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历史上的女人:大唐蜀地一姐——薛涛(下)

写乎
2016-10-05
+关注

文/洪与

(一组扮演薛涛的图片)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4)二贬边塞

韦皋刚刚去世,韦皋的部下刘辟不经朝廷就宣布主持工作。刚刚即位不久的皇帝宪宗当然不干了,给他来个明升暗降,提拔他为给事中,要他到京城任职。可刘辟也不是三岁小儿,他不仅不去,反而要求朝廷把三川之地划给他来打理。

三川之地究竟是哪些地方?剑南道东、西川和山南西道。山南西道的辖区大致是秦巴山地、荆襄地区。这个区域大致是三国蜀国的地盘,还加上荆襄之地。

这个刘辟要干什么?恢复汉室吗?

朝廷当然不干了,这家伙就提兵攻打东川府。

展开剩余94%

这意味着刘辟已经背叛朝廷。

刘辟急需的就是舆论宣传,薛涛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两人曾经是同僚,平日里也没少给薛涛开绿灯,哪知道薛涛一口拒绝了。

刘辟老羞成怒,把薛涛贬罚边塞。刘辟可能还打着如意算盘,等着薛涛像给韦皋写《十离诗》那样来乞求自己。哪知道这一次,薛涛一反常态,不就是边塞吗?去就去,本姑娘还怕了不成?

薛涛很平静,不悲不喜,安安静静地去了边塞。

我没有查到刘辟贬罚薛涛去的边塞究竟是哪里,西川府当时的边塞就是指松潘到西昌这一带。

刘辟没有等到薛涛的乞求信,却等来了朝廷左神策行营节度使高崇文平叛军队。

薛涛远在边塞,却没有闲着,密切关注朝廷局势。闻崇文平率军平叛,立即写了一首《贼平后上高相公》诗:“惊看天地白荒荒,瞥见青天旧夕阳。始信大威能照映,由来日月借生光。”

“白荒荒”,百姓口头语,剑指刘辟治下的黑暗,而后两句则是歌颂朝廷,讴歌高大帅的。相信凭薛涛江湖和官场的能量,高崇文还没有破成都,都已经听到这首歌了。当然,一进成都就平反冤狱,薛涛也就回来了,偶尔给高大帅歌几曲、舞几曲,敬个酒,陪个笑脸儿,无事便继续在浣花溪枇杷树下,跟慕名而来的访者抚琴吟诗,怡然自乐。

不过,这一次薛涛看错了高大帅。高大帅不是韦皋,他带兵打仗可以,治理地方确是一塌糊涂。他自己也烦,累次要求调离。朝廷不得不把他召回,另派西川节度使。

(5)西川府座上宾

韦皋尽管肯定薛涛的才华,但在他的骨子里,豆蔻年华的薛涛,更多的是他的玩物或者宠物罢了。二十年地宠物生涯,却将薛涛历练成一个具有“男性化”思维的“女隐士”。

韦皋,在中晚唐是屈指可数的一代明臣,文韬武略,莫不出类拔萃。薛涛耳濡目染,得以洞悉西蜀政局的微妙,及历届节镇的治蜀的利弊;加上与天下名士、仕宦名流交往,诸如白居易、刘禹锡、杜牧、牛僧孺、令狐楚、裴度、严绶、张籍、王建、吴武陵、韦正贯、卢士玫、李程、段成式等人,甚至包括道、佛高僧。要知道,这些人大部分对中唐时代的政治、文学产生过影响,薛涛跻身其间,目睹耳闻,对朝廷大事、时政得失也有所深刻的了解。

至此,薛涛再不是往日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也不仅仅只是能写出传世之作的女诗人,从36岁到51岁去世之前,她成了历届西川节度使的座上宾。

一生经历了代宗、德宗、顺宗、宪宗、穆宗和文宗六朝,自韦皋开始,历经袁滋、刘辟、高崇文、武元衡、李夷简、王播、段文昌、杜元颖、郭钊、李德裕十一任节度使。

现在可以查到记载的与薛涛相唱和的蜀帅有韦皋、高崇文、武元衡、王播、段文昌、李德裕等六届镇帅,袁滋是怕刘辟拥兵自重,不敢到西川府上任,在路上磨磨蹭蹭,被朝廷免职贬罚;刘辟不说了,前文已经交代;郭钊是以东川兼领西川,只有一年时间,长期卧病在床,不能理事;至于李夷简和杜元颖,在任都长达6年之久,薛涛与他们不可能没有交往。

一个不再是妙龄红颜的女子,从36岁开始,到她去世,都能自由出入西川府,成为蜀地名副其实的一姐。

令人叫绝的是她与武元衡的交际。

公元807年,武元衡持节赴川。“崇文去成都,尽以金帛、帘幕、伎乐、工巧行,蜀几为空”,他忧心忡忡,一路思考如何收拾战后的残局。行至嘉陵驿时,他忧心难抑,写下《题嘉陵驿》诗:“悠悠风旆绕山川,山驿空濛雨似烟。路半嘉陵头已白,蜀门西更上青天。”字里行间流露出浓浓的危难情绪。

武元衡幕府裴度(掌书记)、柳公绰(判官)、杨嗣复、萧祜、李程等,都有诗文之名,节度使诗篇一出,当然都争先和诗。

然而,歌妓们传唱的一首诗引起了他的注意。

蜀门西更上青天,强为公歌蜀国弦。

卓氏长卿称士女,锦江玉垒献山川。

采用武元衡诗末句“蜀门西更上青天”为首句,可谓匠心独运,一下子就吸引了武大帅的眼球。

这一年,薛涛37岁。

李德裕到西川上任时,从自己的家里带来几株奇异的、当时西川尚未有人种植的海棠,赠给薛涛,作为见面礼。

薛涛立即写了一首诗《棠梨花和李太尉》,表达对他的感激之情。

吴均蕙圃移嘉木,正及东溪春雨时。

日晚莺啼何所为,浅深红腻压繁枝。

吴均是南朝梁时大文学家,诗歌首联借吴均典故,含蓄恭维了李帅可与吴均比肩的文学才华。我得到海棠花的幼苗,正值春雨绵绵的时节,我特意找卜卦人算了个吉日栽种;我会精心呵护,我想在海棠花开时,本该黄昏归林的疲倦的鸟儿们,恐怕也舍不得离去,在此流连忘返呢。

没有人说不是好诗!

这一年,薛涛已经60岁了。

李德裕可不是一般人物,他父亲与他都是中晚唐名相,李德裕死后,历朝历代对他都评价甚高。李商隐在为《会昌一品集》作序时将其誉为“万古良相”,近代梁启超甚至将他与管仲、商鞅、诸葛亮、王安石、张居正并列,称他是中国六大政治家之一。

李德裕可谓有心而苦心,为何如此呢?仅仅是薛涛诗写得好吗?李德裕就是看中了薛涛的政治洞见,在治蜀上想请教她。

当时西川正值吐蕃、南诏入侵之后,民不聊生,而前任节度使郭钊却因病难以理事,再前任杜元颖苦心掠取民间,以满足皇帝需要,而疏于边防。

史载:“蛮驱蜀人至大渡河,谓之曰:‘此南吾境,放尔哭别乡国!’数万士女一时恸哭,风日为之惨凄。哭已,赴水而死者千余。怨毒之声,累年不息。”

我们无从知晓李德裕和薛涛私下的交谈,但从薛涛的另外一首诗《筹边楼》中,可以略见薛涛的政治眼光。

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

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

后明代文学家钟惺评此诗之语充满了敬佩:“教戒诸将,何等心眼!洪度岂直女子哉,固一代之雄也。”

据说,李德裕将此诗发给全军将士,告诫他们以国家为重,以大局为重,切勿以一己之私而废边防。

但凡经略过西川的,其后莫不出相,除了刘辟这个叛臣和生病无法理事的郭钊之外。就连高崇文最后也被加官为使相(晚唐时期,为了笼络嚣张跋扈的节度使,朝廷授予他们同平章事的头衔,与宰相并称,号为使相)。

可以说,薛涛后半生不仅名声鹊起,而且混迹于政界,大红大紫。

(6)畸形的爱情

在外人看来,薛涛是风光的,然而她的内心却是孤独的,从情感上讲,她尚处于真空期。36年了,她还没有品尝到爱情的滋味。

她渴望真爱。

她也知道,就她这个身份、这种经历、这样的年龄,早就是昔日黄花了,能遇见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她还是幻想着。

谁不想有个名份?谁不想有个家?谁不想有个孩子,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遇见,是她的一块心病。

元和四年(809年)三月,满院的海棠娇艳欲滴,浣花溪边的桃花灿若云霞。

好友严绶突然来了。他说他回京述职,出任尚书右仆射,受人之托捎一封信来。

信是元稹写的,他授监察御史,出使东川,约薛涛在梓州相会。

对于元稹的了解,主要通过他的诗作和朋友的口碑。就像现在的文友相会,薛涛把这次相会看得很平常。像元稹这样已经名满天下的人,若不见,岂不是一生憾事?

诚然,“稹尤长于诗,与居易名相埒,天下传讽,号“元和体”,往往播乐府。”《新唐书》

哪里知道,在码头,看见元稹的第一眼,薛涛就怦然心动。这种感觉,从来未曾有过,似曾相识,又若即若离。元稹的举手投足,在她眼里,都是玉树临风,刻意挑剔都挑不出瑕疵。

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瞎子。她明明知道元稹是有妇之夫,而且两人地位悬殊,一个40岁,一个31岁,一个是朝廷要员,一个是有官妓的过往。这样的“姐弟恋”加“婚外恋”明显没有好结果。但她不管不顾,如飞蛾扑火般和元稹双宿双飞,尽享欢乐。

那么有一个问题,元稹为什么会迷恋上一个老女人?

我不相信仅仅是因为薛涛的诗写得好,或者说被薛涛的才艺所倾倒而献身。若果是这样的话,也只有超级粉丝才那么脑残,像元稹这样有身份有地位有才艺之人,不太可能。

《新唐书》说:“稹幼孤,母郑贤而文,亲授书传。”元稹八岁丧父,家境贫寒,是母亲带大的。如果从现在心理学来分析,元稹是不是有一点恋母情结呢?

“姐弟恋”加“婚外恋”加“恋母情结”,那这场恋爱天注定就是畸形的。

更为严峻的是,元稹年轻气盛,意气风发,雷厉风行,弹劾了许多不法官吏,最后还拿刚刚去世的东川节度使严砺说事儿。元稹“按狱东川,因劾奏节度使严砺违诏过赋数百万,没入涂山甫等八十余家田产奴婢。时砺已死,七刺史皆夺俸,砺党怒。俄分司东都”。(《新唐书》)把东川府搅扰地沸沸扬扬的。

老百姓自然高兴了,争相传颂元稹的功德。就连白居易都遥相呼应,力挺元稹。

薛涛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深知盘根错节的蜀地官场,她甚至可以预感到元稹即将面临的处境。她苦口婆心,规劝元稹。

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薛涛,渐渐在元稹心里变成了一个喋喋不休的婆娘。

元稹激怒了东川府,特别是节度使严砺一派的利益,他们联合起来,三个月后,元稹被排挤到洛阳御史台。

薛涛与元稹的缠绵还不到四个月,不言而喻,这短短的三个多月,薛涛第一次品尝到爱情刻骨铭心的滋味。依依惜别的时候,彼此的心境却不一样了,尽管元稹给了薛涛一个承诺,但薛涛更多的是担忧,担忧元稹的前途,担忧她与元稹这段情缘能否再续。

望着元稹远去的身影,她生平第一次为一个男人流下了泪水(她父亲除外)。

这年冬天,期盼中的薛涛听到乐籍姐妹们在传唱一首歌: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这是元稹为亡妻韦丛写的,而韦丛就是在这年七月离世的。也许元稹想到妻子在病中的时候,他却与薛涛在床第缠绵,心生愧疚,写下这一组离思诗。

薛涛一夜之间似乎苍老了许多。

果不出薛涛所料,元稹第二年便遭贬江陵府。就在她在犹豫去不去江陵府探望元稹的时候,传来元稹又纳妾(安仙嫔)的消息。

这个元稹,还在守制期间,居然纳妾,简直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薛涛独坐在浣花溪畔,望着清冽的溪水发呆。

身后,一树枇杷已经成熟,黄灿灿的,若玛瑙。

但是,这一段爱情对于薛涛来讲,太刻骨铭心了,她忘不掉元稹。女人的爱情,“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不能为人妻妇,做个情人也罢;不能做情人,做个红颜知己也罢。

可现实是残酷的。

但薛涛依然还在梦中。除了应酬,她把自己的梦寄托在深红笺上,虔诚地放在溪水里,她祈祷,笺能顺水流,流啊流,流到长江,流到荆州,流到江陵府。

814年,安仙嫔意外亡故,薛涛觉得自己不能再犹豫了,立即启程去江陵。

几个月后,薛涛疲惫不堪地回来了。

薛涛终于从爱情的泡沫中解脱出来:与其纠结,不如断舍;与其卑微,不如终老。

这一年,薛涛45岁。

815年,元稹二贬通州。

823年,元稹三贬同州。

830年,元稹四贬武昌。

831年,元稹暴毙于武昌。

在这篇文章即将完成得时候,我去望江楼去拍几张照片。我专门来到薛涛墓前,再次拜谒这位伟大的蜀中一姐,心里默默地说:“元稹是个好官,真的是个好官,他四次遭贬罚,皆因他一生都在与那些不法官吏作斗争。至于他‘花心’,那是体制内许可的,您想想您其他的好友,比如韦皋、比如白居易,哪一个不是在寻花问柳?其实,元稹是专情的,他一生只爱一个人,那就是韦丛……”

【作者简介】洪与,四川苍溪人,大学文化。中国民族复兴青年文化促进会理事、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新华文轩职业作家俱乐部签约作家,曾任四川省作家协会《作家文汇》特邀编辑,四川省作家协会青少年文学导师。因致力于监狱文学创作,被誉为“新监狱文学”领军人物之一。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监狱三部曲:《敌人》《监狱长》《AB门——贪官的后半生》;其他作品有长篇小说《大国相——蜀汉丞相诸葛亮》等。其中《大国相》获得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优秀作品奖,被列为全国农家书屋采购目录。

顾问:朱鹰、邹开歧

主编:洪与、姚小红

编辑:邹舟、于伟

百度百家号《写乎》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