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宫主大人2

手机搜狐

SOHU.COM

揭秘代孕妈妈网站:逾百女子代孕 公司收入过亿

武汉“AA69代孕网”公开征集“代孕者”,甚至对应征者进行评级,学历高、姿色好的,报酬相应提高,每人每次获利4万至10万元不等(本报昨日已报道)。该网站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在运作?代孕方和“客户”为孩子的付出究竟有多少?本报记者在“代孕妈妈”张佳的帮助下走近这群特殊的人群,并通过他们了解代孕产业中的内幕。(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提供ABC三种代孕方案,最贵收费60万元,自称创办6年来代孕成功“2000余例”

9月26日早上8时许,关山某小区门前的人行道上,五六名打扮时尚的年轻女子站在小商贩中间格外显眼,期间还不断有其他女子赶来集合。她们彼此打着招呼,却很少交流,只是不时远眺。

直至一名穿蓝色牛仔裤的女子出现后,等待多时的年轻女子们迅速围拢过去。她们向该女子低声抱怨,“车怎么还没来?早上没吃,饿死了。”站在远处的张佳告诉记者,穿蓝色牛仔裤的女子为代孕网站副站长的助理。

约半小时后,一辆黑色丰田商务车缓缓停靠在路边。在穿蓝色牛仔裤女子的组织下,9名年轻女子争先恐后地上了车。该车拐进一条小路,在一家宾馆门前短暂停靠后,径直开向东湖附近的某医院。

医院较为偏僻,丰田车在院内最里处的一栋红砖房前停下。车内的9名女子刚下车,从红砖房内走出另外一批年轻女子,上了丰田车,并迅速离开了医院。

9名女子进入一个未挂任何标牌的房间,入口处有一名高个男子把门,房间每次只允许一人进出,且必须换上拖鞋。检查过程很快,几分钟就可以完成。

记者装扮成代孕者同伴进入走廊后,恰逢一穿白大褂的男子出来。他对守在门前的男子问了句“今天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后,又返回房间关上了房门。检查室不到20平方米,最靠里处拉着帘子,帘子后面摆着一张铁架床。房间内除了代孕者及穿白大褂的男子外,还有一名女护士。

“我们就躺在那张床上接受检查,公司每天上午要接送两批志愿者来。”张佳说。

案例

代孕妈妈:王艳芬 29岁

出生三天的儿子 换回10万元

三天后,代孕妈妈王艳芬的儿子将被抱走,代价是十万元人民币。根据协议,王艳芬不再是这个孩子的妈妈,甚至连给他取名的权利都没有。

记者在洪山某大型医院住院部看到王艳芬和她刚出生三天的男婴。当天前后有三波人来看她,“有几个我都不认识。”王艳芬怀疑是网站的人把别的客户带来了,“别人看见我成功了才愿意做。”

王艳芬是自然生产,“疼了八个小时,当时都不想生了。听到孩子哭的时候我想我终于解脱了,一年终于结束了。”王艳芬说,孩子的父母是一对华侨夫妇,现在还在国外,“孩子长得像他爸爸,我出院的时候他们就会把孩子抱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