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庆余年》出圈对男频IP意味着什么|专访

原创: 壹娱观察编辑部 壹娱观察

文/穆清

编辑/冒诗阳

“用一部古装剧讲人人生而平等,是不是有点中二呢?”听到记者的提问,编剧王倦脑海里一个激灵。

“确实很理想化,但连梦都不敢做,前进的路就没有了”,他回答道。

和《庆余年》表达的主题一样,这部剧的改编过程也透露着主创团队的理想主义。第一次提出五年三季的制作模式,第一次把现代人身处古代环境的文化碰撞影像化,《庆余年》的制作充满了试验意味。

幸运地是,截至目前,这部由腾讯影业、新丽电视共同出品及承制的古装传奇大剧《庆余年》,获得了8.3万豆瓣用户评分8.0的成绩,这是来自剧粉和原著粉的双重肯定。

以往男频小说改编中,总是容易出现诸多槽点,比如背景板式人物、改编脱离原著、没有原著的爽感等,但这些问题在《庆余年》中似乎基本得到了解决。

王启年、滕梓荆、林珙、程巨树……这些在原著小说里类似NPC的角色,在剧集《庆余年》里活了过来,变得更加立体,推动范闲从独善其身到挑战既定规则的转变,给原著里的爽感增添了生活气息。

《庆余年》从言行举止到思想,都站在范闲的现代人角度去拍摄,诞生了大量的笑料,不经意间又触动观众心弦。“幽默感来自角色的性格和经历,硬去搞笑,观众是不会笑的”,导演孙皓对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说。

保留小说里的爽点和悬疑,范闲、庆帝犹如一个硬币的两面,推动着剧情在轻松戏谑和凝重冷酷之间来回切换,《庆余年》喜剧的外表下埋藏着知道现实依然保持理想主义的倔强,堪称“半部爽剧”。

▲ 《庆余年》海报

游戏化叙事 如何接地气

男频小说动辄数百万字,围绕少年成长描绘诸多关卡,类似游戏的升级打怪,最吸引人处在于热血和燃,但网络每天更新的写作方式也造成了许多面目模糊的配角,只在男主某一关卡出现,衬托主角的智慧勇猛,之后再无交集。

人物松散没有特点,男主角通关过于顺利,一味爽而没有精神内涵,这些对于影视化呈现都是大忌。

此前的男频IP改编剧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会习惯性加入感情戏凑CP,或按照以往剧集的套路加入难关,最终都遭到原著粉反噬。更有甚者,完全打乱原著人物的出场顺序,把小说内容杂糅进几十集的剧集中,结果可想而知。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庆余年》将如何进行改编受到了观众及行业的关注。

在2017年,腾讯影业提出五年三季100多集的制作模式,具有一定的试验意味。坚持厚重题材轻松讲的故事方式,同时保证每一季的剧情内容,对编剧导演的创新能力、出品方的操盘能力,都是一种考验。

▲ 《庆余年》剧组

“围绕一个IP做若干部系列剧开发有很大的风险和困难,由于创作时间的不连续,对于剧本开发、演员的表演、档期安排、场景搭建和后期制作都带来了更大的挑战。但是我们还是愿意去探索和尝试。”腾讯影业副总裁陈英杰曾在访问中表示。

张若昀、陈道明、李沁等演员们还会在第二季中继续出演吗?这些留待观察。但多季拍摄的安排,让《庆余年》的改编回归到创作本身,不急于呈现什么,少有背离原著精神的改动。

“原著小说本身就有不同的高光剧情点,第一季我们先做人物出场,范闲一直在猜谁是幕后主使,叶轻眉死在谁手里,让观众也产生好奇。”导演孙皓第一次见到编剧王倦,两人就讨论了《庆余年》第一季的大致框架、剧情走向,并确定了沉重故事轻松讲的基调。

在第一季已经播出的20多集中,王启年、滕梓荆、范思辙贡献了诸多笑点,而仔细琢磨背后又隐藏着深沉的内核。

对范闲而言,从鉴查院调来滕梓荆家人的相关卷宗只是出于友情,而后者迅疾下跪表示愿以命相报,看剧时弹幕上一片哈哈哈的笑声,笑完之后只觉底层武士的无奈。

▲ 《庆余年》剧照

范闲与澹州奶奶外表疏离、实则亲密,王启年看似贪财吝啬,实则善良柔软。经过编剧王倦的精简提炼,范闲以及他身边的亲人、护卫都有多次的人设反转,观众分分钟被自己的预设打脸,而一上来就被KO的角色也有了记忆点。

比如,被怀疑是策划牛栏街刺杀范闲一案的宰相二公子林珙,原著中一出场就领盒饭,而在剧集中呈现了他与范闲的多次交锋,以及对妹妹林婉儿的关爱。

“在塑造人物的时候,我会代入观众的视角。要想记住一个人,肯定要看到他最有特色的一面,异于常人的地方。然后再去挖掘他生活化的一面。如果只做第一步,他只是一个特别的人,做到第二步观众才会觉得他就活在我身边,有可爱鲜活的情感。”编剧王倦在《庆余年》里塑造了多次人设反转,有些人物哪怕只有几场戏也争取让观众记住。

爽很简单,难得是爽过之后留余味。《庆余年》对配角人物的丰满,让它呈现出群像戏的样貌,而不仅是一个人的光辉。

▲ 《庆余年》海报

科幻题材古装剧?

《庆余年》改编的另一亮点,是持有现代思想的范闲与古代环境不相融时产生的笑料。

范闲知道林婉儿就是自己未婚妻后,高兴的一路小跑旋转跳起现代舞,和从他嘴里蹦出来的“好人卡”“顺丰”“智商盆地”等现代语言,令人捧腹大笑。电子音乐、西方古典音乐等背景音乐的使用,也增加了《庆余年》亦古亦今的风格。

“当范闲一个人的时候,当他对朋友的遭遇感到愤懑的时候,他的情感表达方式一定是现代人的”,在导演孙皓的镜头下,张若昀扮演的范闲在约会之前给自己浸上“五香鸭”味道的香氛,也会喊二皇子“老二”,但在其他陌生场合,则保持古代的礼仪。

剧集《庆余年》保留了原著中范闲以杜甫、李白等唐诗宋词赢得文学大家赞誉的桥段,同时增加了他更多现代化的生活细节。这些桥段在网络小说影像化改编中,还是第一次。

一般来说,在网络小说中,有现代思维的人出现在古代,凭借知识优势,以唐诗宋词赚得才华美名,以农业技术、化学实验造福百姓朝廷,以现代军事理论兼并九州雄霸一方的桥段,容易让读者感到激爽,也造成了影视改编的一大难点。

近几年播出的多部特定历史时空的男频IP改编网剧,在影像化时都直接呈现主角在古代环境下的冒险、升级,没有着力突出其现代人的行为心理。

而《庆余年》的特别之处,在于用科幻主题,赋予叶轻眉、范闲两个具有现代思维的人在特定历史时空冒险的合理性,同时也为剧集的戏谑癫狂奠定了基础。

编剧王倦对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坦诚,刚接到改编任务时,曾纠结过一段时间,犹豫要不要效仿之前的改编惯例。最终还是决定保留小说里的科幻元素,“《庆余年》不能那么做,它的核心就是现代人和古代文明的碰撞,如果拿掉原著的设定,剧集就变成一个不伦不类的东西。”

在《庆余年》小说里,范闲的母亲会制作砂糖、玻璃,为庆国带来了现代商业体系、情报机构,也种下了儿子范闲与阶级统治的天然矛盾。这是故事的起源,只有保留这一设定,原著的爽感和悲剧才能得以保留。

▲ 《庆余年》剧照

“如果说《庆余年》与之前同类型古装剧有哪些不同,那应该是他和他母亲出现在那个世界的原因。他不是突然出现,莫名其妙进入这个身体,我们的设定跟以往都不相同。”编剧王倦说。

要场地还是要演员 制作上的掣肘

有意思的是,《庆余年》与同期播出的古装喜剧《从前有座灵剑山》都选用了此前执导现代剧的导演,去营造亦古亦今的氛围。

多处追光镜头,类似漫画风格的剪辑,让《庆余年》与传统古装剧有了区隔。

第12集中,林婉儿与范闲以真实身份相认,女方一手持刀,守护古代女子的心理防线,一面含情脉脉地质问范闲是否认真对待自己。古代与现代婚恋观念碰撞出甜蜜的火花,弹幕中就有网友调侃道,“导演之前一定是拍言情剧的吧!”

此前执导过《大男当婚》《大女当嫁》等现代都市剧,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孙皓在情感关系把握和表演方面的优势在《庆余年》中得到体现。

考虑到该剧演员众多,为了方便大家尽快入戏,孙皓为每一位演员提前准备了辅助表演的锦囊。同时与剧里的两大主角范闲、庆帝商量讨论后,定下了“不服”和“举重若轻”两个表演关键词。范闲不跪皇帝跪亲友,视权贵平民一般无二,庆帝身穿纱衣头发疏松,却能震慑群臣。

▲ 《庆余年》剧照

为了把更多时间放在表演上,《庆余年》80%戏份在贵州都匀拍摄,那里群众演员少。一些需要热闹街景的场面,只能通过变通的方式展现。

“比如二皇子与范闲在街道上见面的戏,我们就给他创造了喜欢静街聊天的习惯。”导演孙皓说。

尽管在制作方面尚有需要提高的地方,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庆余年》的确在男频IP改编上探出了新路。

原标题:《《庆余年》出圈对男频IP意味着什么|专访》

阅读原文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