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辍学、睡街头、生在贫民窟,传奇影帝的经历永远比电影精彩

这是《爱尔兰人》的第三篇策划,今天的主角是 阿尔·帕西诺

不高的个子,强大的气场,眼神纯真而充满力量,表演技巧细腻而孕育着爆发力……《爱尔兰人》中,我们熟悉的“教父”阿尔·帕西诺回来了。

凭借着这部作品,帕西诺几乎揽下了颁奖季前哨站所有男配角奖项的提名。继《闻香识女人》之后,79岁的他能再度斩获一座小金人吗?

出生底层的街头小混混阿尔·帕西诺

原名阿尔弗雷多·詹姆斯·帕西诺,1940年出生在纽约市东哈莱姆的意大利移民聚集社区。

2岁的时候,父母离婚,父亲远赴加州工作,年幼的帕西诺和母亲搬到了布朗克斯区,和外公外婆一起居住。布朗克斯区曾是纽约著名的贫民区,治安混乱,犯罪率在全美国都数一数二。

童年的帕西诺

小时候,家里人常常带帕西诺去电影院,随后在探访父亲时,帕西诺就模仿电影情节和演员对白,以此讨得父亲的关注和认可

帕西诺后来出演不少经典黑帮片,其实他小时候就是个小帮派头目。帕西诺的邻居、后来成为《市政大厅》编剧的肯·利佩尔透露,帕西诺是他们小男孩帮派的头头,性格张扬,常常为了维护自己人而跟别的小帮派打架

他9岁开始吸烟喝酒,13岁接触大麻,不过幸好控制住了自己,没有进一步接触更重度的毒品。两个玩得最好的童年伙伴,因为没能控制住,分别在19岁和30岁因吸食毒品而死。

帕西诺与父亲

帕西诺在贫困和混乱中长大,但是并不缺少爱,母亲和外祖母十分关爱他。当然,他也从不缺少关注,他的鬼点子可多了。小小帕西诺曾假装失明,沿街向人寻求帮助,路人们都会给他点钱,惹得同伴们在远处窃笑

那时候他只是为了好玩,长大后,他凭借《闻香识女人》中的盲人角色拿下奥斯卡影帝——这一切仿佛是命运的安排。

小的时候,帕西诺就立志要成为一名棒球选手和演员。他通过试镜,被纽约著名的“表演艺术高中”录取。但由于母亲健康出现危机,家中经济拮据,16岁就辍学。

他来到艺术家聚集的格林尼治村,边打一些零工,边在“实验生活剧院”做幕后工作。被大名鼎鼎的“演员工作室”拒绝后,他进入HB工作室,师从奥斯卡影帝查尔斯·劳顿。在此期间,他仍然打着零工,常常失业,居无定所,有时睡在朋友家,有时睡在大街上、剧院里

22岁的时候,帕西诺一边为梦想挣扎,一边遭遇母亲和外祖父接连去世的噩运,人生到达最低谷。几十年之后,这仍是一段不忍回望的日子。“这会让人变得脆弱,”他说。“谈论这些事情真的很难。”

帕西诺与恩师李·斯特拉斯伯格

在HB工作室学习4年后,他再次申请演员工作室,这次他被录取了。在这里,他师从“方法派”表演大师李·斯特拉斯伯格,不仅演技上获得提升,演员工作室也为他未来的演艺生涯提供了绝好的资源和平台,为他成为“教父”铺就道路。

痴迷戏剧 情迷莎士比亚

在出演《教父》之前,阿尔·帕西诺已经拿过美国戏剧届最高荣誉托尼奖。时至今日,莎士比亚仍是他最爱聊的话题。

帕西诺表演莎剧《威尼斯商人》

阿尔·帕西诺的演艺生涯始于舞台。他说,表演对他来说是一种解放。他描述自己最初说出那些严肃戏剧台词时的感受:“我第一次觉得,我能说话了。角色们会说一些我永远不会说的话,一些我一直想说的话,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解放。表演解放了我,真的让我感觉很好。”

1967年,27岁的阿尔·帕西诺因在戏剧《觉醒与歌唱》中饰演的角色,获得了他人生中第一份稳定薪水——每周125美元

帕西诺表演戏剧《印第安纳人需要布朗克斯》

扮演与自己不同的角色,对于帕西诺来说,也是发现自我、认识自我的契机。他曾回忆起《印第安纳人需要布朗克斯》试镜过程:“当他们第一次邀请我去试镜的时候,他们想让我去演另一个人,一个比较温和的人。但最终,他们想让我演墨菲,因为墨菲是一个更麻烦、更有爆发力的角色。在表演这个角色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自己身上的一种爆发力,这是我之前不知道的。”

1968年,《印第安纳人需要布朗克斯》公演177场,因疯癫男孩墨菲的角色,帕西诺拿下欧比奖“外百老汇最佳男演员奖”,也在此期间结识了自己的经纪人马丁·布雷曼。

在随后长达半世纪的表演生涯中,帕西诺将这种“爆发力”打磨得愈加收放自如、炉火纯青,成为其表演的标志性风格。

1969年帕西诺首获托尼奖

1969年,帕西诺出演戏剧《老虎系领带吗?》首次登上百老汇的舞台。这部戏剧在公演39场后停止,不过帕西诺的表演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同年4月,他凭借这个角色一举拿下托尼奖。

1970年代初,帕西诺凭借两部《教父》名震好莱坞。但是红了之后,他发现名声并没有带来他想要的东西,还阻碍了他真正想做的事情。于是,他选择回归舞台,并于1977年拿下第二座托尼奖。

阿尔·帕西诺曾被问起能代表自己生活哲学的座右铭,他引用了某个高空行走艺术家的话,“生命只存在于钢丝上,其他时间都是等待。”

“舞台就是我的钢丝。”帕西诺说。

每当感到迷失焦虑的时候,帕西诺就会回到他的“钢丝”上。他的这种心灵疗法,被周围人戏谑为“莎士比亚疗法”。他会不定期地组织非公开朗读会,朗读他最喜欢的《哈姆雷特》《理查三世》《奥赛罗》等。

他还会提前给大学的戏剧系打电话,通知他们自己想去做戏剧朗读。他也会偷偷溜进校园,在一个空旷的土地上,拿着几本书,开始讲《哈姆雷特》,读对白,回答学生们的问题

另一边,帕西诺也不断试图通过电影,让更多的人感受莎士比亚。

《寻找理查三世》海报

1996年,阿尔·帕西诺首次担当电影导演,执导纪录片《寻找理查三世》,记录下他和其他演员们排演莎剧《理查三世》的整个过程。

后来,他在莎剧改编电影《威尼斯商人》中饰演夏洛克,大获成功。最近,他和《威尼斯商人》制片人再度联手,定下主演电影《李尔王》,再度挥洒他对莎士比亚的爱。

爱演处在疯癫边缘的麻烦角色

1975年《热天午后》

纵观阿尔·帕西诺塑造过的形形色色的人物,他特别喜欢演处在疯癫边缘的麻烦角色:《冲突》里给自己惹来一身麻烦的年轻警察,《热天午后》里想筹钱给同性恋人做变性手术而去抢银行的劫匪,《疤面煞星》中粗俗且暴躁易怒的古巴黑帮。

1992年《闻香识女人》

《至尊神探》里常常嘶吼到快破音的强悍头目,《闻香识女人》中游离于幻想和现实中的前越战士兵,《西蒙妮》因找不到完美人选而制造出虚拟偶像的玩火导演,《死亡医生》中激进疯狂的安乐死医生……以及《爱尔兰人》中张扬偏执、最终让自己葬送在亲信枪口下的工会黑帮头目。

这么来看,《教父》系列中的迈克尔,倒属于他塑造过的角色中较为沉稳内敛的

不过《教父》背后的故事,倒是很刺激。当年导演科波拉拿着《教父》剧本,给帕西诺打电话,让他演迈克尔一角。帕西诺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他脑子有病”。“为啥让我演?有那么多优秀的演员为啥找我来演这个角色?他是不是哪里想错了?”帕西诺回忆起当时的想法。

而出品方派拉蒙也对帕西诺非常不满意,认为他过于弱小,撑不起角色。直到开拍后,派拉蒙还几次想炒掉帕西诺。

《教父》导演科波拉、马龙·白兰度、阿尔·帕西诺

《教父》之前,帕西诺主要活跃在百老汇,拿得出手的电影作品只有一部《毒海鸳鸯》。他将运用在戏剧舞台上的表演方法带到电影中,坚持让自我与角色保有距离,坚持角色的塑造是一个“过程”。

但是这种“慢热”的角色塑造方式,一开始让派拉蒙认为他没有塑造角色的能力。“他们每天看着匆忙的人群,再看看我,就问‘这孩子在干什么?这孩子是谁?’每个人都认为我会被炒掉,包括白兰度——尽管他对我非常好。”帕西诺曾回忆当时的情形。

直到拍摄迈克尔枪杀警察的一场戏,他身体内的能量真正爆发出来了,才彻底说服了制片方,保住了角色。

两部《教父》的巨大成功让帕西诺人生攀上高峰,但是就像他最爱塑造的那种角色一样,他喜欢挑战、喜欢冒险,喜欢给自己找麻烦。

在亲朋好友的质疑声中,他接演《热天午后》中同性恋劫匪的角色——结果拿下奥斯卡提名。为了不让自己迷失于名利,他坚持去演戏剧——结果获得了人生又一座托尼奖杯

影坛纵横50年不说退休

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演艺生涯中,帕西诺塑造了一个个震撼人心的银幕形象,拿下一个奥斯卡影帝,并获得7个奥斯卡提名。

他是毋庸置疑的演技之神、影界传奇,但他的职业生涯并非一帆风顺。其中有两个明显的低谷,一个出现在上世纪80年代,一个出现在近十年

1983年《疤面煞星》

1983年,帕西诺出演了翻拍片《疤面煞星》,影片刚推出的时候毁誉参半,不过后来获得票房成功,如今随着时间流逝,也被证明是黑帮经典之一。

1985年,他主演的影片《革命》遭遇票房和口碑双重滑铁卢,事业跌落,帕西诺短暂息影4年,专注戏剧,直到1989年才以《午夜惊情》复出,饰演以酒精麻痹自我的受伤警察,获得金球奖提名。

《至尊神探》中夸张的造型

所谓“触底反弹”,经历1980年代低谷后,1990年代初期,帕西诺接连带来《至尊神探》《拜金一族》《教父3》《闻香识女人》等片,事业迎来第二个高潮,更凭《闻香识女人》首度拿下奥斯卡最佳男主角

而近十年来,他的事业似乎又陷入低谷。2010年《死亡医生》之后,除了两部他自导自演的《莎乐美》电影,没有一部真正具有分量的作品。2016年《渎职》和2017年《吊人游戏》时光网评分为5.5和5.4分,可以毫不留情地归入“烂片”行列。

2016年《渎职》

人生已迈入晚年的帕西诺,为何要接这些不能为他的人生履历添砖加瓦的作品?近期他被媒体问及此事时表示,“我想拍一些不是很好的电影,并试着让它们变得更好。这成为我的挑战。”同时也表示,最近他在努力控制自己,放下这种“拯救烂片”的冲动。

不过,称阿尔·帕西诺近十年事业“陷入低谷”,其实是一件过于苛责的事情。对于一个79岁的人来说,如今还能活跃在银幕上,坚持“永不退休”,这种精神已值得尊敬。

不是阿尔·帕西诺演得不好了,而是圈中没有那么多适合的角色给他演了。

新好莱坞“四大天王”中的其他三位都不外如此——四处饰演老爹、祖父的罗伯特·德尼罗,主要作品是《功夫熊猫》配音的达斯汀·霍夫曼,以及半退休的杰克·尼科尔森。

幸好,经历十年的曲折后,《爱尔兰人》终于来了,黄金好莱坞时代的旗手们重聚,再现老派黑帮片风采。

阿尔·帕西诺不高的个子,强大的气场,眼神纯真而充满力量,表演技巧细腻而饱含爆发力……这依旧是我们最熟悉的帕西诺,永远的“教父”。

时光网

独家对话阿尔·帕西诺

时光网:片中的减龄特效,有没有影响你的表演方式?

帕西诺:没有。这个技术很有争议,我也不是很明白,它确实有影响,也会继续产生影响,因为这是一种尝试,但很显然效果很好。

如果你要呈现非常巨大的年龄差,就必须要用特效,但观众知道那是你本人,只是年轻化了,所以……怎么说,所以它有点争议。

时光网:但是对叙事有帮助?

帕西诺:是的,只要对叙事有帮助就行。

时光网:和罗伯特·德尼罗再次聚首感觉如何?

帕西诺:对我来说很重要,当我得知罗伯特要制作这部电影,而且希望让我来饰演吉米·霍法时,你要知道这种机会并不是没有,但很难实现,它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但是罗伯特一心想要拍这部电影,所以他拉上了马丁,随后罗伯特和马丁斯科西斯再次找上我,我和他们坐在一起聊得很开心。但当时我还是觉得可能会泡汤,这片子花了整整十年才拍出来,所以终于开拍的时候,我们必须用那个减龄特效。

时光网:你饰演的吉米·霍法里面有一场戏,他因为要等的人迟迟不来而发飙,你在现实生活中会等一个人多久?

帕西诺:我觉得让人一直等你确实很没礼貌,我刚在录一档节目时也做了同样的事。霍法因为别人迟到而发火,我自己却迟到了,让他们一直等我,因为午餐上晚了。

当我到场的时候,发现两位演员,罗伯特·德尼罗也在里面,他们都坐在沙发上等我,所以我一边进门一边和他们开玩笑。但是要是我迟到太久,我会很不好意思。但是如果别人让我等,那得看让我等多久,他们在片中也谈论到这个问题。

阿尔·帕西诺哪些银幕角色,让你过目不忘?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