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婴

有话说 | 冻卵的阿娇,还是让人心疼

生育自由,真的太难了!

职场女性的无奈,时常被划过重点,却从未有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不生,有着来自家庭的压力;生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职场的歧视。天平两端,生育自由似乎永远都是无解的命题。

于是,成为妈妈就像无数女性生死攸关的职场选择一样,人生的圆满和职场的雄心,无法兼顾。虽然也有孙俪等等成为妈妈之后迎来事业第二春的icon,不过,再无女主可演,外加被限定戏路的颖儿,才是普罗大众最写实的样子。

幸运的是,这样的尴尬正在发生一些微妙的转变,对于职场女性的友好虽然迟到,却总比缺席好。像是来自美国的iRelaunch,专门帮助全职妈妈重返职场。

女性高管的骤增,加速着企业对女性员工的支持和友好,前不久,携程CEO孙洁在采访中安利了一波公司的“女性特权”:免费出租车,孩子的新生礼物和教育基金,以及灵活的工作时间。

最具吸引力的,就是消除职场女性在家庭和工作间抉择时的顾虑,为她们提供免费的冻卵服务。

采访一出,争议一片。大家攻击的重点,在于这些福利仅限女性高管。数量的极小化,并不具有代表性,它更像品牌营销的噱头,只是看起来很美的肥皂泡。

事实的确如此,不过把对于职场女性的关爱从空头支票般的口号,变成脚踏实地的行动,如此转变,聊胜于无。如此“作秀”,多多益善。

在很长一段时间,冻卵是个忌讳话题,似乎只有遭遇不孕不育的女性,才会把它视作最后希望。好在,女性独立的大势所趋,让它不再禁忌。大婚之后,早前有关林志玲冻卵的消息,被再次提及。采访中,她自己说出对于双胞胎的渴望。作为妻子的幸福,志玲姐姐甜过。至于妈妈的样子,让人期待。

还有阿娇,冻卵的事情她没在隐晦,采访里直言不讳自己的计划。

尽管因为工作,她们错过成为妈妈的黄金年龄。好在,冻卵的决定成为如今的底气。对于那些还在纠结于工作家庭的职场女性,这似乎就是她们苦苦寻找的权宜之计。

冻卵,真的是职场女性的“后悔药”吗?

首先,冻卵绝非易事,哪怕只是看看亲历者对手术的还原与描述,足以让人秒怂。更何况,手术对身体是否有伤害,卵子活力是否会被影响,这些问题在孩子到来前,都是亲历者无法驱散的疑惑与焦虑。何况,冻卵手术的对象在国内仅限已婚女性。这些种种,都注定着它只属于少数职场女性。

冻卵的美好之下,实则是生活为职场让路的无奈。所谓权宜之计,何尝不是妥协。它的无奈,和周末肆意响起的工作群,以及天经地义的无薪加班,异曲同工。

即使真的选择冻卵,成为先锋者,也并不意味你拥有生育自由。

谈到成为妈妈的计划,阿娇说因为老公一直很忙,有许多诊所的事务需要处理,只好因此持续搁浅。

曾经忙于事业的阿娇,选择冻卵,把成为妈妈的美好,留给未来。只是未来已至,曾经的遗憾依旧还在。

职场对于女性的不友好,不会因为年龄增加而消失,哪怕只是减少也好。无论20岁还是30岁,年龄不重要,“妈妈”这个身份才是关键。所以,选择冻卵的职场女性,或许只是抱着一个幻想,把眼下的无奈交给未来。

哪怕职场和身体都不是问题,作为大龄产妇的风险,始终要靠自己承担。

洋洋洒洒,不是在消费焦虑,只是希望不要神话冻卵。认真思考一个问题:我,到底要什么?

姚晨说过,她并不认为家庭和事业能够兼顾,无论对于男人还是女人。我们渴望成为生活工作的多面手,但前提是,首先要接受不够完美的自己。

很长一段时间,袁泉把事业留给并不高光的剧院舞台。热爱自然是动力,灵活的时间也能让她有更多机会参与孩子的成长。排演《青蛇》时,这样总结自己的生活:“我并没有‘全面复出’,不过是抽空完成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现在就盼望着早上出去,晚上回来能见到宝宝。

最近,从《中国机长》到《囧妈》,袁泉持续营业。回归聚光灯前的她,没在客气,总有一波热搜提前为她预留。生活与工作不是单选题,但前提是,你要像袁泉一样学会取舍,懂得尊重当下相由心生的选择。

这一点,姚晨最是感同身受。享受创作的孤单,也享受回归红尘的幸福。

至于那些成为妈妈渴望重回职场的女性,能力永远是自己的底气。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想要在职场一视同仁,女人起码要比男人优秀一个等级。尽管一语道破职场的性别不公,只是,成为更好的自己,何尝不可?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 新浪微博 / 豆瓣

时尚COSMO原创内容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