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宫主大人2

手机搜狐

SOHU.COM

暗访广州代孕网站:吹嘘代孕能够促进和谐社会

[提要]吕进峰,自称“中国代孕之父”,2004年走上“代孕”之路,已有“成功案例1377例”,业务额达3.85亿。代孕在中国到底是合法还是违法?是否违反人伦道德?有人高呼“代孕有理”,有的则公开“叫卖”同居怀孕生育。在如此巨大的金钱交易中,那些代孕妈妈们到底现状如何?

4位代孕者同住一个3房2厅的单元里,但单元里两个洗手间鲜见洗脸用毛巾及护肤品化妆品之类。专题摄影 时报记者
4位代孕者同住一个3房2厅的单元里,但单元里两个洗手间鲜见洗脸用毛巾及护肤品化妆品之类。专题摄影 时报记者

4位代孕者同住一个3房2厅的单元里,但单元里两个洗手间鲜见洗脸用毛巾及护肤品化妆品之类。专题摄影 时报记者

中介小谭带我们到了已有身孕的代孕志愿者居住的小区。专题摄影 时报记者
中介小谭带我们到了已有身孕的代孕志愿者居住的小区。专题摄影 时报记者

中介小谭带我们到了已有身孕的代孕志愿者居住的小区。专题摄影 时报记者

代孕者拉开她所租住房间的窗帘以示居住环境优良。专题摄影 时报记者
代孕者拉开她所租住房间的窗帘以示居住环境优良。专题摄影 时报记者

代孕者拉开她所租住房间的窗帘以示居住环境优良。专题摄影 时报记者

survey 暗访广州代孕妈妈

□专题撰文/摄影 时报记者

代孕,一个充满禁忌充斥金钱的交易。在广州这座城市里,有多少代孕妈妈用长达10个月的怀孕换取数万元的人民币?

吕进峰,自称“中国代孕之父”。2004年他开始在网上以“志愿”形式来从事代孕“业务”。从此开始了“代孕”之路:苏州创办,迁居武汉,辗转北京,现在“定居”广州。

据他自称,截至2008年8月18日,“本站已成功签约1586例,成功怀孕及已生养1377例”。

1377例,按照吕进峰号称的最低约28万元代孕一次来计算,数年来吕进峰经营的代孕业务营业额达到3.85亿。在如此巨大的金钱交易中,那些代孕妈妈们来自何方?怀孕的日子她们如何度过?在这场不道德的交易中,金钱、代孕公司、小孩、孕妇……是怎样的纠缠?

继7月18日本报报道了《代孕中心藏身闹市 20万元可同居代孕?》的报道之后,近日,时报记者走进了闹市中代孕妈妈的集中居住之处,这些代孕妈妈几人同住一居室,怀孕期间任何行动和想法都要限制:她们不能告诉家人自己在哪里,不能和自己的丈夫孩子见面。如果代孕孕妇难产死亡,家属也仅仅能得到10万元的赔偿……

租住小区,代孕妈妈不得擅自离开

孙小姐今年30岁,身高1.70米,石家庄人。半个多月前,她才从北方来到广州。

8月25日,孙小姐独自来到海珠区某村庄旅游,在公园门口,一个卖水果的中年男子在了解她是外地人而且没有工作之后,面露喜色,凑近孙小姐,很神秘地说:“我介绍你一份工作,代孕,赚钱很容易。”

中年男子眉飞色舞地介绍起了“代孕”的种种好处。孙小姐说普通话,中年男子说白话,两人交流有些障碍,孙小姐只听懂了那人好像在说要给她两万元,不知道是首付两万还是一共两万。

当天晚上,孙小姐将白天遇到的这件蹊跷事情告诉了男朋友王先生。第二天,王先生以找人代孕为借口,找到了那名路边摆摊的中年男子,经过一番磋商,中年男子给了王先生几个电话号码,说是代孕网的。于是,王先生和孙小姐立即向记者报料。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