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面对卖肾的招贴 生意亏本,55岁老人卖肾催人泪下

近段时间,杭州卖肾招贴时有出现,也引起了患者及其亲属的注意。我国法律至今没有明确禁止器官买卖,但事实上,任何器官买卖都被视为非法。一个于情于理都很尴尬的市场似已若隐若现。

5月21日,记者到浙江省人民医院看病。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医院厕所的墙壁上,居然看到了两张内容一样的A4纸,标题写着“请关注”三个黑体字。“我本人因做生意亏了68000元整,现做小生意做不出来,做大生意没有钱,不想连累子女,最无言的办法就是我想卖一只肾来还债。”下面是联系电话和联系人。随后有读者打来电话,在解放军一一七医院也看到了类似的“广告”。他们询问编辑部:像这种“叫卖”自己器官的行为是不是非法?

其实,看到这个卖肾“广告”,记者心头也有疑惑。这个人到底面临着怎样的困境?他想卖多少钱?有没有买主和他联系呢?一系列的问题使记者对此事产生了关注,并急切地想采访这个卖肾者。

倾听“卖肾者言”

记者装成买主,拨通了那个电话。几番周折后,想卖肾的老李接了电话。在表明了自己的“买肾”意愿后,记者和他约在第二天上午见面详谈,地点是杭州湾大酒店。

那天上午,记者比约定时间晚了几分钟,只看到有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酒店汽车通道一侧的台阶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这正是我们约定好的。“难道是这个老人?”记者半信半疑走上前,一问,果然是他。

满头白发的老李其实未到花甲之年,依他身份证的年龄,应该是55岁。他是山东苍山人,1998年来杭州做生意,现在三里亭的农贸市场打工。

他的故事其实不复杂。他10多年前就开始做粮食、蔬菜生意。起初还是小打小闹,没亏也没赚多少钱。他琢磨着想把生意做大,于是找了两个同村的,每人出资十万,合伙在上海、山东两地间贩生姜。不料,这个他们认为稳赚不赔的生意最终亏本了。一算,亏了十二万,平摊下来每人四万。生意是做不下去了,三个散了伙。

可老李不甘心,他收拾剩余资金,借了亲戚、朋友的几万块钱,开始转战杭州。诸事不顺,最惨痛的一役是今年一月,他从南京贩来的两车土豆居然全是烂心的,五万块本钱全打了水漂。在资金告急之时,他向人借了一分利息的高利贷。这部分的高利贷借了两年,成了他债务中最大的部分。

记者小心翼翼地问他:“卖肾想得到多少钱?”老人很干脆,他说他广告上说的数字是实数。“六万八?”记者提醒他正规医院整个换肾手术也不需要这么多钱。显然没有这方面思想准备的老人一下子沉默了,后来他只是反复念叨着一句话:“我说的是实数。”从他的自述来看,老人是个好强、乐观的人。他18岁就在他们村子里头当干部,起先是团支部书记,后来是民兵连长,1976年他当上了村长,一直干了18年。他在村里头颇有声望。做生意时可以不必抵押就能从当地银行贷出款来。可是躲债让他在村里抬不起头来,他说他无颜见家乡父老。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