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婴

新闻特写 | 儿子被偷走的15年——“梅姨”案湖南郴州被拐儿童家庭专访

云峰一周岁照片

齐鲁网·闪电新闻12月7日讯 15年来,邓自和一直被两股持续的力量撕扯着,痛到已经麻木。

2004年8月23日,大儿子云峰被人贩子张维平从广州增城的出租屋内偷走,从此消失。妻子邓叔环因承受不住打击崩溃,刚出生的小儿子无人照顾,邓自和无心工作独自在外找寻儿子云峰。这个常年靠邓自和打工赚钱的家庭很快就支撑不住了。

找孩子和回老家,是邓自和必须面对的困境。

2012年秋天,两股撕扯的力量最终迫使邓自和作出了决定。湖南老家的两间泥巴房已成危房,三个孩子新开学要交学费,邓自和却拿不出一分钱,八年来他为了找云峰已经花光所有积蓄还欠债八万多。作为家里的顶梁柱,邓自和必须想办法让这三个孩子过上像样的生活。

邓自和回了郴州永兴县悦来镇老家,回归家庭的他猛然察觉到:八年的大海捞针只给他留下经常头痛的毛病,甚至会在梦中痛到叫着云峰的小名突然醒来。

峰仔丢了

“峰仔丢的时候”。

邓自和和邓叔环刚开口,都用这句话开头。

他们一家人清理记忆、计算时间、回想自己的生活,甚至计算自己另外三个孩子的年龄都是以“峰仔丢的时候”为零点和标尺。这是他们无法抹去记忆的一天。

2004年8月23日,邓叔环像往常一样,给在红海货场做搬运工的丈夫邓自和准备午饭。为了省伙食费,邓叔环每天除了照顾刚出生的小儿子正峰(化名)和不到两岁的云峰,还要在10点半做好饭菜,等丈夫11点准时回家开饭。

一盘红萝卜炒肉端上桌后,邓叔环喊坐在门口的云峰进屋,“峰仔来吃饭”。“等爸爸回来”,云峰吃着甘蔗,乖乖坐在板凳上等爸爸回家。

邓自和夫妇租住在广州增城区三江镇上围村一路,“很偏僻但很放心”。一是楼里邻居大多是邓自和在红海货场的同事,二是大家同是来广州打工的异乡人,邻里相处多了几分情分。楼房共三层,每层七、八个单间,邓自和夫妇住在一楼,每月租金80块。

邓叔环转身去洗青菜,云峰站了起来。等她炒完端回屋,云峰不见了。

邓叔环连喊几声“峰仔”,空荡荡的房屋没有回应。顶楼、菜地、隔壁超市都跑遍了,还是没找到云峰的身影。邓叔环心里发紧,她打电话给邓自和,“儿子不见了!”邓自和马上骑自行车回家,在家附近的路口拐角捡到云峰的一只拖鞋。邓自和意识到,云峰很可能被人“偷走”了。

夫妻俩马上打电话给沙庄街派出所报警,对面木工厂食堂的门卫告诉警察:“看到云峰和一个男人在楼梯口说话,男人住在二楼左拐第一间房。”

每天待在家的邓叔环见过这个男人。因为云峰长得可爱,邻居都喜欢逗他玩,这个刚搬来的中年单身汉也经常逗云峰。

“他给云峰买过一只甜筒,我跟他说过不喜欢陌生人给儿子买东西,他解释说给周围小孩都买了。”一次不愉快后,这个男人看到云峰还是会凑上前聊天。

夫妻俩和警察跑到二楼打开房门,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一张草席,一个桶,和几个烟头,甚至搜出的几张身份证也是造假的。

“看他不像正经人,天天打牌,但我们也没多想。”这个偷走云峰的男人叫什么,是哪里人,在哪里工作,没有人知道。

邓自和一家人的生活,在云峰丢后便不再完整,像是一条至今无法愈合的伤痕,嵌进他们的生命里。

大海捞针般寻找

踏上寻子之路的那一刻起,邓自和就没想过放弃。

2004年8月24日,云峰丢的第二天,邓自和坐大巴去了广州火车站。他希望人贩子坐火车把云峰送走,这样就能立马抓住人贩子,找到云峰。

“不敢离开火车站,怕一出去人贩子就带着我儿子跑了。”邓自和死守在火车站,只要有抱孩子的旅客经过就凑上前看。“饿了就泡杯方便面,没有住宾馆的钱,我就求火车站工作人员让我睡在候车室。”

火车站工作人员都同情邓自和,默许他每天发疯似地在候车室各个角落寻找。有一次,邓自和看到一个和云峰差不多大的孩子熟睡在女人怀中,他冲上前想看孩子一眼,女人指着他大骂,招来一群人围观,警察来了误会才被解开。

那个年代网络还不发达,邓自和花了400块找电视台和报纸发布寻人启事。云峰丢后的一个月,邓自和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对方说看过他发的寻人启事,还在福建三明市看到一个和云峰很像的孩子。邓自和立马从广州赶过去,到了以后却找不到人,他才意识到自己被人“耍”了。

像这样失望而归的经历还有很多。那几年只要看到找到孩子的消息,邓自和就立马赶过去。

2004年春节临近,邓叔环身体和精神状态越来越差,家里很长一段时间不开火,有时邻居会主动来家里帮忙照顾小儿子正峰。无法分身照顾家庭的邓自和,决定把妻儿送回湖南老家,自己一人继续寻找云峰,春节也是在找孩子中度过。

钱很快花光,邓自和不得不回货场继续工作。“我骑着自行车,在十多公里范围内转,太远了怕骑不回来。”春运期间货车营运量减少,邓自和每天可以有更多时间出去找孩子。

云峰依旧没有下落,新的问题接踵而至:2006年春天,邓叔环生小女儿大出血,经医院抢救后保住生命,早产的小女儿被放在保温箱,每天花费一千多。一年只工作四个月的邓自和没攒下多少存款,他回到湖南老家做挖煤工、开摩的,还是只凑到两千多。最后医院红十字会帮忙垫付了剩下的花销。

妻子和小女儿状态转好后,邓自和割舍不下对云峰的牵挂。2007年,邓自和经老乡介绍在珠海找了份打桩的工作。“建筑工地项目多,可以跑很多地方找孩子。”即便有次在工地干活摔伤了腿,邓自和还是坚持在那里工作,“工期是间歇性的,方便随时出去找。”

2012年,邓自和在电视上看到佛山警方通报六个小孩没人认领,他立马赶到佛山公安局辨认有没有云峰,等来的消息却是DNA血样未对比成功。警方劝邓自和这样四处盲目寻找没有用,如果公安局找到会打电话通知。

这个花了八年时间扎进人海未有一刻喘息的男人,把打工赚的大部分钱都花到找孩子上。老家的妻儿靠父母接济,随着三个孩子慢慢长大,贫穷快要压垮这个摇摇欲坠的家。

“实在生活不下去了,没办法了。”邓自和下定决心回老家,“只能先放弃,把家里条件搞好,赚够钱再去找。”

失望中等待

等来一连串令人失望的消息后, 2012年,邓自和在离老家10公里外的马田镇租了三间房,借钱置了几台机器,做起了米粉生意。

夫妻俩每天凌晨三点起床切粉,邓自和负责跑十几个村庄卖粉,邓叔环在家磨米浆。下午俩人把米浆制成米皮,晾干切好后再卖出去,晚上七点多两个人才休息。

邓自和夫妇凌晨三点起床切粉

日子虽苦,但也慢慢有了起色。2015年,家里的债务全部还清,还有了存款。

两年前的一个傍晚,邓叔环突然接到广州增城警方的电话,让他们夫妻俩去趟增城。邓叔环兴奋地心直跳,这是他们回到山村后第一次接到警方来信。

邓叔环想打电话给邓自和却又不敢,她怕在外面卖粉的丈夫知道后太激动,在山路上开三轮车不安全。没一会儿邓自和就回来了,他高兴地大喊:“儿子找到了!儿子找到了!”原来警方也联系了邓自和堂哥,邓自和很快就接到了堂哥的电话。

打算连夜赶过去的夫妻俩被亲戚劝住了,他们担心山路曲折弯绕夜间行车会有危险。夫妻俩一夜没合眼,一直在商量给云峰买什么、见到后该说什么。

第二天清晨五点多,邓自和夫妇把前一天做好的米粉全部倒掉,坐上了开往郴州的最早一班车。到郴州后,邓自和三哥开车载着邓自和夫妇、侄儿和嫂子,赶往一百公里之外的增城。

“一路开得好快,只要没有查车的地方就加速。”一行五人11点就到了增城,邓自和刚进派出所就问云峰在哪里,增城警方解释云峰还没找到,只是想让他们帮忙辨认人贩子张维平。

邓自和夫妇心里落了空。

邓叔环看着警方提供的五张照片,一眼就认出了当年偷走云峰的男人。“这些年我每天都强制自己记住那个人的模样,我恨死他了。”直到那一刻,邓自和夫妇才知道男人叫张维平,2006年3月已经在贵州落网。

2017年11月2日,张维平等人拐卖儿童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邓自和站在庭审现场,几次想冲破警戒线去打张维平,都被身边的警察拦下。

张维平在法庭供述,被拐卖的9个孩子中8个都被卖到广东省紫金县,云峰是其中之一。

孩子在紫金县,这让邓自和夫妇再次看到希望。

庭审结束当天,邓自和赶到紫金。他算着云峰应该读初中,在县中学门口守了好几天。在发回来的视频中,邓叔环发现一个推着自行车的男孩和小儿子正峰长得相像,她打电话让邓自和拍了照片,越看越觉得亲切。

邓自和也觉得像,他追上前问男孩的情况。男孩有点害羞,“自己是捡来的,上面还有几个姐姐”。希望更大了,他询问男孩愿不愿意和他做采血比对,男孩答应了。他们约定过了元旦就去公安局。

采血日期到了,警方找到男孩家里,男孩父母说“孩子是自己亲生的,不是买回来的。”邓自和不死心,又接连去了几次紫金,但每次去男孩都躲着他,不愿同他说话。

邓自和从那以后变得沉默。每周三赶集卖完粉的下午,他把自己泡在麻将馆,或者人多热闹的地方,从不让自己闲下来。

六口之家的期盼

“两个小酒窝、喜欢笑、懂事乖巧、讨人喜欢。”15年过去,小时候的云峰甚至模糊变成了一个个不能连续的片断,云峰1周岁照片里的模样,就像刻在了邓自和夫妇心里一样。他们会时常猜测,长大后的云峰会是什么样子。

高鼻梁、小嘴巴、眼睛细长,在林宇辉描绘的模拟画像里,云峰和弟弟正峰有着相似的长相特点。

小云峰1周岁照片和模拟画像(林宇辉绘制)

“我四个孩子都长得很像。”邓叔环上楼拿出相册,“看过画像的亲戚朋友都说,我的两个儿子都好帅气。”

今年,邓自和夫妇在株洲读大学的大女儿即将毕业,小儿子刚考上市重点高中,小女儿在县里最好的初中上学。为了给孩子们更好的生活环境,邓自和在老家悦来镇盖了一座新房子。

从马田镇开车下山,途经曲折弯绕的山路,迎面是坐落在几坐山坡上的村落。邓自和建造的新家在半山腰,西侧是政府拆迁留下的一片废墟,一间加盖在房顶的崭新水泥屋在周围老屋中那么显眼。

“怕云峰回来后和我们相处尴尬,想给他一个独立空间适应下。”邓自和担心在广东长大的云峰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也不同,他准备在云峰房间外的空地上,放一个能游泳和玩水的塑料充气泳池,水龙头已经安装好了。

湖南的冬天潮湿阴冷,邓自和专门找人用土棉做了一床棉被,套上崭新的黄色被套,放在云峰的床头。听说广东人爱喝汤,邓自和买来电炖锅放在厨房,至今还没有拆封。

邓自和还想在云峰回来后办60桌酒席,“请亲戚朋友都来庆祝,热闹热闹”。几十套裹着塑料膜的碗具摆在客厅中央,旁边还有个新案板,都是给酒席备用。

这个糙了半辈子的男人,一年来隔三差五回老家给云峰添置物件,只要他能想到的,全都备齐了。

邓自和夫妇为云峰准备的新碗具、棉被、炖锅、收纳篮

2019年11月13日,广东增城警方通报找回被人贩子张维平拐走的其中2名儿童,并组织家属认亲。同是“梅姨”案受害者的九个家庭早就结成“联盟”,认亲那天邓叔环接到其中一位孩子母亲的视频电话。

“孩子没有跟着回家,连照片都没让拍一张,养母说要赶回家做功课。”邓叔环听到以后心里难过又气愤,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孩子都不让拍照”,“我们才是孩子的真正父母,没有买孩子的市场,我们的孩子就不会丢。”

邓自和没想过孩子愿不愿意回来,他更想知道云峰的死活,和这十几年过得好不好。“云峰明年就18岁了,他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如果他想继续待在原来的家里,我尊重他的选择”,邓自和顿了顿,“但我也想让他知道,我们不是故意弄丢的他,我们一直都很想他。”

邓自和夫妇盘算着,明年大女儿毕业工作可以为家里分担,小儿子高考毕业后去上大学,如果云峰还没有消息,他们就去紫金县边打工边去找云峰。“我们俩生活什么样无所谓,再辛苦挺一挺就过去了。”

邓自和夫妇没有放弃,他们还在等待云峰的消息。

闪电新闻记者 张雨 王雷涛 湖南郴州报道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