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为了出门约顿饭,广州人可不怕九九八十一难

广州的独特气质,你要尝一尝才知。/ 图虫创意

若是问我,广州有什么特别的,很难用一两句话说明白。但我知道,广州生活气,终究是不一样。

若是问我,广州有什么特别的,很难用一两句话说明白。但我知道,广州生活气,终究是不一样。

文/唐召南

要问起中国哪个城市的地铁客流最大,那必须是北京和上海。

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北京的轨道交通全年累计完成客运量38.5亿人次,上海完成37.1亿人次,广州完成30.3亿人次。

可要问起哪里地铁最挤最难上下,我只跟你说个鬼故事:你坐过广州的三号线吗?

自媒体人毛利小张说,“我一直以为全世界最拥挤、最反人类、最应当躲避高峰的地铁在北京,直到我开始乘坐广州三号线上班”。

广州地铁一换乘电梯 / 图虫创意

在广州,对于早高峰和晚高峰,有没有私家车都是无解。有车,堵车。没车,堵地铁,堵三趟起步。

常驻三号线居住和上班的工薪族是应该是广州最瘦的群体了,每日都出入全国最高性价比的物理减肥会所。

如果你只是一般人,从番禺市桥出发,想要在汉溪长隆换乘七号线。那恭喜你,估计到了珠江新城,你就能成功从三号线下来了。

再坚硬的空气刘海,再干净的白鞋,只要经历了三号线的洗礼,都能压塌、踩脏。指不定再钢铁的直男直女,哪一天都能被挤弯。

广州三号线到底能有多挤?

三号线的拥挤,有实打实的“硬核”数据。

广州各条地铁之中,三号线占据了全网客流的四分之一。今年上半年,广州地铁日均客运量868.8万人次,三号线(含北延段)日均客流量210.6万人次,是唯一日均超200万的线路。

这种拥挤,或许离不开列车本身的设计。

广州地铁3号线在体育西路分开了岔道。

搭乘过早高峰三号线的朋友,都感受过当三号线开动之后,一直在停车、发动、停车、发动……接着就听到:“各位乘客,现在是临时停车,列车设备正常,请勿触动列车设备。”

这是因为三号线设计的时候,小编组高密度的思想开始盛行。三号线就使用了6节B型车的编组,运力仅为一、二号线6节A型编组的72.6%。

除此之外,城市布局也加剧了三号线的拥堵。

2000年,番禺撤市设区,形成了华南板块众多楼盘和住宅的格局。因为那时番禺楼价便宜,原来在广州老城区居住的众多市民也陆续迁入番禺,不少外来人口也选择了番禺作为安家的地方,成为三号线(客村至番禺)巨额人流的原因之一。

在番禺遥望小蛮腰。/ 图虫创意

当2005年广州地铁三号线开通运营首段(广州东站至客村)的时候,还没有这么“死亡”。

但随着2005年珠江新城的地标性建筑开始投入使用,珠江新城一带成为广州最核心的CBD,吸引了众多知名企业的入驻。

2010年小蛮腰正式对外开放和2011年集中零售、餐饮、娱乐、艺术与文化于一体的花城汇的开幕,让这弹丸之地成为客流最大的站点之一。

直到最后,三号线全线串起了贯穿广州CBD、旅游景区(珠江新城、汉溪长隆)、文教区(石牌桥)、住宅区(番禺、白云和客村)和各大交通枢纽(广州南、广州东、白云机场)。

一条线解决所有吃穿住行,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好不容易挤上3号线,发现只有眼珠子能动。/ 图虫创意

毛利小张在《和广州三号线斗争》中,记录了自己19年7月下旬在大石站挤三号线上班的经历:

“7:20出门,挤扁,没有空间留给手机,拿起来也不能打字。7:12出门,手机被挤到眼镜上面,空间不足,全程歪着身体站立。”

好简单的中国话,好真实的心酸。

京沪越到周末心越宅

广州越到周末心越浪

不仅早晚高峰,周末的广州地铁也继续演你。

刚过去的11月24日周日,微博博主地铁客流及运输研究阿牛收集的数据显示,广州地铁客流932万,远高于上海774万,北京723.86万。

据界面新闻记者的梳理,广州的常住人口和地铁里程均少于北京和上海,若只看工作日的情况,广州地铁客流低于北京上海属于正常现象。

可一到周末和节假日,京沪客流量明显下降。而近几年,广州地铁的客流比工作日还膨胀,甚至超过了京沪。

广州人热衷挤地铁,连周末都不放过?/ 界面

今年7月份,广州市交通规划研究院陈建均发表了一篇论文,对广州地铁197个地铁站,在2018年6月11日-24日的地铁票务数据进行了详细研究分析。

研究发现,广州地铁主城核心区周末客流下降,但客流仍占全网55%以上,轨道运作仍处于较繁忙状态;外围区客流涨幅明显,客流活跃程度明显上升。

花都、增城、南沙、番禺,佛山市、东莞市等区域周末客流大幅增长,都和广州大都市圈的建设息息相关。大都市圈便捷的铁路交通,极大拉进了和周边地区的距离。

虽然很挤,但能阻挡出门浪的决心吗?半点都不能。

在广州,重阳节也可以出门贺一贺。/ 图虫创意

周末的时候,周边城市的居游客无论男女老幼,广州都能给你安排上。先喝个早茶,然后带小孩的就去汉溪长隆,带老人就去沙面。爱吹空调就去花城汇和体育西,不吹空调就去上下九和小蛮腰。

社畜本畜,宁愿工作日爆肝加班,到了周末也要做最靓丽的都市丽人。

在顺德人都还没搞懂顺德究竟有什么好吃好玩的时候,广州人已经组团“入侵”。周末从广州南去顺德站的城轨上,比得上2/3个三号线。

不就是区区双皮奶炒牛奶捞鱼生桑拿鱼烧鹅毋米粥猪杂粥煲仔饭嘛!

别看早茶点心每份量不多,周末地铁这么挤有它一个锅。

当上班族疲于在北京和河北之间日夜奔波的时候,当杭州、南京、昆山都争着做上海后花园的时候,广州说不定正忙着搞好城市之间的团建。

当然,这也可能只是因为大家伙都在帝都被吹得头掉,在魔都穿上棉毛裤的时候,妖都的朋友们仍然穿个短袖就能出门造作。

毕竟你妖都还是你妖都。

光我自己玩这么够?

我还要把所有人带得爱玩

如果你有一个广东的舍友,每到周五,他肯定会问:“周末我们去哪里玩呀?”

如果你有一个广东的同事,每到周一,他肯定会问:“你周末去了哪里玩呀?”

广州这种爱吃爱玩的感染力,放在近现代名人大家身上,也只会换来一句“这谁顶得住啊”。

据《广州舌华录》统计,鲁迅在广州只待了254天,下馆子的次数却达到了43次。隔三差五,就与妻子许广平、朋友许寿裳一同出门下馆子。以刚来的几个月尤其集中:

起初他在中山大学任职,授四门课,每门课讲三个多小时。

但翻开他在这段时间的日记,授课和演讲的内容只有寥寥几笔,每天到哪里吃,倒是记得一清二楚:

陈记茶楼的猪红粥,美利权的冰激凌,安乐园的雪糕、太平馆的烧乳鸽,陶陶居的茶点,美洲饭店的夜膳……

怕不是吃才是主业,任教只是一门兴趣。

广州上下九步行街 / 图虫创意

郭沫若前前后后也来了广州11次,泮溪、南园、北园,有名的酒家一个都没有落下,都留有诗作传世。

许多来自五湖四海的近现代大家,像是郁达夫、郭沫若、鲁迅,他们一开始来到广州,大多是抱着一种革命的心态来的。

但来了广州之后,他们很快融入了广州的生活。没有文化不适,也没有思乡心切。

广州的包容性除了体现在“俩翅膀的除了飞机不吃,四条腿的除了桌子不吃”之外,大概还体现在此吧:万物皆伴随着吃喝解决。

他们约在饭馆里、茶楼上、酒楼间谈革命,聊任务都,很自然地把革命的任务跟广州的饮食生活融合在一起。

这种吃喝玩乐不仅仅是一顿饭或去哪玩,不仅仅是考虑什么好吃、什么好玩,它联通了一种独特的生活习惯和自由的精神感受,它成为广州一种古老而恒久的沟通方式。

白云山上极限项目 / 图虫创意

广州的爱玩,也不单单是自娱自乐,还玩出了现在不可小觑的游戏产业和旅游经济。

2017年,广州市游戏产业营业收入达482.2亿元,占全省游戏产业营业总收入的28.9%,在全国主要城市中位居第二。

作为一个天然旅游资源并不出色的城市,2018年广州市共接待游客2.23亿人次,全市旅游总收入达到4008.19亿元,超过苏杭和成都,比深圳的2倍还多。

入境游客中的外国人更是达到340.13万人、旅游外汇收入达到64.82亿美元,广州都仅次于上海,居全国第二。

在这里,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宵夜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行,那就两顿。/ 图虫创意

“我爱这个城市。的确这个城市是可爱的,甚至在这个时候它还是十分可爱。”巴金在因广州沦陷被迫离开时,他写下了《广州的最后一夜》。

1938年3月,抗日战争如火如荼,巴金来到广州。被侵占前夕的广州,整座城市弥漫着被日军轰炸的恐怖。

使他感触最深的是,市民们会用日常生活的吃喝玩乐,去抵抗这抗日持久的灾难和恐惧。

空袭警报和轰炸恐吓侵占了人们白天的生活。可每每到了晚上,大家却能像往常一样去“大三元”酒楼吃饭,若无其事地说说笑笑,十分愉快。

珠江夜游也是广州的经典旅游项目。/ 图虫创意

当月光铺在珠江水面,长堤上又一次摆满了小贩的担子,两次轰炸后,夜市依然像平时那样热闹。

就比如现在的我,又经历了工作围城的一天,下班之后,还是想和朋友在大排档吃个宵夜,增加点生活的触感。

若是问我,广州有什么特别的,很难用一两句话说明白。但我知道,广州生活气,终究是不一样。

《广州地铁3号线地铁车辆》[J].陶功安,袁立祥,马喜成.机车电传动,2006(04):53-59.

《地铁对广州市商品住宅的空间影响研究》[J].黄慧明.现代城市研究,2001(04):33-36.

《人从众?被挤爆的广州地铁“网红”三号线变!》.广州日报.2019-08-12

《为何一到周末,广州地铁客流就反超京沪?》.界面新闻.唐俊

《从三号线“地狱式”折磨来看广州规划的败笔》.广州PLUS.2016-11-14

《平凡抵抗vol.02::和广州三号线斗争》.公众号疲浪主义.毛利小张.2019-08-04

《广州的最后一晚》.《巴金全集》.

《广州舌华录》.

《鲁迅、巴金、高晓松为何集体爱广州?》.乌桐.公众号“蒲荔子” .2019-05-14

《去一座城,为了味蕾的乡愁 》.企鹅号小丸子狂野.2019-08-26

《广州游戏产业营收全国前二》.广州日报.2018-12-02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