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历史丨薛涛:关于那些桐花的梦(下)

文/姚小红

一组成都望江公园的图片

【作者简介】姚小红,四川省作协会员。出版长篇小说《如梦令》、散文集《时光渡》。

————————————————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

(三)

阳春三月,我前往梓州。

一艘画舫,很精致,是成都的一个大户备的。巴结我的人太多,当画舫离开合江亭码头时,我已经记不起他的名字。

江水缓缓地流,我掀开粉色的帘子,只见江面行船穿梭如织。

花船也不少,从船里传出唱小曲和行酒的声音。这场景,太熟悉,逼得人胸口发闷。小蝶过来放下帘子,扶我躺倒床上。

船在一波又一波中晃荡,歌女声咿咿呀呀,吐纳凄清。我恍然,在醉酒的官宴上,在侍寝的床榻间,在戍边的马车里,在百花潭的寂夜下……醒与梦之间,轮回着叹!

梓州,东川府所在地,和成都齐名。两江码头,和成都合江亭码头齐名。这里,杜夫子曾在这里迎接友人、送别客亲,李白、白居易,他们都曾踏上这片土地。我心,为此雀跃!

码头,人头攒动。风,拂动一袭白衣。他,当是元稹。

不愧是风流才子,顾盼之间,摄人心魄,我淡然。薛涛我,什么傲娇浪子雄霸俊才没有见识过,但终会被我看出其掖着藏着的鄙俗来。

东川府梅花书屋,三月春光里虽不见梅花,其琴棋书画,无一不雅。元稹将我安置这里,很称我意。

只有一面。来时,仆仆风尘,或愁眉紧锁,或慷慨陈词,无不是为革腐治贪。

当下,贪腐如洪流,你一人之力,能阻一浪否?这莽撞之子,我突然有些心痛。

不如,我们吟诗作赋吧。你看房中笔墨纸砚:磨润色先生之腹,濡藏锋都尉之头。引书媒而黯黯,入文亩以休休。

好个薛涛:语言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

香色的窗帘,罩不住院内的春意。一波一波,已呈汹涌之态!

三月梓州,春中漫步。慧义寺,有一泉,清冽似镜。泉水一滴,再一滴,水珠掉落池中,像古琴弦动,很脆的一声,余音悠悠,似有若无,就飘到人心里去了。

叹:只可惜,41岁的女人,已是泛黄的花。

言:不然,经历过风雨的花,别有韵味!

这目光,热切;这怀抱,宽厚。我,寂寞太久,为何不融化自己!

在这个比我小11岁的男人怀里,我竟然感受到了久违的父亲的气息!

泪,潸然下!

涪江水浩,汪汪洋洋。柳叶,贴水面张狂;各种鹭鸟,疾飞,力的见证。雨来,江面一片迷蒙,几多浪漫。

诗文、音乐、舞蹈是点,仪美、腮香、肤瓷是面,诱惑、媚态、饥渴是针,很快织成一张迷离、癫狂的合欢大罗帐。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