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历史上的女人:大唐蜀地一姐——薛涛(下)

文/洪与

(一组扮演薛涛的图片)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4)二贬边塞

韦皋刚刚去世,韦皋的部下刘辟不经朝廷就宣布主持工作。刚刚即位不久的皇帝宪宗当然不干了,给他来个明升暗降,提拔他为给事中,要他到京城任职。可刘辟也不是三岁小儿,他不仅不去,反而要求朝廷把三川之地划给他来打理。

三川之地究竟是哪些地方?剑南道东、西川和山南西道。山南西道的辖区大致是秦巴山地、荆襄地区。这个区域大致是三国蜀国的地盘,还加上荆襄之地。

这个刘辟要干什么?恢复汉室吗?

朝廷当然不干了,这家伙就提兵攻打东川府。

这意味着刘辟已经背叛朝廷。

刘辟急需的就是舆论宣传,薛涛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两人曾经是同僚,平日里也没少给薛涛开绿灯,哪知道薛涛一口拒绝了。

刘辟老羞成怒,把薛涛贬罚边塞。刘辟可能还打着如意算盘,等着薛涛像给韦皋写《十离诗》那样来乞求自己。哪知道这一次,薛涛一反常态,不就是边塞吗?去就去,本姑娘还怕了不成?

薛涛很平静,不悲不喜,安安静静地去了边塞。

我没有查到刘辟贬罚薛涛去的边塞究竟是哪里,西川府当时的边塞就是指松潘到西昌这一带。

刘辟没有等到薛涛的乞求信,却等来了朝廷左神策行营节度使高崇文平叛军队。

薛涛远在边塞,却没有闲着,密切关注朝廷局势。闻崇文平率军平叛,立即写了一首《贼平后上高相公》诗:“惊看天地白荒荒,瞥见青天旧夕阳。始信大威能照映,由来日月借生光。”

“白荒荒”,百姓口头语,剑指刘辟治下的黑暗,而后两句则是歌颂朝廷,讴歌高大帅的。相信凭薛涛江湖和官场的能量,高崇文还没有破成都,都已经听到这首歌了。当然,一进成都就平反冤狱,薛涛也就回来了,偶尔给高大帅歌几曲、舞几曲,敬个酒,陪个笑脸儿,无事便继续在浣花溪枇杷树下,跟慕名而来的访者抚琴吟诗,怡然自乐。

不过,这一次薛涛看错了高大帅。高大帅不是韦皋,他带兵打仗可以,治理地方确是一塌糊涂。他自己也烦,累次要求调离。朝廷不得不把他召回,另派西川节度使。

(5)西川府座上宾

韦皋尽管肯定薛涛的才华,但在他的骨子里,豆蔻年华的薛涛,更多的是他的玩物或者宠物罢了。二十年地宠物生涯,却将薛涛历练成一个具有“男性化”思维的“女隐士”。

韦皋,在中晚唐是屈指可数的一代明臣,文韬武略,莫不出类拔萃。薛涛耳濡目染,得以洞悉西蜀政局的微妙,及历届节镇的治蜀的利弊;加上与天下名士、仕宦名流交往,诸如白居易、刘禹锡、杜牧、牛僧孺、令狐楚、裴度、严绶、张籍、王建、吴武陵、韦正贯、卢士玫、李程、段成式等人,甚至包括道、佛高僧。要知道,这些人大部分对中唐时代的政治、文学产生过影响,薛涛跻身其间,目睹耳闻,对朝廷大事、时政得失也有所深刻的了解。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