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夏邑文学《灭鼠秘方避孕药检查与县长夫人》

灭鼠秘方

十字街口,老槐树下。

一位穿戴入时的中年汉子口冒白沫大声吆喝着:

“喂!祖传灭鼠秘方,一不用鼠药,二不用器械,只要你花上一块钱,附耳教你一句话,既安全,又简便,百打百中!”

一忽儿,人们围了一大片。那汉子又拿腔拿调地喊:

“大家听真!我教你后,不得外传。中国人自古是最讲信用的,谁外传,谁就不是中国人!”

这下更增加了人们的好奇心。一个个附耳倾听后,笑眯眯地离去。那汉子的钱包像充了气似的,渐渐鼓了起来。

我心想:一块钱在现在人们的眼里不算什么。再说,眼下老鼠也成了人们的一大公害,花一块钱若能得一灭鼠秘方,倒也值得。于是,我也挤上去,把一块钱递那人手里,只见他的嘴附在我的耳边悄声说道:

“到家买只猫!”

听后,我哭笑不得。正想张扬,但一想到那汉子诅咒的话,也笑眯眯地离去……

“老检查”的新发现

我这个在基层吃了20年闲饭的“老打杂”,最近又被县里临时拼凑的所谓财经纪律检查组“收容”过来。

说实话,这些年我苦于干这种睁只眼闭只眼,昧着良心说瞎话的差事。每检查过一次,我心里就像灌了一层铅,压抑得难爱。但是,只要抽人检查,不管哪行哪业,懂不懂行,我总是被派去当差,大家给我起了个雅号——“老检查”。

有一次,县妇联抽人专门调查育龄妇女服用一种避孕新药的反应情况,我背着行李去县医院报到,医生们见我是个男的,都啼笑皆非……

这次财经大检查,是为迎接省财经纪律检查团的到来而吹响的前奏。

我们一路大张旗鼓,雷厉风行,下午来到S局作总结。

这S局是县里各项工作的老典型。我曾因检查评比多次来过这里。他们那个大会议室里,锦旗、奖状挂满四壁。去年又被地区树为“严守财经纪律”的一面红旗。参观的,取经的络绎不绝,给县里的工作增添了不少光彩。县长把它视为掌上明珠,汇报工作的王牌。

今天的S局,大门口彩旗招展,一条巨大的横幅上写着:“严守财经纪律,开展双增双节活动”十四个大字。走廊里,过道旁,以及院内大大小小的树木上都糊满了欢迎检查团的各色标语。院中央的花坛、鱼池整修一新,尤其那打扫得净如明镜的地面上,用白灰蹾成的灰印 ,横看成排,竖看成行,犹如锦缎上的图案一般,整个大院给人的印象异乎寻常。

老传达把我们领进一个别致的小会议室里。这里杯盘狼籍,瓜皮果壳遍地,桌案上几杯“龙井”还微微冒着热气。我躬腰从地上捡起一根“大中华”,心里不觉充满疑惑。

老传达看着我们一双双吃惊的眼睛,马上悟出自己的“过失”,又赶忙把我们带进那个大会议室里。这里用办公桌拼成的几案上散放着糖果,瓜籽和带把儿的“大团结”。几瓶白开水和几大包不知名的茶叶是自泡自饮。

我茫然地坐在凳子上,正为小会议室里那一幕犯疑,忽然发现正面墙壁上又新挂起一面墨迹未干的锦旗……

节奏

一大早,迟延县长的大门外站着一个人。只见他抬起手,在那两扇紧闭的黑漆大门上轻轻叩了两下:“有人吗?”

里面黑洞洞,鸦雀无声。

停了5分钟,那人大概等急了,又稍微用力地叩了两下:“人还没起来吗?”

5分钟后,里面灯亮了,仍鸦雀无声。

又停了5分钟,听到拖鞋“拖”地的“踢踏”声和洗漱倒水的“哗哗”声。

那人为了对第一次见面的县长夫人表示礼貌,极力克制着自己的火爆脾气,等待着女主人洗漱完毕前来开门。

又一个5分钟过去了。里面传来拖把拖地的“嚓——嚓——”声,没完没了。

那人不耐烦了,用拳头在门上“嘭嘭”狠劲擂了两下:“这门啥时开呀?”

“谁呀!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大清早来我家门上撒野!”一个泼辣尖刻的女高音,“你找谁?!”

“我找老迟呀!”

她一听找“老迟”,连个“县长”的衔也没带,派头还真不小呢!一边嘴里嘟囔着:“什么老迟小迟的!经常黑夜白日连轴转,连个觉也睡不安生,讨厌!”一边把门打开一道缝,看个究竟。

她一看,来者四十多岁,黑黑的胡茬,大大的眼睛,一副基层干部打扮。随之投去不屑一顾的一瞥。正要随手将门关闭,一只大手用力抓住了她的胳臂,门打开了一扇。

“苏书记!”

随着县长的喊声,妻子像热传导一样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声:“书记?!”那张开的嘴巴好久没有合拢。

迟延急忙对妻子解释道:“这就是新调来的县委书记苏办同志!他约我今天一大早下去处理王庄乡一个久议未决的老大难问题。不料昨晚应邀出席一个酒会睡过了头,谁知苏书记也到这时。”说完“哈哈”一笑。

苏办看了看表,沮丧地说:“我今天是起了个早五更赶个晚集,被你这位贤内助拒之门外,足足站了一个小时了!”

迟延一听,大为震惊,狠狠地瞪了妻子一眼,似批评,也是解围:“你!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这就叫一回生,两回熟嘛。苏书记,请原谅!请原谅!”

妻子听后,不无委屈地说:“那还不是你给俺订的‘约法三章’呀!”

此时,迟县长的脸像母鸡下蛋,“刷”地红到耳根,嘴张几张,竟没吐出一个字。

“咚咚咚!嗒嗒嗒!……”打邻壁的窗口传出一阵音乐的快节奏。苏书记听后,抬眼看看这位睡眼惺忪的县长大人,心里沉甸甸的,似乎意识到什么……

作者简介

杨朝卿,夏邑一高退休教师。河南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小说学会会员。出版《巴河烟雨》、《大河涛声》、《跨越命运的栅栏》、《杨朝卿文选·上下卷》等多部著作。

广告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