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这一次夜战,日军挨八路军的打,却没人敢开一枪!

抗战时,日军华北派遣军第110师团驻在石家庄、保定一带,其一个大队驻防在河北省曲阳县城以北20公里的灵山镇。

日军大队长叫大江方若,是师团长饭沼守中将的得力干将。由于得到饭沼守的赏识,他从一个小队长竟然连连提拔为中队长、大队长。他尤其善于搞偷袭,是八路军的老对手。

严格地说,大江方若的老对手为晋察冀军区三分区2团团长萧思明。

两人多次较量、多次交手过。

1941年底,2团在萧思明的率领下转移到了灵山镇以北20多公里处的武家湾休整,准备过春节。

萧思明是老红军出身的战将,经验丰富。他越是节假日,警惕性越高,对大江方若的偷袭早有防范,要求官兵做到常备不懈,一旦有情况,拉得动,打得赢。

除夕之夜果然出事儿了。

当晚,3营11连在南山上的哨兵突然发现山坡下有几个黑影子晃悠。班长张志闻讯,下令全班隐蔽好。当黑影走近时,好家伙,全是日本鬼子,约有一个排,全部轻装。为了不发出响声,大冷的天,他们竟全都把鞋子脱掉,蹑手蹑脚。张志一声喊:“打!”就是一梭子弹,当场击毙鬼子小队长,然后与敌人展开肉搏。

日军见势不妙,丢下几具尸体,拔腿而逃。

天亮后,11连在打扫战场时发现敌人在阵地上留下一封信。信封上写着:“交郎家庄2团团部收”。

萧思明看了信后,对政委黄文明说: “敌人明知我团部驻在武家湾,却偏要写成郎家庄,是想麻痹我们,这个大江方若八成想趁着春节搞偷袭我们。”

黄政委说: “此事非同小可,要告诉部队,教育大家要提高警惕。”

随后,全团加强了岗哨。

正月初二晚上,武家湾灯火通明,部队与老乡们举行联欢会。突然,萧思明接到报告,说灵山镇的日军已出动了,去向不明。

晚11点多钟,2营报告: “由定县增援的日军20余辆汽车于夜间11点抵达灵山驸近。”

萧思明根据大江方若以往的偷袭特点,判断日军很可能不会正面攻击,偷袭的时间很可能选择在凌晨3、4点钟。为此,下令全团在3点钟前吃饭完毕,并完成战斗准备。

果然,3点钟时,1营长吴生荣报告,大江方若指挥着两个大队行动诡秘,避开大道和村口,兵分两路悄悄地向武家湾袭来,现在到了中佐村。萧思明马上下令1营准备投入战斗,2营派一个班掩护县委、县政府转移。

然后,他部署反偷袭的作战,对2营长面授机宜:“你让5连乘天黑摸上山去,用刺刀狠狠地刺他们。不要打枪!”

“为什么不打枪?”2营长问。

“你不打枪,他们就不敢打枪!”萧思明说,“鬼子兵很机械,这次因为是偷袭,没有上司的命令,他们肯定不敢开枪。”

5连是个能打硬仗的连队,能攻善守,敢于刺刀见红。在反“扫荡”中,不管什么强敌,都能克敌制胜。连长张福宗是个红军,立即带着全连摸上了山头。仔细一看,山头山坡爬满了日军,一个个伏在那里不敢动弹,唯恐暴露目标。5连猛扑过去,像老鹰抓小鸡似地,用刺刀狠狠地刺击鬼子。

鬼子被刺中了,咧嘴咬牙,不敢发声,更不敢开枪。

可是,他们不甘心吃这个哑巴亏,于是与5连展开肉搏战。

于是,两军在山上你来我往,刀与刀撞击,发出的寒光。日军不敢开枪,就完全没有了优势,5连也不开枪,与他们拼杀。这一场恶战持续两个多小时,日军伤亡惨重,死伤200多人,终于逃下了山。

天亮后,大江方若终于下令发起了攻击,鬼子兵气势汹汹地从四面八方合围上来。可是,当他们汇集到光光的山头上时,不见一人,才知上当。

正当大江方若犹豫不定之际,“轰——”一颗迫击炮弹飞过来,在他身边爆炸。大江方若被一块弹片击中倒地,血流如注,话没说出来就毙命了。

原来,这是萧思明亲自指挥,1营打出的迫击炮。

日军见大江方若被炸死,再也无心再战,立即抬着他的尸体撤离。

事后,日军饭沼守中将听说日军偷袭武家湾,一夜没放一枪,伤亡200多人,大骂:“大江方若真是蠢蛋,被八路击毙,活该!”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