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解决乌俄矛盾 “诺曼底模式”峰会再启

当地时间2019年10月1日,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乌克兰问题三方联络小组(乌克兰、欧安组织、俄罗斯)在举行例行会谈,各方代表就政治解决乌东部冲突问题的“施泰因迈尔模式”达成一致意见。资料图片/视觉中国

峰会聚焦乌东停火、释放战俘、乌俄边境控制权、顿巴斯地区特殊地位等议题

时隔3年,聚焦乌克兰局势的“诺曼底模式”俄乌德法四国峰会再次回归。当地时间12月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将齐聚法国首都巴黎,共同为乌克兰局势寻求解决之道。

据法新社报道,除四方会谈外,四国还将举行系列双边会谈。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表示,若有必要将与每位出席峰会的领导人举行会谈;俄罗斯方面称,有计划举行俄乌两国领导人双边会谈;德国方面则表示,总理默克尔将分别与普京、泽连斯基举行双边会谈。

“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创立于2014年6月,法国当时借纪念诺曼底登陆70周年的机会,邀请俄罗斯、乌克兰、德国领导人在诺曼底就乌克兰局势进行了首次磋商。此后,四国也曾多次举行各层级磋商。但是,在2016年的德国峰会之后,由于各方在乌东问题上分歧始终难以弥合,四国再未举行类似峰会。

今年以来,乌克兰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上台,多次表示希望实现乌东停火,为解决俄乌问题打开了一扇门。俄罗斯也通过释放去年扣押的三艘乌克兰海军船只、延长与乌克兰的天然气合作等,发出了友好信号。再加上德国、法国两个主要欧洲国家的积极斡旋,“诺曼底模式”峰会终于再次得以召开。

峰会聚焦乌东停火、释放战俘等议题

乌克兰与俄罗斯的矛盾由来已久,在2014年的克里米亚危机之后,两国关系更是陷入冰点,西方国家重启了对俄制裁。2014年,乌克兰东部地区爆发了乌克兰政府军和民间武装间的大规模冲突。乌克兰和西方国家认为,这些民间武装得到了俄罗斯政府的支持,但俄罗斯方面予以否认。

经国际社会斡旋,乌克兰政府军和民间武装于2014年9月和2015年2月达成停火协议,确定了停火线。但此后,小规模交火事件仍时有发生。据路透社报道,联合国数据显示,在这场持续5年的冲突中,双方已有超过13000人丧生。

今年夏天,事情出现了转机。据新华社报道,今年10月1日,由俄罗斯、乌克兰及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组成的乌克兰问题三方联络小组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就乌东部顿巴斯地区按照“施泰因迈尔模式”举行选举、基于该地区特殊地位以及从冲突前线撤军等问题达成一致。10月29日、11月9日,乌东部冲突双方先后从冲突前线撤军。

“施泰因迈尔模式”是2015年时任外长的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提出的政治解决方案,主要涉及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包括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的特殊地位等问题。而这一点也是俄罗斯方面的主要诉求。

此外,今年9月初,俄乌首次交换了被扣押人员,双方各释放了35人。11月18日,俄罗斯将去年扣押的三艘乌克兰海军船只归还给乌克兰。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当天也向乌克兰石油天然气公司提议,双方可延长供气合同1年或签署新合同。这些都为“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的召开铺平了道路。

据法新社报道,泽连斯基11月底曾表示,他将在此次四国峰会上提出四个主要议题,一是交换战俘问题,二是乌东部顿巴斯停火问题,三是乌俄边境控制权问题,四是顿巴斯地区特殊地位问题。

泽连斯基:重启“诺曼底模式”峰会就是胜利

事实上,对于即将到来的峰会,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寄予厚望。据《基辅邮报》报道,6日晚,泽连斯基表示,他希望能带回“具体的结果”,希望德国和法国能够支持他们。

不过他也表示,能够重启“诺曼底模式”峰会就已经是一个“胜利”,“我们已经打破了3年的障碍,自2016年开始就没有对话,也就没有讨论停止战争的机会”,“我希望通过峰会表明一点,所有人都非常希望结束这场悲剧的战争”。

分析认为,对于泽连斯基而言,此次“诺曼底模式”峰会将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今年10月,在乌克兰同意“施泰因迈尔模式”后,乌克兰国内民众举行了大规模示威抗议,高呼“不要屈服”。

据基辅国际社会学研究所民调显示,泽连斯基的支持率从9月的73%跌至了11月的52%。但与此同时,仍有超过75%的乌克兰民众支持他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展开对话。

基辅智库新欧洲中心的研究员Alyona Hetmanchuk则认为,乌克兰和俄罗斯在经过多年的僵局后能够再次举行会谈“就是一个进步”。

■ 专家解读

德法为何积极斡旋俄乌冲突?

法国于2014年开创了“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欧洲自由电台称,对于即将到来的四国峰会,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或许是最希望取得突破的人,他们希望能够结束当前欧洲唯一的一场战争。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赵会荣认为,德国和法国积极斡旋俄乌冲突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俄乌冲突直接关系到欧洲大陆的安全。乌克兰位于欧洲东部的安全线上,持续的战争会带来难民、武器流散等诸多安全问题,而这些都和德法安全息息相关;二是西方因为俄乌冲突对俄罗斯采取的制裁,影响了欧洲和俄罗斯的关系,也损害了欧洲和俄罗斯的贸易联系等,尤其是德法和俄罗斯存在很多的贸易能源合作。

除德法积极斡旋外,乌克兰和俄罗斯国内情势的变化也是重要因素。

赵会荣指出,从乌克兰的角度而言,新总统泽连斯基在国内获得了超高支持,在议会中也获得了多数席位,这使得其政治地位已经稳固,可以大胆实施外交政策。另一方面,泽连斯基的外交政策与前任总统波罗申科不同,他希望通过对话、谈判解决与俄罗斯的冲突,而波罗申科对俄政策一直是对抗的。

从俄罗斯的角度而言,西方因为俄乌问题对其施加的制裁对俄罗斯的经济影响还是很大的,普京的支持率也面临下滑的危险。因此,俄方面也希望在俄乌问题上作出表态,从而让西方取消制裁。

俄乌冲突的本质是什么?

目前来看,“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的核心议题就是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冲突。但赵会荣认为,这场冲突的本质在于俄罗斯与西方世界的地缘政治之争。

赵会荣称,在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与西方关于后苏联地区未来的走向问题并没有解决。在西方看来,这些国家应该按照西方的制度和发展模式走,推进欧盟一体化;但在俄罗斯看来,这个地区是其特殊利益区,是其安全线,北约和欧盟是不能东扩到这儿的。然而,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家都已经申请加入北约和欧盟,这与俄罗斯的利益产生了直接冲突。

也因此,在泽连斯基上台并对俄罗斯释放友好态度后,俄罗斯也希望缓和和乌克兰之间的关系。赵会荣表示,俄罗斯希望乌克兰能够保持中立,至少不要加入北约和欧盟。对于西方,俄罗斯也希望明确一点,那就是欧盟、北约不能再东扩。

此次峰会能否取得突破性进展?

时隔3年再度举行“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许多人都对其寄予厚望,希望能够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实现乌克兰的持久和平。

赵会荣认为,此次峰会能够取得一些进展,但要实现突破是很困难的。由于俄乌德法都有缓和冲突的意愿,因此一些具体的事项预计能够取得进展,包括交换战俘、撤出大型武器以减少伤亡、将冲突线往后撤以及承认顿巴斯地区的特殊地位等。但是,这个问题想要靠一次会议就彻底解决是不大可能的,各方未来还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

新京报记者 谢莲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