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邱晓华:指导意见是国企改革成功的尚方宝剑

期盼已久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于上周末正式出台,意见提出了相应改革目标和改革措施。在9月14日于新疆举办的“丝路经济带国企改革论坛”上,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指出国企改革存在着一定难点,包括“钱从哪来”,“人往哪去”等。

对宏观经济,邱晓华认为,“中国经济现阶段不可能出现国内和国外担忧的断崖式下滑”。

谈国企改革:“钱从哪来”是首要难点

“22号文件给我们指明了方向,文件的落地对未来的国有企业改革成功提供重要的尚方宝剑。”提到国企改革,邱晓华如此表示。

不过他指出,当下国企改革存在一些难点,其中最优先要考虑的难点便是“钱从哪来”。国有企业改革一定意味着各种负债由谁来埋单?国有企业需要转型升级,投资的钱由谁来出?大量的职工社会保障等等问题由谁埋单?

“人往哪去”也是一大难点。国有企业改革要提升效率,一定意味着继续分流,那这些职工往哪去?政策性的保障在哪里?他的生存发展由谁来提供保障?这些问题需要解决。

同时,难点还包括平衡企业“质量与数量”、“经济与社会”、“短期与长期”等问题。他认为,企业的质量远比数量重要,当然必要的数量还是需要。

未来应明确改革重点,邱晓华认为,这些重点包括,企业的经营机制市场化、企业监管机制由管企业转到管资本、改革的协调机制和完善国企改革目标。因为国企改革不是一个部门所能左右的,同时,改革的目标要抓住分类这个关键环节,抓住资本的管理,去完善改革的目标。

谈宏观经济:中国政府有力量托底

当前宏观经济低迷,对此,邱晓华认为,中国有足够的力量来托住经济的底,让它保持在合理的增长区间,即7%左右。

“无论是货币政策、财政政策,还是产业政策,其实对中国而言,我们都还有足够的空间可以运用,并没有到天花板。”邱晓华说,其中,货币政策无论是利率水平,还是准备金水平,均有足够的下降空间下降,给企业、投资者提供更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

在邱晓华看来,中国政府无论是它掌握的资源,还是强有力的行政控制力,都足够化解局部地区、局部领域出现的债务风险。

因此,“今年的增长一季度是7%,二季度是7%,三季度略低于7%,四季度有可能回到7%,这样全年还是7%左右的增长态势。”

不过,邱晓华也认为,在当下这个转型升级的艰难阶段,期望中国经济继续保持快速增长也不现实,因为环境正发生改变。第一,发展阶段变了,现在处在中等收入阶段,不再是低收入阶段;第二,市场变了,从卖方市场到买方市场;第三,外部环境变了,从过去世界经济全球化到区域化带动全球化。第四,游戏规则变了。从简单追求GDP的增长转到GDP和社会、人文、政治、生态等其他方面协调的发展,也就是所谓的转到新常态下的发展。

因此,邱晓华认为,明年依然是困难期,“2016年上半年可能不会比现在更宽松,估计2017年大致见到经济基本趋于稳定的前景,那时候新动力更强,传统动力改造完以后又放出新的生机。”

谈企业发展:围绕“七色”做文章

在提到如何把“一带一路”、“国企改革”与上市公司进行对接时,邱晓华认为,中国的企业应该向三个趋势发展。

一是跨国企业。中国的企业一定要以国际视野作为未来发展的平台,要全球配置资源,全球组织生产,全球销售,作为企业经营的未来方向。二是跨界融合,包括互联网+现代金融+产业,服务业+制造业,农村+城市融合的问题。三是跨所有制。跨国有资本+民营资本。跨国内资本+国际资本。

对于未来具体的企业发展方向,邱晓华表示,要围绕“七色”来做文章。

第一是围绕着白发人的发展来发展。第二是红色,围绕着妇女、儿童她们的需要选择消费、娱乐、教育、健康的产业。第三是金色,富人财富增加以后,需要投资、理财、管理服务,这方面主要是金融服务。第四是绿色,围绕着绿色环保,围绕着健康食品的产业怎么去发展,确保餐桌上的安全,确保生存空间的安全。第五是蓝色,就是围绕着海洋生物、海洋资源、海洋信息、海洋运输、海洋环保产业。第六是银色,信息经济、生物经济、现代国防产业。第七是橙色,高雅、休闲的艺术、旅游产业。

当下来看,邱晓华认为,在今年应是“现金为王”,这是度过困难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同时,货币资产要多元化,不能够单一化。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