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宫主大人2

手机搜狐

SOHU.COM

女孩被生父性侵 民政局打官司“夺回”监护权

庭审现场
庭审现场
人大代表参加旁听
人大代表参加旁听
女童(左)通过视频表达意愿 通讯员供图
女童(左)通过视频表达意愿 通讯员供图
1月9日,现代快报曾作报道
1月9日,现代快报曾作报道

徐州审结全国首例民政机关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案

昨天,随着法槌的重重落下,11岁的小玲(化名),这个曾遭生父性侵的不幸女孩,总算彻底摆脱了违背伦常的家庭环境,获得新生。徐州铜山区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撤销小玲父母的监护权,由铜山区民政局接管。

据了解,这是全国首例由民政部门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的案件,也是“两高”、公安部和民政部四部门联合制定的《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颁发后,全国第一例司法实践。

现代快报记者 李伟豪

通讯员 夏友峰 王文睿

父亲性侵女儿

民政局申请撤销监护权

受害女童小玲(化名)2004年生,父亲邵某系徐州人;母亲王某河南焦作人,双下肢瘫痪且智力存在缺陷。邵某当时入赘河南,小玲的出生地和户籍地均在河南。

在小玲1岁多时,因家庭矛盾两人离婚,邵某独自带女儿回徐州铜山区生活。2013年,邵某多次性侵、猥亵当时还不到10岁的小玲。那一年的2、3月份,挨饿的小玲出门讨饭吃,和邻村村民张女士相识。“她突然从路边跑出,拦下我的车喊‘饿’。”

被好心的张女士救助后,小玲又几次到张女士家中求助。直到2014年的一天,小玲吐露了其被父亲和邻居性侵的情况,案件由此被揭露。警方追查之下,查出其父邵某和邻居老汉都曾对小玲实施过性侵行为。

2014年10月,法院以强奸罪、猥亵儿童罪数罪并罚判处邵某有期徒刑11年,一审判决生效。其邻居家那名老汉也因性侵小玲被判刑。

小玲祖父母已经去世,徐州无其他近亲属。而小玲受侵害后,得不到家人的任何帮助。其母亲王某,自小玲回徐州生活后一直未尽抚养义务。更为荒唐的是,在得知小玲遭遇性侵后,也置若罔闻,不愿接回孩子。

在父亲入狱后,小玲暂由热心的张女士抚养。随着时间的推移,小玲把那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并亲密地称呼张女士为“妈妈”。

办理此案的铜山区检察院的检察官,对小玲的遭遇不胜唏嘘,“整个家庭根本就是父不父,母不母,令人匪夷所思。”

除了将邵某移送法办外,还就小玲的困境向铜山民政部门出具了检察建议书,“建议撤销邵某及王某的监护权。”

 女孩母亲缺席庭审

昨天上午,徐州铜山区人民法院的一个特别法庭内,全国首例由民政部门申请撤销监护人监护权的案件开庭审理。

作为申请人,铜山区民政局提出申请,请求法院撤销小玲的父亲邵某和母亲王某的监护人资格,将监护权移交给铜山区民政局。

被申请人邵某,正在监狱服刑,通过法律援助,邵某的代理律师出庭参加诉讼,而王某经法院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因此法院依法进行缺席审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