已。他忍不住跳出来,抱住她,亲吻她。

儿氏极力反抗着,挣扎着,喊叫着,“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我们还没有成亲!你这是欺负人!你再这样我宁肯一死了之。”

被色心充斥了的彭老生哪里听得下儿氏的话。他一只手用力地捂住儿氏的嘴,一只手使劲扯儿氏的衣服。听到儿氏这样说,又占不到半点便宜,他气呼呼地拿起地上一根尖尖的木棒,向着儿氏的胸口刺去。

儿氏惨叫一声倒下去,彭老生也猛然醒悟过来。她死了?彭老生丢下木棒,呆呆地望着儿氏。月光掩映下的舂米房一片血腥。

好一会儿,儿氏睁开眼睛。借着月光,她看到直愣愣望着她的彭老生。她用微弱的声音质问彭老生,“我犯了哪条罪?我留着清白的身子本来是想在结婚的那天给你,谁知却被你杀死。我死的冤枉,我的魂是不会放过你的。”说完,头一歪,死了。

彭老生被眼前的情况吓坏了,他撒腿就跑。可是,跑了没几步又折回来。他脱去儿氏身上的衣服,抱着它们,就着月光向家的方向走去。

彭老生没有回家,他先到了叔叔家。没等叔叔开口问,彭老生一口气把刚才发生的事一股脑儿说出来。“看,这是她的衣服,我真的杀了她。”彭老生像是要证明自己似的,指着抱回来的女人衣服说。

“造孽啊!”叔叔恨不得扇彭老生两耳光。这么好的媳妇,愣是让这个畜生杀死了。“她是你媳妇啊,你怎么可以杀了她。老天爷也不会答应的。”

第二天,叔叔强拉着彭老生去投案自首。

最后的审判结果是,彭老生虽属自首,但其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判处死刑。儿氏冤死,赐名“贞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