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雍正王朝中,李绂是读书人的楷模,雍正为什么要杀他?

帝王心术是一种谋略,可分为阴谋与阳谋,作为帝王,一定是两者兼用之。在《雍正王朝》里面,到处都能看见帝王心术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就比如雍正杀李绂,他是真的要杀吗?很明显不是,为什么这么说呢?

雍正

在胤祉与弘历为李绂求情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雍正赦免的诏书并不是临时下达的,而是是提前准备好的。如果雍正真的要置李绂于死地,也就不会准备什么诏书,即使看在儿子兄弟的面子上,临时改变主意,那也应该是当场口谕或草诏。所谓雍正杀李绂,只是一场半真半假的君臣博弈,借此实现自己的目的。

一、李绂不识时务,需要敲打

当初,科场舞弊案,李绂与雍正都是为天下读书人着想,在立场上具有一致性,所以合作愉快,李绂也升官了。如今,雍正推行新政,侵犯了士绅的利益,将自己摆到了天下读书人的对立面。但李绂还是当初那个李绂,他选择站队士绅。

李绂

在湖北巡抚任上,李绂就对“新政”颇有微词,没有贯彻到底。对此,雍正不仅没有责罚他,反而将他提拔为直隶总督。可这个李绂有点不知好歹,用胤祉的话说就是“官还没有做通”。

路过河南时,李绂原本想跟田文镜叙叙旧,不料发现田文镜将河南的读书人得罪光了。李绂站在读书人的立场好言相劝,田文镜就是不给面子。因此,李绂弹劾田文镜,号称是要给天下读书人争口气。

田文镜何许人也?雍正潜邸时的故旧,“新政”的代言人。李绂弹劾田文镜,就是明摆着反对“新政”,就是与雍正过不去。

田文镜

李绂不止一次弹劾,而是接二连三地弹劾,雍正没办法,让弘历到河南区调查。调查结果出来后,他不依不挠,甚至拉帮结派,准备硬扛到底。

在这个过程中,李绂犯了三个错,一是没有搞明白亲不间疏的道理,他与雍正仅仅是君臣关系,而田文镜是雍正的嫡系,关系上差了一层,何况还隔着一个省;二是拉帮结派,搞起了朋党,犯了雍正的大忌;三是跟“新政”唱反调,这是雍正最不能接受的。

二、以杀李绂为名,打击他背后的势力

李绂是天下读书人的楷模,具有非凡的影响力,连雍正的嫡系李卫都高山仰止。这种人就是清朝的大V,一言一行都能左右大清舆论。如果合作,或者为新政说几句好话,最少也能相安无事;如果刻意抹黑田文镜或“新政”,那雍正必须对其下手,也能借此提醒其他读书人谨言慎行,树立君威。

在朝堂上,李绂是清流的领袖,他的对新政的看法,代表着整个清流。整部剧中,清流都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这帮人还往往比较团结,之前就一致弹劾年羹尧,这次又一致弹劾田文镜。

清流同步行动,会给雍正制造很大的压力,也会威胁君权。所以,雍正擒贼先擒王,把清流领袖李绂拿下,告诫他们,搞朋党是有风险的。

李绂的背后,还站着胤祉,这两人很早就在一起合作编书。如果说李绂是清流门面,那胤祉就是隐藏在清流水底的化事人。胤祉年轻时深受康熙赏识,参与过九子夺嫡,与雍正是竞争对手。雍正打击李绂,就相当于拿掉了胤祉的“喉舌”。

胤祉

三、雍正做坏人,让弘历做好人

等到惩治李绂的目的差不多已经达到了,就要开始刹车。当时为李绂求情的人,主要是胤祉带领的清流。雍正杀李绂就是为了针对他们,所以赦免李绂的人情绝不可能给他们。

一直到弘历出面,雍正才点头,相当于让自己的儿子收买了清流的人心。因为弘历在雍正元年就被内定为储君,将来治国理政需要支持力量。雍正自己担骂名,美名就留给后继之君。

弘时

雍正杀李绂是假,敲打他以及反对“新政”的清流才是真;放过李绂是虚,实际上是给弘历铺路。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