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厦青调查 | 这辆出没在沙坡尾街头的Han City咖啡车,载着他4年的故事

我们从在沙坡尾混迹已久、身兼艺术西区编辑的沙坡尾小街霸张淘气的视角出发,聚焦观察不限领域、留驻于沙坡尾乃至在厦青年的日常,记录小岛青年在生活层面上的真实气息、多样化方式和年轻态度。

01

随喜的分享

当你在沙坡尾街头见到做手冲咖啡的汉城时,与随性亲和的他聊一聊天,你才会真正发现:原来生活和理想,其实只有一线距离。

汉城的身份非常多样化,除了文稿作者,他还是位架子鼓手、摄影师。但他最被人熟知的身份,还是手冲咖啡师,最具标志性的就是他溜车时身上系着的牛仔布围裙,以及写着“Han City”字样的流动咖啡车。

正在挑选豆子的汉城

他讲话的语速有些慢,但言语之间透着愉悦和真诚,站在小车旁边制作咖啡时,眼神格外专注有神,整个人都散发着熠熠光彩。曾经有朋友评价他:“你跟他在一起,永远是没有负能量的。

他的这辆流动咖啡车已经骑了4年之久,出摊地点多在民族路附近的公园里,或是演武大桥栈道沿路的海边。与他一同出现的,可能会有几个玩音乐的小伙子,随手抱着把吉他在旁弹唱,而他就在自己的小车上做手冲,馥郁芬芳的咖啡香气伴随着美妙的旋律一同散播而出,好不惬意。

咖啡车的出摊时间或长或短,汉城每天都会备好一桶用于制作咖啡的专用水,大约是20杯的用量,等这桶水用光了就算卖完了。卖完咖啡,汉城有时会直接收摊,有时会和几位熟识的好友停留在原地聊天,欣赏天边渐落的绚烂夕阳。

问他为什么要做咖啡车,他会回答:因为想做有温度的咖啡,把心头之爱分享给新朋旧友。

4年以来,汉城在沙坡尾街头“引车卖浆”的故事,吸引了海峡导报、秘密厦门等数家媒体和平台来采访报道,而他也一度被人称为“沙坡尾网红”“网红咖啡小哥”。

但与某些顶着噱头的网红不同,他做咖啡车的目的是鲜少一见的纯粹——最初做咖啡车时,汉城甚至没有定价,即使是有人用以物易物的形式向他交换咖啡,他也非常乐意。

“随喜”在佛教用语中的意思是见人做善事而乐意参加,如果用拆词解字的方式来理解,就是随着自己的喜好做事。汉城最初贩售咖啡时,定价十分随意,甚至有时都不收钱,朋友们说他做生意太厚道,他也没觉得这样不妥,直到一些同业人向他反馈意见,他才开始定价。

或许是性格使然,又或机缘巧合,这一来二去,咖啡车就拥有了一群忠实顾客,有的人是慕名而来,有的人是偶然路过,有的人则是因为同在沙坡尾混迹,日子一长便与他相识。

02

街头、咖啡、新朋旧友

汉城曾对朋友说:“我冲咖啡的时候可能会怠慢你们,因为那个时间,我的眼里只有咖啡。

真正要追溯这份专注而长久的喜爱,还要从2012年说起。大一的时候,他认识了一家咖啡馆的老板,在精品咖啡这一行业刚于厦门兴起的那个时间,初步接触到了手冲这一制作形式,并尝试着学习,自此一发不可收拾,见到各处的咖啡厅都会进去买一杯尝尝。

大二时,学习航海工程专业的他去到了世界各地,了解到一种名为Wheelys咖啡车的流动贩售形式。大学毕业后他在一家影棚工作,在年轻人都会遭遇的迷茫时期,他想起了这种流动贩售的咖啡车,一时兴起,便自费打造了一辆属于自己的咖啡车。

“那时候,我只是想让自己忙起来。汉城这样笑说。

2017年,他来到沙坡尾这一带,在大学路、民族路的街道上贩售咖啡,并结识了一些至今仍然十分要好的朋友,有些是本地居民,有些是沙坡尾沿路的店铺老板。朋友们三不五时地来他这里喝咖啡,有些店主还会在喝过他的咖啡后请他吃饭,来往相处之间随性自然、亲切和蔼。

他们是沙坡尾文艺青年社群早期的一批人,各式各样的青年群体因为不同的兴趣爱好而联系在一起。汉城身边也聚集了一帮爱好音乐或咖啡的人。许多青年都曾出现在那辆涂满色彩的小车边,或是手捧一杯汉城做的咖啡漫无目的地谈天,或是随手拿起一把吉他弹唱,场景氛围轻松自在。

这群处于“同一频道”的人,以彼此最真实的一面相互熟识起来,在汉城贩售咖啡的街头场景中来来去去,有的如同灵光乍现般出现又离开,有的则一直活跃到现在。即使有人在此后去到别的城市,都会常常回到这片街区、找到汉城,喝上一杯他用心冲煮的手冲咖啡。

朋友画笔下的汉城和Han City咖啡车

朋友们在朋友圈中提到的汉城

2017年,汉城参加了WBC世界咖啡师大赛厦门站的活动,拉着咖啡车正式进入大众视野之中,许多同业人士、咖啡爱好者都认识了他和他的咖啡车,多家媒体平台也先后对他进行采访报道。

不少咖啡爱好者或是对他好奇的人慕名而来,有厦门本地的制糖师,有在上海做生意的老板,甚至有一对在珠海读书偷偷翘课而来的小情侣,为了找他花费了两三天的时间。各路人士不断加入汉城的朋友之列,新朋旧友齐聚之时汉城总是格外高兴,因为彼此之间侃侃而谈时,咖啡车旁的氛围有种独到的快活惬意。

03

风浪不平时

汉城不是没有遭遇过困难时期,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两段经历,让他在更加享受咖啡意趣之外,又有了新的成长。

第一段经历是在最初打造完这辆咖啡车后,他开始摸索如何溜车、贩售,这对无甚经验的他来说,是一种新鲜感十足的体验。虽然很新鲜,但时机不巧,2015年的夏天台风多发,肆虐飘摇的风雨天气让他无法常常出外溜车。

那时候,他还在影棚工作,造价不菲的咖啡车已经耗费了他不少财力、心力,生活一时间变得紧巴巴的,可以说是“数着钱过日子”。等到台风多发期终于过去,他骑着咖啡车上街,在厦门各个不同的点位尝试贩售,摸索着流动贩售的最佳方式。

刚开始溜车,他会担心室外阳光热度影响豆子的风味变化,害怕大风影响从手冲壶中倾下的水流,还会被城管从街边驱赶。好在实践次数多了,他慢慢摸索到一些解决办法,才正式开始了他的咖啡车“流浪”之旅。

来到咖啡车边上的顾客多是好奇,并非真正的咖啡爱好者,他尝试着通过分享的方式,引导一些对咖啡有兴趣的顾客入门,帮助他们找到自己喜欢的口味。这一举措符合他最初的设想:降低精品咖啡的门槛,把自己所爱的事物分享给他人。

这些被他引导入门的人其中,不乏有他来到沙坡尾之后认识的朋友。2016年开始,他的溜车地点多在沙坡尾这个街区,到2017年9月金砖期间,已经辞职多时的他有4个多月的时间无法出外溜车,只能去参加一些朋友介绍的商业活动维持生活,这是让他印象深刻的第二段经历。

“参加一场活动,我一天要出300杯咖啡,这种重复性极高的动作,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工作机器。那一阵子虽然赚到了钱,但他也倍感疲乏劳累,他不得不在11月时暂时歇业,重新开始思考自己对咖啡的喜爱,是否还像当初那样纯粹。

“这几年之间,我看到沙坡尾多数手艺人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更新迭代非常之快。部分朋友的离开让我觉得有些失落,11月份我有大半个月时间都待在出租屋中不出门调整心态,那时候我最害怕的,就是朋友问我‘你今天怎么不出车’。

经过这与自己较劲的大半个月时间,汉城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这种重复机械性动作的感觉,也不喜欢因为忙于制作咖啡而忽略了与来到小车边上的朋友交谈。直到后来,他重新开始溜车,每天只卖20杯左右的咖啡,桶里的水用光了就不卖了,可以收摊或是跟朋友在街头继续聊天、玩音乐、看夕阳。

很多人慕名而来成为他的新朋友,这也是他重新溜车的动力之一。同时,他还想继续把自己所爱、精心制作的手冲咖啡分享给所有朋友们,咖啡成为汉城寄托心意的别样载体,更是他们彼此之间维系友情的纽带之一。

04

生活与理想的界限

爱因斯坦曾在普朗克60岁的生日会上说:“我同意叔本华所说的,把人们引向艺术和科学的最强烈的动机之一,是要逃避日常生活中令人厌恶的粗俗和使人绝望的沉闷,是要摆脱人们自己反复无常的欲望的桎梏。”

汉城早已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现在的他每天迎着清晨的日光早起写写稿子,午后不那么热的时分溜出咖啡车,在视野开阔、风景极好之处贩售自己的手冲咖啡,在朋友圈发布许多自己拍摄的风景,有蔚蓝至极的天色,也有海边绚烂的日落。

在他这里,生活与理想似乎已经没有了界限,在数个平凡日子里满足于自己的咖啡意趣,这种状态让人艳羡。毕竟,成为一位自由职业者需要极大的勇气,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轻易摆脱欲望的桎梏,让自己在与自己喜好的事物打交道时,还能不抱太多杂念,维持最初的纯粹。

赤子之心不外如此,汉城将会继续骑着他的咖啡车,在沙坡尾街头混迹,时不时出没在海滨足球公园、演武大桥栈道、沙坡尾市集等地。

未来,他或许会开一家小小的工作室,来到此处的人,都能手捧一杯他精心制作的手冲咖啡,迎着窗外洒进的和煦阳光,捕捉到彼此漫谈中的琐碎灵犀。

西区粉丝征集

厦门青年调查

★ 你是否对哪些在艺文领域活跃的厦门青年感兴趣?或者想了解沙坡尾哪家店铺老板的陈年往事?

★ 无论是潮人还是大佬,我们愿意去搜寻各种各样的故事,将它诉予你听。我们希望发现更多的歌与故事,如果你有新鲜有趣的想法,欢迎到后台留言。

厦青调查专栏接受人物类文章有偿投稿,投稿邮箱:rosenz1997@foxmail.com

艺术西区 | 原创发布

----------------

编辑 | 林鹿森

配图来自汉城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