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只拍喜剧和娱乐片的小津安二郎

原创: 导筒directube DIRECTUBE导筒

引言:12月12日是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的生日(1903年12月12日~1963年12月12日)。

本文作者周防正行是当代日本影坛重要的导演之一,他曾出任若松孝二的副导演,以模仿小津影调的情色电影《变态家族》出发,陆续拍摄了多部充满革新意识的作品,他以《小津电影的无穷乐趣》为题,发表了这篇深入评价小津电影风格与内容的文章。

《变态家族:长兄的新娘》(1984)

「小津的电影在动喔!」小津的电影中也有摇镜或移动镜头。虽然许多人说,小津的电影多是固定镜头。但是小津作品中还是有移动的。在小津未发表的作品中,也曾发现小津使用升降机来移动镜头。

「啊,小津在动了。」

「咦?」

「他在场景中移动着,指导孩子们演技。」

这回发行的影碟(译注一)收录了小津拍片的幕后花絮。我并非要借此告诉大家这影碟棒透了,不买是损失,只是我一听到「移动」立刻联想到「镜头」。而我对自己这种联想反应有些厌烦。但仍陷入这个模式里。我原本不想再理会会动或是不动,低角度摄影,或是侧面拍摄这类描述小津作品的言词。但我仍然一听到「移动」这个字。就反射动作似地立刻联想到「镜头」。

《麦秋》(1951)

在本片最后小津使用升降机拍摄原节子和三宅邦子在沙丘上走动

描述小津作品的言辞是贫瘠的,一般谈论通常仅止于「摄影方式」。这次附在影碟中的作品解析也有这类的误解与偏见,佐藤忠男对于东京物语(1953年)曾作如下的断言:

小津安二郎以这个题材描述日本传统家庭制度的崩溃过程。

小津安二郎的电影,无论内容或形式是日本的表现出日本的民族传统,如今不只是在日本受到好评,世界各地也给予高度评价。

上述说法确实是一种观点。但这绝非小津电影的全貌,我希望读者先有此概念后,再阅读这类解析文字。坦白说,若观众能无视所有作品解析,直接看电影对电影而言。这才是件幸福的事。

所以说读了作品解析后恍然大悟,对作品本身不是坏事。但我以为,大家无需对小津的电影做太多功课。只要好好欣赏、享受其中即可。由于一般对小津作品的描述言词很贫瘠也有不少偏颇论述,所以,在此我要为小津的电影说句话:

小津安二郎只拍喜剧片,还有小津安二郎只拍娱乐片。

《早安》 お早よう (1959)

即使这些说法有错,你也不要「读」电影,电影使用「看」的。如果能「看」电影 ,将在小津电影中发现无穷乐趣,《早安》(1959年)这部电影即是一例。然而,许多人只凭《东京物语》这部电影就大书特书,可想而知关于《早安》这部电影,上映当时,影评人清水晶在《电影旬报》中曾作如下论述:

坦白说这是一部描绘非一般普罗大众的有闲艺文人士,将别人家的事,用他们这伙人的常识判断来高谈阔论。只是一部描绘这些人茶会闲谈的作品。这么说,不知是否太过?

整篇论述中我光引用这个部分或许,让人不易理解,不过清水晶确实是在指责小津不该拍摄这种东西。他认为如此的喜剧杰作,「只是把不痛不痒的故事内容拍得有趣罢了。」甚至提出:「大家满足于这种东西,这样真的好吗?」的疑问。

只要看过这部电影的人都知道,如今无人可以再拍出这样的喜剧片,他的作品就是这么的好,但是,曾有那么一个时代,如此堂而皇之地批判他的作品,我当然不赞成清水晶的评论。但我最近开始觉得,或许身处在那个好电影得不到影评人认同的时代才是幸福的。在那个时代评论一部作品时,可以因为认为「不过就是有趣罢了」予以否定,或者,因为觉得「很有趣啊棒透了」,就提出反论予以肯定,比起我们这个时代,只有简单的「这是一部有趣的电影,这样也不错啊」的评论,那的确是幸福多了。那是一个虽无缘得奖,却能获得观众支持,造就许多好电影的时代,那样幸福的时代是不会再有了。

小津安二郎虽得过很多电影奖,但是,确实一位身处那样的幸福时代,未曾被正确评价的怀才不遇导演。

我再说一次,小津安二郎只拍喜剧片,还有小津安二郎只拍娱乐片。

译注一:1992年在日本发行。

作者简介

周防正行 (Masayuki Suo ,1956年10月29日——),日本导演。出生于东京,立教大学法国文学部毕业。1984年,推出了自己执导的第一部电影《变态家族》。其代表作还有:《大相扑》《谈谈情、跳跳舞》《即使那样,我也没做过》。

其新作《默片解说员》在2019第三届海南岛电影节、2019中日新片展均有展映。

上海 | 中日新片展12月12日9时开票

「导筒」微信号 directube2016

原标题:《只拍喜剧和娱乐片的小津安二郎》

阅读原文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