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3万多斤稻谷卖了2个多月,粮款还没着落!欠条已过期限,该如何追债?

如今,搞虾稻共作的乡亲是越来越多,荆州市江陵县白马寺镇的陈师傅就是其中一位。今年他搞了三十多亩的虾稻种植,本来虾没赚到钱,他就想着把虾稻卖了,好歹挽回点损失。哪知,这谷卖了两个多月了,钱却还没到账,怎么回事呢?

荆州市江陵县白马寺镇谭巷村村民 陈功报:我也等着钱用,我跟农户给钱的期限已经超过两个月了,我是9月10号非要给别人的农田钱。”

说到钱的事,陈师傅就觉得窝火。今年,陈师傅流转了30亩地进行虾稻共作,由于行情不好虾没赚到钱。本指望将稻谷卖了,好将流转费给付了,但他没想到,这粮款却迟迟要不到。荆州市江陵县白马寺镇谭巷村村民 陈功报:因为我是用一千块一亩承租的农户的田,当然也有闲置的田,人家现在逼着找我要,确实把我逼得没办法,我也刚好只能用这笔钱给得出来。“

陈师傅说,九月份收虾稻的那天赶上天要下雨,他正发愁上哪去卖粮,同村人就帮他介绍了一个粮贩。看价格合适,陈师傅跟儿子一商量,就将虾稻全部卖给了这位粮食经纪人。总共是三万多斤粮食,付给我一万块钱,还欠两万三千七百二十七块钱,欠条是事后补打的。”

陈师傅父子俩跟粮食经纪人约定,剩下的两万三千多块钱在11月28日前付清。陈师傅本以为这是板上定钉的事了,哪知道直到现在,这两万多块钱仍旧不见踪影。

陈功报的儿子 陈中民:截止日期是11月28日,已经过期了,我现在这么担心是因为他差外债太多了,我们一个组里都差十几万 。

随后,陈师傅一打听才发现,该粮食经纪人除了在本村拖欠卖粮款,甚至在别的乡镇也有这样的情况,这个时候,陈师傅父子俩再也坐不住了。

陈功报的儿子 陈中民:每天给他打电话,他总是说下午给我送过来,一到下午了他说等一下,到了晚上七点钟他就把手机关机,你再给他打电话打不通了。

自己的粮款无着落,流转费又拿不出来,而卖粮款也没着落,如今陈师傅一家是两头为难。

荆州市江陵县白马寺镇谭巷村村民 陈功报:人家可以向我冒火,我没有话说,我面对的是十几家,他面对的只有我一家,我不找他,他可以跑掉,我在村里跑都跑不了。”

万般无奈之下,陈师傅找到记者,希望帮忙讨要粮款。在陈师傅的带领下,我们联系上了这位粮食经纪人。谁知一见到记者,他也倒起了苦水。 这位粮食经纪人说,自己将稻谷收上来之后,卖给了当地的一家烘干厂,直到今天,他也没拿到一分钱。

欠债人:谷价跌了,人家老板卖出去要亏,人家说你要谷可以来拖谷。”

粮食经纪人表明自己有不得已的苦衷,但记者也向他说明了陈师傅一家如今的处境。经过记者的再三调解,粮食经纪人答应尽快还款。

欠债人:我跟他达成协议了,星期五给钱他。”

荆州市江陵县白马寺镇谭巷村村民 陈功报:他刚跟我儿子承诺,星期五什么时间来了什么时间给钱,我欢迎这件事。”

经过记者的调解,陈师傅当天是放了心,可昨日记者再次联系了陈师傅,陈师傅却告诉记者粮贩并未向当初承诺的那样,将剩下的两万多块钱付给他。那这样一来,陈师傅一家该如何维权呢?律师建议陈师傅一家可以到粮贩住所地法院立案,胜诉后如果对方还不还钱,可以申请强制执行。

记者曹丽萍韩敏

编辑:黄小佳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