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千古一帝李世民在这个小姑娘面前没有半点脾气

唐太宗李世民满脸不高兴地回到后宫,尽管他一再告诫自己,不要把坏脾气带到后宫,带给孩子,可这一次他实在是没忍住。这个魏征,那么大年纪了脾气一点也没变,又在朝堂之上当众顶撞,让皇帝的尊严都丢尽了,真该给他点颜色看看。

这样想了一路,不知不觉就到了后宫门口。他看到熟悉的小身影像往常一样欢快地向他跑来,紧接着,稚嫩的声音伴着张开的双臂扑进他怀里。

“父皇,你回来啦!”

李世民刚才还气呼呼的脸立刻变了样,慈爱地抱起小姑娘,摸了摸她粉嘟嘟的小脸蛋,笑着点点头说,“兕儿乖,父皇回来啦。”

小姑娘是李世民和长孙皇后最小的女儿晋阳公主李明达,小名兕儿。长孙皇后去世时,兕儿才三岁,为了寄托对发妻的哀思,李世民亲自抚养年幼的兕儿和她的哥哥李治。在两个孩子身上,李世民看到长孙的影子,尤其是小姑娘兕儿,简直是长孙皇后的翻版,不仅长的像,待人处事也和母亲长孙皇后如出一辙。基因的力量真是强大。

尽管李世民已经换了笑脸,细心的晋阳公主还是发现了父皇的异样。她关心地问,“父皇,谁惹你生气了?”

李世民笑了笑。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一点不假。他这个女儿可以从他瞬间变化的脸色中猜出他的烦恼,还是实话实说了吧,省得小丫头担心。

李世民把朝堂上发生的事简单跟女儿说了说,小姑娘听完,从李世民怀钻里出来,郑重其事地跪在地下,用稚嫩的声音说:“恭喜父皇,父皇有魏征这样的臣子,是我大唐的福气。”

李世民有些恍惚。当年,他的长孙皇后不也是这样劝他的吗?如果不是这稚嫩的声音和“父皇”这个称呼,他会觉得长孙没有死,就在他眼前。他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看到父亲的眼泪,小兕儿有些不知所措。她拉了拉李世民的衣角,怯怯地叫了一声“父皇”。

李世民回过神来,重新抱起兕儿,重新露出笑脸。

“父皇,你不高兴了?”兕儿小心地问。

李世民摇摇头。

“那魏征魏大人……”

兕儿的锲而不舍莫不是梦中得了母亲的真传?李世民笑了,“傻丫头,父皇不生魏大人的气就是了。”

听到这话,兕儿搂着父亲的脖子高兴地笑了。李世民也开心地笑了。在这个小女儿身上,他看到了妻子的影子,在他亲自抚养孩子的过程中,孩子们一天天的变化又给他带来了无尽的乐趣。尤其是在小丫头兕儿面前,他没有半点脾气。

李世民抱着兕儿来到书桌旁。他喜欢书法,擅长飞白体,空闲时常常写上几笔。书桌上,一张稚嫩的墨迹还没有完全干。李世民有些吃惊,桌上的字迹明显是模仿自己的,除了缺少力度,简直可以以假乱真。

兕儿拿起来,递到李世民面前,“父皇,这是我今天的作业,你检查吧。”李世民亲自教兕儿写字,兕儿学的也很认真,每天都超额完成作业。

李世民拿着看了又看,“兕儿,再过几年,你就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真的吗?”小姑娘高兴地嘴都合不拢了,“那以后我就可以为父皇分忧了。”

李世民再一次热泪盈眶。

上天似乎嫉妒这个少年聪慧的小姑娘。十二岁那年,晋阳公主因病去世。李世民整整一个月都吃不下饭,看到女儿用过的东西流眼泪,想到女儿的音容笑貌流眼泪,听到脚步声,抬头看看却不是那个可爱的小姑娘,他更流眼泪。所有人都为他的状况担忧,甚至有大臣上书劝谏。

面对众人的担忧,李世民说,“我也知道悲伤没有用,可就是不由自主。”曾经,他嘲笑白发人送黑发人流泪的大臣没有刚性,如今,他也成了那样的人。

此时此刻,他不再是千古一帝,而是一个慈爱的父亲,一个伤心地为黑发人送行的白发人。在最亲的人面前我们会卸下面具,所有的人都不例外。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