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2015年现货交易场所的“政策、交易所、运营”

现货之家
2016-01-04
+关注

2015年过去。在过去的这一年中,对于现货交易场所来说,可谓惊心动魄、波澜起伏的一年。原以为2014年央视315晚会带来的汹涌海潮已经过去,没想到那只是餐前酒,真正的惊涛骇浪还在2015年。在这辞旧迎新的日子里,现货之家整理参考网络资料,从政策、交易所、运营这从宏观到微观的三个维度简单回顾下这一年的现货交易市场。

2015年主旋律:清理整顿

宏观的政策决定了交易场所的生死。而2015年,政策关键词是生或死的代名词——“清理整顿”。

2015年年初,部级联席会议办公室正式下发清整联办 [2015]3号文《关于各地交易场所现场检查发现问题整改落实及近期投诉举报情况的通报》,文中重点提及七家投诉量较高的交易场所,主要为贵金属及石油类,督促各地方省市政府,继续加强各类交易场所的监管预示着今年现货交易市场将不会平静。7月,以“浙江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严查白银交易”为代表,2015年清理整顿风暴的序幕就此拉开。

7月22日,浙江省发布《关于开展交易场所白银交易规范整顿工作的通知》(浙清领[2015]1号),要求浙江各交易场所对白银交易进行集中规范整顿。从8月3日起,浙江主要交易场所在一周时间内都陆续发布公告,宣布停止白银交易。几乎与此同时,7月24日,江苏省出台《省政府办公厅关于开展全省各类非法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对江苏省内从事权益类交易、大宗商品交易的各类交易平台,包括省外交易场所在江苏省设立的分支机构进行清理整顿,要求在9月30日前完成分类处置。

展开剩余85%

在此之前的3月,黑龙江省政府下发《关于加强各类交易场所规范管理的意见》。6月,《山西省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联席会议办公室关于防范违规交易场所投资风险公告》正式下发。7月14日,湖北省人民政府印发《关于印发湖北省交易场所监督管理办法的通知》。

8月,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级联席会议办公室再次下发文件——清整联[2015]7号文《关于印发贵金属类交易场所专项整治工作安排的通知》,协调多部委,从宣传推广、网络媒体、银行接口、软件服务等多角度清理整顿贵金属类交易场所,使得清理整顿进入高潮。

8月7日,吉林省金融办印发《全省交易场所清理检查工作方案》。9月22日,北京市金融局下发《关于规范全市交易场所涉众交易业务市场秩序的通知》。11月3日,福建省转发《福建省各类交易场所现场检查工作方案》,并将进行福建省各类交易场所的全面检查工作。11月13日,甘肃省印发《甘肃省交易场所监督管理办法(试行)》。12月,广东省金融办下发《关于开展广东省贵金属类交易场所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上海市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文件,将重点检查贵金属、石油类交易场所。直到银监会转发清整联办〔2015〕7号文,要求银行逐步切断违规交易场所业务接口,这场席卷全国的清理整顿风暴终于达到了顶点。

对于这场风暴,究其原因,还在于众多交易场所不合规的行为引发大量投资者维权行动,影响了社会稳定。覆巢之下无完卵,各地交易场所被迫与白银、原油做了切割。从7月27日,宁波大宗商品交易所发布白银(NBAG5)退市等有关事项的通知,到12月16日,兰溪汇丰贵金属交易市场发布关于暂停贵金属交易服务的公告,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有30多家交易场所停止或变相停止白银、原油的交易。(参见:《国内有关交易场所关于相关交易品种调整保证金、停止交易等情况的公告通知汇总》)

面对原有模式业务急剧下滑的困境,多家交易所或被动或主动进行了业务模式转型。10月19日,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发布关于发售交易模式新品种上市的通知,随后宣布停止现货电子交易停止开户,宣告业务模式转型潮的开始。紧接其后的还有东北亚贵金属交易所,10月21日该所发布业务转型公告,宣布停止开展贵金属交易业务,转型为金融资产交易所。没有宣告转型但高调增加新业务的还有大圆银泰商品合约交易市场的普洱茶现货挂牌和青岛九州商品交易中心的红参现货发售。还有许多小型交易场所在白银交易停止后也低调转向了农产品交易。浙江一家交易场所停止白银交易后,变转型交易黄酒、椰子油等产品。

当然,还有许多交易场所在自贸区、新区等地方政府和政策的庇护下小心翼翼进行着白银、原油交易,但也越来越重视将合规,在2015年,厦门两岸商品交易中心、南京石化商品合约交易中心等交易场所举行各种级别的合规大会,长江联合金属交易中心、贵州西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榆林能源化工产品交易中心发布行业自律公约和倡议,渝川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成立合规稽核大队。

可以说,2015年现货交易场所的重大变化都与清理整顿有关,2015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政策年,清理整顿年。

2015年大变化:多元化

对交易所来说,2015年在战略层面上的改变几乎都与清理整顿有关,因为清理整顿,原油变成了沥青,因为清理整顿,做市商交易变成了现货挂牌,因为清理整顿,贵金属玩不了开辟邮币卡市场,因为清理整顿,交易场所开始清理重组。这一切都可以涵盖在多元化这三个字之中。

多元化表现最显著的应该是邮币卡市场的升温了。原先邮币卡市场大多为文交所,随着清理整顿的深入以及华中文交所、南京文交所等转型电子盘,并且单日交易额超过2亿元,各类现货交易场所纷纷将邮币卡视为下一个业务发展的重点方向。各地现货交易场所纷纷设立邮币卡中心,如青岛九州商品交易中心、贵州西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南宁大宗商品交易所、湖南联合商品交易市场等都开设了邮币卡中心,有自营,有授权合作,在去全国各地开设运营中心,组织会员讲座,推广此项业务。年底,还有多家邮币卡交易中心在北京举办了首届全国邮币卡电子交易行业年会。

但是,由于炒作风气非常明显,不少邮币卡电子盘的价格走势和线下的邮币卡市场价格发生极大背离,且经常大起大落,价格虚高,甚至出现过河北邮币卡交易中心12月22日成交额11.1亿元这种过于夸张的数据。再加上邮币卡模式并没有摆脱“37、38号文”的困扰,仍然是“集中交易方式”(连续竞价、电子撮合),仍然是标准化合约,甚至可能是更严重的类证券交易,使得其中蕴含风险越来越大。引发大宗商品新风险的可能也越来越成为业内共识。随着中港事件的发生,邮币卡电子盘的乱象已引起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并已着手调研。

如果说邮币卡中心的爆发式成立是现货交易场所下一级的多元化的话,集团化和交易品种分散化则是交易所本身层面或者上一级层面的多元化。在2015年,国内随着收购、重组,出现了交易所集团化的倾向。如渤海商品交易所,3月与贵州省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将建立贵州商品交易中心。7月与长沙市芙蓉区政府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建立中部大宗商品交易中心,预计渤海商品交易所将在国内成立六大交易中心。12月20日,李克强总理签发了关于设立中国(浙江)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的批复文件,下辖浙商所和甬商所,成为2015年交易场所重组合并收官之作。同样这样做的还有长三角商品交易所、齐鲁商品交易中心等。

以上是围绕的大宗商品的单一模式多元化,2015年,还存在围绕不同交易产品的多元化存在。如江苏一家交易场所年初收购了湖南一家交易场所,随后又在青岛青西新区成立了一家石油交易中心,一家文交所,使得该交易场所集团内拥有了两家大宗商品交易场所,一家专注石油的交易场所和一家文化产品、邮币卡产品交易场所,通过集团化加强了力量的同时分散了风险。

多元化还存在于纵向之中,2015年,颇多会员单位秉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的念头,纷纷建立了自己的交易场所,尤其是在福建,多家会员单位成立了交易场所,如福建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福建海丝商品交易中心。12月,最大手笔的会员单位成立交易场所在福州公诸于众,福建著名的会员单位日月同辉集团在其承办的第二届中国新经济发展论坛上宣告已经有或正在筹建福建文交所、华西大宗、中远商品三大交易平台。

2015年,交易场所的战略层面的多元化趋势明显,一方面与清理整顿有关,这种多元化分散了风险,一方面,也是做大做强,加强自身抗风险能力的需求。可以预计,在2016年,这种交易场所的兼并、重组和新设依然不会少,交易场所的集团化趋势将非常明显。

2015年运营新热点:互联网+与微盘

如果说交易场所的多元化发展是战略层面的事,那2015年,互联网+渗透到交易场所的经营之中就是战术层面上的最大亮点,无论营销中的互联网化还是用于扩大营销对象的微盘都值得一提。

以往,现货交易场所开发客户的传统方式是电话营销,常见一家会员单位拥有数百人甚至上千人的电话营销中心,一进办公大厅就听到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和营销话语。在2015年,这种电话营销方式明显衰落,随之兴起的是互联网营销。

常见的在线直播室方兴未艾,借助SNS尤其是移动IM的营销逐渐成潮流。一家会员单位曾表示过,该公司原有300多名电话营销人员,现在已经有80%转向互联网营销。时髦、骚扰成分低,可以一对多,工作时间外也可以推销以及成本低是他采用这种方式的主要原因。业内甚至都有了一个笑话,现在“你听说过安利吗”已经不流行了,如果某些IM上有人加你好友,你看到的将是“你听说过白银投资吗?”

同样借助于互联网+的发展,在另外一个层面上扩大销售对象的是2014年10月诞生,在2015年席卷全国的微盘。

微盘打着“8元就能做贵金属投资”的旗号,试图通过降低以往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贵金属投资门槛,并借助微信的广泛使用及天然的自发营销和传播能力,将现货交易普及到每一个投资者身上。从粤贵所第一个推出微盘开始,粤国际、大圆银泰、吉林农产品、吉贵中心、南商所、华夏商品、湖南有色、无锡君泰,大大小小数十家交易场所都推出了自己的微盘产品。每个都是通过手机号码就可以注册开户,关注微信公众号就可以交易,交易金额低至8元,封顶2千元。用便利和低门槛来吸引投资者参与。此外,第三方也加入到微盘大军中,通过自有的APP,与交易场所的微盘对接,为微盘交易导流。

不过据了解,虽然微盘2015年概念火热,但由于购买费用和后期服务费较高,颇多会员单位有所微词。或许因为这个原因,或许因为2015年清理整顿带来的社会舆论压力,微盘的效果并没有如年初预计那样火爆。

不过,这是非战之罪,与微盘本身关系不大。无论是互联网+销,还是微盘,随着互联网+的继续深入,随着工具、手段的不断增加,通过互联网方式的营销在未来几年内当会和其他先辈一样,逐渐压倒线下营销和电话营销,成为现货交易市场的主流营销方式。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