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此人冒名考入黄埔军校,官至副总司令,还差点成为老蒋的侍卫长!

郑洞国,为国民党陆军中将。他的人生,却要比其他国民党中将,要传奇得多。

郑洞国是湖南石门人,为黄埔军校一期生。

不过,他进入黄埔军校却有一段戏剧性的故事。

1924年春,郑洞国在长沙商校学习,黄埔军校招生,不顾家人的劝阻,偕同学、同乡数人,前往广州应试。不巧的是,黄埔军校招生的报名期已过。

可又巧的是,湖南同乡黄鳌怕一次考不上,报了两个名,于是给了一个给郑洞国。郑洞国顶冒黄鳌之名考试,结果被录取。

入校后,郑洞国又巧与黄鳌分在第二队,出操点名时,队长一叫“黄鳌”,两人同时应答:“到!”引得同学们大笑。

这对郑洞国压力很大,于是他向队长如实报告事情经过,请求重新单独进行入学考试。但是,校方表示谅解,并让他把名字更正,于是“假黄鳌”成了郑洞国。

从这事儿来看,郑洞国可以说是极其幸运的。

毕业后,他先担任连党代表,后升至营党代表,后经中共推荐,担任营长,开始了带兵打仗的战斗生涯。

郑洞国入黄埔可谓巧之又巧。然而,他也有不幸事,并且也很巧。

1930年,郑洞国时任团长,率部参加中原大战。正当他在前线与敌军酣战时,妻子覃氏因患伤寒症,在武汉病故。半年后,他的父亲护送覃氏灵柩回石门老家安葬,不料在途中遇上土匪,被杀害。郑家一死,就是两人,且都是郑洞国最亲至爱的人。

他作战也有一些巧事。

1931年,郑洞国升任独立旅旅长,去鄂豫皖作战。不料对手竟是自己黄埔一期的同学徐向前。他几次作战,都被老同学打败,不得不自嘲说:“我去剿共,反被老同学打得落花流水,添了大笑话。”

与红军作战,郑洞国打不赢,但去与日军作战,他却能创造奇迹。

1933年,郑洞国率部参加长城抗战,南天门危急,他率部浴血奋战,转败为胜。

1937年,他率部固守保定城。不料,军长率部逃跑,丢下他一个师孤军奋战。城破后,他还在城中。巧的是,他与日军迎面相遇,还是成功脱敌,没有当俘虏。

1938年在台儿庄战役中,日军攻占滕县,川军王铭章部阵亡,无人能阻日军。郑洞国立即率部开抵运河南岸,占领阵地,结果日军恰巧到达北岸,准备渡河。郑洞国下令开炮,将日军阻止在对岸,迟迟不能过河,为台儿庄大捷立下大功。

不料战后,他的战功却被军长抢了。

郑洞国大为不满,军团司令官汤恩伯于是把他调到自己身边,担任高参,进行安抚。之后,调郑洞国任98军军长。

郑洞国会打仗,却与军长矛盾很深,似乎人际关系很糟糕。

其实不然。

他与军长关系不好,却与老军长徐同瑶和另一个师长杜聿明关系特好。

1938年,老军长徐同瑶奉命组建国军机械化部队,以杜聿明为副军长。杜聿明邀请郑洞国同去为副军长并兼第1师师长。郑洞国欣然而去。练兵之后,他与杜聿明率部参加昆仑关战役,再立战功,升任第11军军长。

1943年秋,郑洞国调任中国驻印军新1军军长。

郑洞国一无出国经历,二无外语基础,为什么选他去当军长?

原来,在中国驻印军内,美军顾问与中国官兵关系闹得很僵,选调郑洞国去当军长,一则维护中国的权益,二则协调与美军的关系。郑洞国虽然没出过国,却靠着自己灵活的人际术,巧妙地理顺了两者之间的关系,有史书称:“重庆军委会对于郑洞国在驻印军期间发挥的良好作用曾深表满意。”

郑洞国会处理关系,更会打仗。在对日大反攻中,他亲临前线,指挥作战,并出任史迪威的副手——副总指挥。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蒋介石见郑洞国“军政皆优”,电召他到重庆,当面要委任他担任侍从室侍卫长。

但是,郑洞国以自己的性情愚拙,不善内务事务为由,婉拒此事。随后,蒋介石亲自任命他为第三方面军副司令官。

全面内战爆发后,郑洞国又陷入了不会打仗的怪圈。

1946年2月,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官杜聿明生病要住院,特电请郑洞国去东北代理军务。郑洞国于是成为副司令官。可是,他在东北几年,历经杜聿明、陈诚、卫立煌三位长官,一直是副司令,都没有大作为。1948年2月,他奉卫立煌之命,负责将一些部队撤往长春,随后就长驻长春,被解放军活活包围,与10万大军一起成了瓮中之鳖。

解放军围城五个月后,10月14日锦州解放,长春马上成为东北孤城。消息传到长春,人人恐慌。第60军立即宣布起义,新7军将士也与解放军联系,准备倒戈。郑洞国突围不成,在亲信将领的劝说下,被迫同意放下武器,率部起义。

郑洞国起义虽然是被迫的,但是他起义后,一直受到中共的优待。之后,他积极学习,拥护党的政策,参加新中国建设,又当上了国防委员会委员、民革副主席等职。

1991年1月27日,郑洞国在北京病逝,葬入八宝山。

有趣的是,闻讯郑洞国去世,海峡彼岸的国民党也举行了追悼仪式。在上千名黄埔将领中,郑洞国是两个同时被两岸追悼的仅有将领中之一。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