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讲述】(一)生命之美——医学生的职业选择

编者按

从本期栏目开始,公众号推出【讲述】系列文章。我们将以讲故事的形式,对医院里的医生、医学生、患者、患者家属等进行访谈,让他们分享自己与医院和医生相关的经历和感动瞬间。

人生在世经常面临选择,而人生中最艰难的也是选择。这一期,我们以“选择”为主题,对刚刚步入临床见习阶段的医学生进行了访谈。让我们一同来看看医学生的职业选择吧。

Q

为什么会选择学医呢?

当初学医的理由其实很简单,一是因为家里没有一个真正的医生,二是因为不想再学物理、化学这些烧脑的学科,再加上各种影视剧、文学作品对医生的刻画,让这个职业显得如此神秘和神圣,于是在家人的再三阻挠之下还是选择了学医。

后来又仔细回想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选择,我觉得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的眼界过于狭隘,中学时代专心学习书本上的知识,对社会缺乏了解,不知道世界上原来有那么多种职业,对于志愿填报书上诸如“自动化”、“工程造价”之类看不懂的专业都选择略过。但即使知道了这个世界的丰富多彩,仍然觉得学医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我不喜欢那种迷茫、找不到方向的感觉,而学医会让我感到强烈的意义感,在感到困难的时候,想想以后面对的是人类的生命,便能坚持下去了。

Q

有没有过想要放弃的时候?

有啊。在期末季抱着厚重的课本熬夜喝咖啡复习的时候,在其他专业的同学已经放假而我们还在考试的时候,在儿时玩伴都开始找实习、拿工资而我还需要长期啃老的时候,在看到媒体报道各种伤医事件、医生猝死新闻的时候,总有某个时刻让你感到担忧甚至绝望。

但是呢,世界上有那么多种职业,只有各行各业的人各司其职才能让社会高效地运转,而医生又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总有人需要来承担起这份责任。既然我选择了学医,而且也喜欢这个专业,那更不应该轻易逃避。

Q

有没有一些印象十分深刻的经历想要和大家分享呢?

医学生的课程十分繁重,大一学习通识课程、大二学习医学基础课,直到大三快要结束时才开始学习人体解剖。那时,我们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以后面对的会是什么,才开始对自己的身份产生强烈的认同感。第一次用刀从颈部划到后背时的胆战心惊、亲手分离出正中神经时的喜悦,都会是永生难忘的。

大部分人都会对自己见习的第一个科室印象深刻,我第一个见习的是儿科,而且很快便进到了NICU(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在那里,我看到刚过28周的早产儿安静地躺在恒温箱里,身上缠绕着各种线和管子,他们本应该在子宫的保护下再安稳地发育两个月,接受脐带运送的血液和营养,但现在,他们只能用还不够成熟的肺用力地呼吸每一口氧气,努力地活下去。也是在那里,我第一次亲眼见证了死亡,一个11月大的宝宝,因亲人喂食哈密瓜呛咳、窒息,CPR 2.5小时,在ICU靠药物和呼吸机维持了一天,最后还是没有救过来,看着心电图一点一点变为直线,第一次体会到生命的脆弱和无可奈何。

除了解剖之外,所有医学生都会经历的一次洗礼应该就是见证分娩了吧。换上刷手衣、戴上口罩和帽子之后,我们进入了产房。护士不时报告宫颈扩张的程度,从三厘米到五厘米再到十厘米,最后终于可以看见宝宝的头发了,产妇每使一次劲,宝宝的头就出来一点,而在间歇的时候,又缩回去一点,每次往外三步又退回去两步,无比焦灼。在医生和助产士的帮助下,突然之间,宝宝的头出来了,紧接着身子也出来了,医生迅速抹去宝宝脸上的血液和羊水,剪掉脐带,宝宝开始张嘴哇哇大哭,不哭的时候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听到宝宝的第一声啼哭,我也激动得流下眼泪,生命诞生的过程原来如此奇妙。

积水潭医院的见习同学们,左一为本文作者庞智屿。

Q

你后悔选择学医吗?

不后悔。学医生涯的种种经历会加深我们对生命、死亡和人生意义的认识。作为医学生,我们暂时不会真正承担责任,但未来我们将要直面死亡和痛苦,我们将会看到人类最脆弱、最恐惧、最私密的一面,因此我们更加需要不断努力,尽自己所能为病患提供帮助。

原创声明

本文系“守护女性宫颈健康”原创

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公众号、报刊、杂志等转载请联系:

bdyycdc@163.com

撰稿及编辑 | 庞智屿

封面图片 | 赵大志

责任编辑 | 江星元

审稿 | 江路

审核 | 陶霞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