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4月艳阳天,邀您去太行山中致爱精灵

苍鹭。太行山中的精灵,他们用人类懂或不懂。明白或不明白的语言表达爱情。“如果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世尘缘。”这种甜美的语言我总想写给他们。

苍鹭,这种萌萌的大鸟,抖动着尖细的繁殖羽,目光顾盼生辉,超级灵秀。他们隐藏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的一处小山沟中,春来而宿,秋末而徙。这个家族在太行山中驻防了多少年没有人考究,这里每年吸引了全国各地的许多摄影爱好者前来慰问、访谈。

他们是太行的主人,他们是太行的精灵。

为着一个梦想,繁衍生命。为着一个生生不息的家族的壮大与强盛。回到北方的家乡,他们总在重复着这样一件事情,在生命的丛林,筑巢垒枝;日出而作,日落却难息。

河流是他们趐膀的血液,大山是他们羽毛的外衣。他们酷爱和家庭成员在山峦忙碌耕劳的日子。在枯老的枝头上,一对对伴侣比肩而立。一位出去觅食,一位守着家园。夫来时,妻亲情应对;夫去时,妻不舍依依。“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所有的低回盘旋,都是为了下一次起落。所有的往返奔波,都是为了给爱人更多的温暖。松林深处,土堆旁边, 小河之畔,云缝之间,他们的身影总是一种种的思念中闪现。

鸣叫似歌咏伴爱情在心头升起。他们在太行山中的日子中,不会再有更加辽阔的千百里的穿越,但是这份坚守就是为了等待他们的儿女来继承他们的衣钵。

闲来抖一抖衣袖,闪落一身的尘埃。翘首远方,亲爱的,可知我凄凄的等待。“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正是这种境界最佳的表达。

用瘦弱的身躯和甜蜜的嘴唇,衔来家的脊梁。用每一个疲惫的起落,构筑儿女的暖巢。

一个在孤独的守,一个在奔波地忙。可知“金凤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正可表达他们此时之举。

累了,倦了。但永远不会放下得来不易的一根根树枝,因为这是家的梦想的碎片,是支撑家园的柱梁。“鱼沈雁杳天涯路,始信人间别离苦。”

偶尔他们也会带来一片软草,就像一条软软的被子,在铺建他们爱的家园。“直缘感君恩爱一回顾,使我双泪长珊珊。”这是至高的情怀,但愿不要有“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誓言。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的感伤。

“我回来了”一次次甜美的呼唤,会让正在孵化儿女的妻子惊喜连连。一次次不长不短的离别,何尝不是一种思念。

比邻而居,相互问候的两对小夫妻,相敬如宾。这种甜蜜是让任何人眼红流泪的感怀,这种甜蜜是谋杀我们摄影人菲林的手段。这种甜蜜,慰劳对方,慰劳自己。

无忧无虑,没有任何任务的飞翔,也是他们生活的一大部分内容。

对于来犯之敌,他们永远不会客气。他们对于家庭和爱人的责任比人类更加坚定。自己的爱人归来,妻子会在不冻坏他们儿女的前提下,以最近的距离去迎接夫君,“鸟”在心在。

对于太行精灵的爱情故事,无语而说,无词表达。我选择了四位大师级的人的精典,送给他们。

村上春树:如若相爱,便携手到老;如若错过,便护他安好。

梁实秋: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

方文山:繁华如三千东流水,我只取一瓢,爱了解!

徐志摩: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看着看着,就累了,星光也暗了;听着听着,就醒了,开始埋怨了;回头发现,你不见了,突然我乱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