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钟永丰:我的Bob Dylan旅行 |《旅行家》特约长文

钟永丰

台湾诗人,作词人,音乐制作人

2012年起在旅行家杂志开设专栏

本文已收录至《旅行家》游观系列《重游我庄》

将于2016年11月出版

谨以此文,献给我们共有的Bob Dylan聆听史

(1)

每个不只把摇滚乐及现代民谣当消费音乐的朋友,心里大概都有一部Bob Dylan聆听史。而心里会放部Bob Dylan聆听史的人,很难不把他嵌入60年代的文化与社会运动,以及由之而来的方法论纠结。Bob Dylan出道太早、作品太多、风格转折太多、思想太深刻、内涵太复杂、太多人研究、影响太多人、活得太久,以至于关于他的任何一种论点,容易过时,流于片面。

人家毕竟蹒跚走过「十二座雾锁的山麓」,爬过「六条蜿蜒的公路」,穿越「七座悲伤的森林」,与「十二片死亡的海洋」相对眼,我没有一丝整体理解或在某方面超而越之的企图。他跟杜甫一样,都是我在创作路上,可以侧身凝视或转身回眸的重要地景。每当我有能力扭出一点弯曲,或多踏出一步,得以获致新的视角,真正的报酬是多一面见识他们的景致。

一堆翻版唱片夹带Bob Dylan进入我的后殖民青少年。在脱日入美的台北城,沾染缤纷洋味儿的二叔,带回百余张听腻的唱片。1970年前后,台湾的工业化迈入出口替代的阶段,成衣加工、电器加工及石化原料踢开农产品及水果罐头,成为出口经济大宗,商圈满是廉价多样的洋装港衫及家电用品。农民完成阶段性任务,逐渐没人理了。寂寞变成农村的主调,我在那百余张翻版唱片里听呀听、钻呀钻,打发伙房里失神的空间与时间。

大概是担心原唱的音乐性太低,早期的翻版唱片公司挑出的Bob Dylan作品,大多是上榜的翻唱曲,譬如民谣摇滚乐团The Byrds的Mr. Tambourine Man、All IReally Want to Do,民谣三人团Peter, Paul and Mary的Blowin' in the Wind;同期的民谣歌手Joan Baez也翻唱了几首。要到十年后听了原版专辑,我才知道两者的差别就像是一条曲折的土石路被拉直,铺上柏油;行于其上,游历变游览。但Bob Dylan的作品即便被唱成休闲式音乐,内在的心理风景仍远远胜过一般的排行榜歌曲。70年代末台湾迸发乡土文学论战与民歌运动,新一代论者、作者与歌者激辩通俗音乐--尤其是民谣,与人民、社会及在地的关连,Bob Dylan被放入60年代相互激荡的民权运动与民谣复兴运动脉络中理解,其人其事其歌,顿成传奇,商人始翻印他的精选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