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这个不怕死的女子如何把司马炎反驳地哑口无言

西晋皇宫,一场选美刚刚结束。落选的垂头丧气,选中的兴高采烈,因为接下来,她们要入住皇宫,说不定哪天被皇上看上,天大的好运就来了。

在入选的人群中,只有一个人不高兴。不,是很难过,她蹲下来嚎啕大哭。看到这个女子肆无忌惮地在皇宫里哭,那些平时大气都不敢出的侍卫太监吓了一跳,他们连连呵斥这个女子,“别哭别哭,皇上还没走远,可别让他听见。”谁知女子根本就不听,大哭不止。

哭泣的女子叫胡芳,是大将胡奋的女儿,如果不是圣命难违,她才不会参加这场选美。皇宫太复杂,她不想陷进去。可是,一道圣旨,所有适龄女子都要参加。她胡乱地打扮打扮就来了,本想走个形式刷下去就回家,谁知竟然糊里糊涂选上了。这结局让胡芳很难过。她有些恼火地说,“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皇上啊!”

大太监一听,乐了。可真是个与众不同的主,别人高兴都来不及,她倒哭上了。看来,在上万美女的皇宫里,这个姑娘会火。

事情果然像大太监预料的那样,尽管后宫佳丽众多,美女如云,晋武帝司马炎天天骑着羊车在皇宫里转悠,但他对胡芳却很宠幸,其待遇仅次于司马炎的原配妻子皇后杨艳。因为这个将军的女儿活出了人的真性情,对比那些人前一副表情人后另一副模样的人,司马炎更喜欢胡芳的直率、不做作。

一天,司马炎和胡芳一起玩游戏。

“陛下,该你了。”胡芳一脸高兴。她快赢了。

司马炎眉头紧锁。玩游戏输给一个女人,这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他拿起一枚棋子,犹豫了好久才走了一步。可是,刚放下,就又反悔了,拿起来要重新走。

再走两步就赢了,胡芳怎么舍得让他悔棋?“不行不行,都放下了,不能悔棋啊!”

“没放稳就叫悔棋吗?”司马炎也不相让。

一个要悔,一个不让。两人争夺起来。胡芳一不小心碰伤了司马炎的手指。司马炎疼得“哎呀”一声,继而生气地说,“不愧是武将的孩子!”在士族门阀制度严重的西晋社会,武将是没教养的代名词。

看到司马炎骂自己,胡芳毫不示弱,反唇相讥,“北伐公孙,西距诸葛,非将种而何?”(《晋书列传第一》)她说的是司马炎的祖父司马懿,北伐公孙渊平定辽东,西拒诸葛亮削弱蜀汉。这些都是司马家族的荣耀,没有武将的军功,哪里有西晋?司马炎的父祖辈都是武将,他也是武将的后代,嘲笑胡芳就等于嘲笑他自己,等于五十步笑百步。

面对这样有理有据的反驳,司马炎无话可说。后宫女子,能做到像胡芳这样不忘初心,自始至终保持本性的,真的是不多见。难怪司马炎喜欢她。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