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夏邑乡村记忆(三)​跑反

乡村记忆系列之三

跑 反

杨朝卿

那是1948年秋天的一个下午,天空布满阴云,空气闷热。杨徐庄刚吃过午饭的人们在村头树阴下正纳凉,突然从西边跑来一群仓惶散乱的人们,高声喊着:快跑呀,国民党的队伍来啦!人们一时喊爹叫娘,慌作一团。有的回家带上妻子儿女;有的扛上家里仅有的一点粮食;有的手里牵着羊,怀里抱着鸡;还有的顾不上回家,牵上拴在门口的牲口一步一棍地赶着拼命地向村外逃去……小孩哭,大人叫,鸡鸣犬吠,声浪和着人群形成一股洪流向东涌去。慌乱中我没找着家人,被隔壁的一位婶子扯着手拉着夹在人流中……

出村后,人们回头一望,村西北的大官道上,车轮滚滚,骡马嘶鸣,荡起的尘土遮天蔽日——一支国民党的大部队席卷而来。人们吓得更加拼命地奔跑起来。一路上有跑掉鞋子的,有跑掉包裹的,还有的将粮食撒了一地。光身汉黑老拐牵着他那只心爱的小山羊(这是他惟一的家当),一拉一打挺,“咩咩”直叫,再也不走了。无奈,他下腰将它抱起来,一拐一拐地向前赶去……更急人的是,村西头大牛爷爷刚娶的儿媳妇,慌乱中不小心崴了脚,疼得她两手攥住脚脖直叫娘。大牛爷爷急得瞪着眼,儿子不在身边怎么办?万般无奈,老公公背上儿媳妇跑得欢……

太阳偏西时,我们跑到陈窑村西,前边的人还没进村,发现村里已住上了军队,立马折回头像水一样又向西北“流”去。我被婶子拉着又落在了后头。婶子的儿子是个哑巴,此时,他正赶着他家的一犋牲口拉着“托车”跑在我们前头。正在这当儿,打陈窑村里跑出来几个当兵的,一边“砰,砰”地鸣着枪,一边向哑巴追去。这时我听见婶子嘴里念叨着:老天爷,老地爷,菩萨奶奶保佑,千万别伤着我的孩子!……”待当兵的追上哑巴时,哑巴吓得“哇哇”直叫,一个大个子兵用枪托子向他砸去……婶子急忙跑去讲情:长官,他是个哑巴,请您高抬贵手饶了他吧……”我趁他们纠缠不休时,悄悄地一个人向西北方向跑去。

天黑下来,跑反的人们已无踪影。一轮半圆不圆的月亮不知啥时从云层里钻出来,月光洒向大地,大地一片寂静,从地下偶尔传来一两声蛐蛐短粗的鸣叫声,给空旷的夜晚增添几分恐怖……我顾不得害怕,一边跑,一边察看路径。等跑到一个叫“宋楼”的小村庄时,发现我们村跑反的群众都躲在这里。在一个叫“留住”的家里,我找到了父亲和家人。

后来听说,这次过的队伍是国民党的新五军。从这里走后,向东没多远就被解放军围歼在淮海战役里。

还有一次,不知过的啥部队,丢盔卸甲,军容不整,像饿狼一样,一入村,见能吃的就抢。全村人都跑光了,我从村北越过寨海子向北逃去。当时正值高粱扬花的季节,等我跑进一块高粱地时,发现高粱地里到处都是兵,他们头上别着树枝,一边向南快速行进,一边注意防空。

正在这时,几架飞机带着瘆人的怪叫俯冲下来,眼看都能擦着高粱穗。我吓得跑起来,碰得高粱秆儿“哗哗啦啦”乱动弹。那些当兵的厉声喝道:小鬼,别跑!正喊着,“哒哒哒……”飞机对着晃动的高粱扫起来,子弹“噗噗”地落在我眼前身后直冒烟。一个当兵的上去把我扑倒,用身子将我护住。等飞机过去后,他领着我到西北角一个叫“丁林”的一大片杨树林里找到了我父亲,原来村上跑反的人们都躲藏在这里。从这位当兵的口中得知,他们是新四军四支队,在追歼一股由淮海战役逃窜的国民党部队。

天黑下来后,村里不见动静。父亲带着我同乡亲们一道悄悄地溜回村里。进家一看,一片狼藉,凡是能吃的东西,全被他们抢光了!

后来听说,国民党的这支流窜部队没过巴清河,就被解放军全部俘获了。

作者简介杨朝卿,夏邑一高退休教师。河南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小说学会会员。出版《巴河烟雨》、《大河涛声》、《跨越命运的栅栏》、《杨朝卿文选·上下卷》等多部著作。

1、 夏邑乡村记忆之骆集乡历史文化探源 (一)

2、(二)

9、 (1~34)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