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原创 暴涨600%的波司登,突然闪崩、暴跌!400亿羽绒服巨头怎么了?

双11,打折不仅仅是羽绒服,波司登的股价也打88折。

今日(11月12日),临近午盘收盘,中国羽绒服龙头:波司登(03998.HK)突然遭遇巨额资金砸,短短20分钟闪崩、狂泻超10%,一度暴跌近15%。

闪崩15%后,有所反弹,但午后股价持续弱势。截止到收盘,波司登股价的跌幅仍达9.58%,创2019年6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值得一提的是,昨日(11月11日),波司登曾高调发布“双十一战报”,波司登2019双十一全渠道销售额突破10亿元,其中,天猫旗舰店销售超6.5亿元,同比增长58%。

当日波司登股价跌逾3%,连续2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超12%,总市值蒸发超68亿港元。

突如其来的闪崩

今日盘中,波司登闪崩、暴跌15%,来得非常“意外”。

全景财经(ID:p5w2012)复盘波司登近四年的股价走势,仅发生过2次盘中跌幅超15%的情况,上一次发生于2019年6月24日,一度暴跌超25%,创上市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暴跌的原因是,沽空机构BONITAS发表沽空报告,指控波司登在公开市场造假,夸大收入及盈利等,认为波司登股票完全没有价值,给予零元。

与此同时,外资沽空机构在报告发布前,大手笔卖空波司登股价。沽空方最终惨败,6月24日至今,波司登股价累计涨幅超68%,若外资机构一直未将空单平仓,损失将极其惨重。

而今日的暴跌,波司登并没有明显被做空的迹象。

据Wind数据显示,今日波司登总成交金额达4.63亿港元,而主动卖空成交金额仅2942万元,占总成交金额的比例仅6.35%,低于2019年以来的平均水平。

另外,内资机构对波司登的持股依然稳定,截止到11月11日,港股通持有波司登数量为5.5亿股,持股占比5.1%,并未出现明显的减持动作。

而,波司登的经营、业绩亦未发生明显利空。

刚刚过去的双十一,波司登单日销售金额便突破了10亿元,其中,天猫旗舰店销售超6.5亿元,同比增长58%。

同时,2016至2019财年(截至2019年3月31日)营业收入连续四年增长至104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超21%,毛利率由45%一路攀升至53.1%。

暴涨600%的大牛股,透支了?

“所有暴涨,都是以崩盘收尾”—安德烈·科斯托兰尼。

在暴跌前夕,波司登无疑是2019年港股市场中的大牛股之一。11月11日盘中,波司登的最高价触及4.5港元,创下上市以来的最高价。而2018年1月,波司登每股的报价仅为0.68港元。

考虑到分红影响,按后复权的股价计算,短短不到2年时间,波司登股价累计涨幅高达590%,总市值更是飙涨超400亿港元。

波司登周K线图

对于波司登这类白马股,股价持续走牛的动力无疑来自业绩的驱动。

回顾其近十年的营业收入、净利润数据,2015/16财年,是波司登触底回升的一年,此后便上演了一轮“戴维斯双击”,业绩、估值双双大幅提升。

在2018/19财年,波司登营收首次破100亿,创历史新高,净利润超10亿元,同比增长59%。更亮眼的是毛利的上升,较去年同期的提升6.7个百分点至53.1%。

但,波司登的估值提升速度,显然超过了业绩增长的速度。11月11日盘中创下4.5港元/股的最高点时,其市盈率(TTM)一度超过42倍。

而同时期,全球高端羽绒服巨头—加拿大鹅(GOOS)的市盈率(TTM)仅有38倍,同时加拿大鹅的最新一财年的净利润增速超50%,其毛利率更是高达62.2%。

另外,对比其他运动服装的上市公司,波司登的42倍市盈率(TTM)亦略显高估。

虽然,波司登未来业绩仍有继续增长的动力,但暴涨的股价或许提前透支了未来的业绩。同时,2019年以来,波司登最高涨幅一度超206%,持续持有的投资者兑现浮盈的动力越来越强。

今日大跌,或许只是因为涨得太高,估值已经不便宜,部分谨慎资金选择了兑现利润。

波司登,一度沦为“仙股”

波司登创始于1976年,在中国的知名服装品牌之中,波司登可谓历史传承最长的品牌之一。

1990年以前,一直专注于做羽绒服的代工生意。1990年注册波司登品牌进入零售市场。2003年-2005年,波司登拿下央视“标王”。2006年,公司年产销量超过3000万件,成为全球最大羽绒服生产基地。

2007年10月11日,波司登在香港上市,成为中国羽绒服第一股。上市后,便撞上了2008年金融危机,股价直接跌成“仙股”。

波司登股价月K线图

鉴于羽绒服受季节影响,公司尝试“四季化”战略,开启了一大波品牌收购。但2012年后,整个服装行业进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库存危机。

同时,2013年以来接连暖冬,两个因素叠加下,羽绒服行业的库存更加严重。

收购折戟,羽绒服库存积压、业绩下滑的阴霾下,波司登股价开启了长达6年的阴跌,连个像样的反弹都没有,波司登也逐渐淡出投资者的视线。

一场“国货”的逆袭

众所周知,在竞争激烈的服装行业,一旦掉队,逆袭的难度便非常大,例如佐丹奴、真维斯、富贵鸟、贵人鸟等,都已经渐行渐远。

在2012年以来的服装行业库存危机中,只有2家是打赢了“翻身仗”,一家是李宁,另一家就是波司登。

在波司登的这个翻身仗中,至关重要的便是:回归主业,坚守羽绒服。

首先,果断将亏钱的、慢增长的、没有前途的品牌业务,卖掉或者终止;

其次,关掉多余的、不赚钱的店,并且增加自营网点的数量,减少第三方经营;

第三,大力去库存,宁可少推新款。

下图是波司登的销售门店数量的变化,可以看到其力度之大。

一顿操作猛如虎,效果亦非常有效。关闭大量门店后,波司登的销售费用不断下降,现金流亦出现扭转。

2015财年,经营性现金流由负转正,2016财年,利润与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大增,2017财年,羽绒服业务重新回到增长的轨道上。

在这场翻身仗中,更关键的是战略的调整:收缩产品战线,重新聚焦公司的优势业务—羽绒服。

2017财年,波司登积极提升羽绒服的品牌形象,包括与迪士尼合作,聘请Moncler的前设计师加入设计团队,推出新系列。

并有策略地向国际羽绒服奢侈品牌:加拿大鹅,靠拢、比拼,频繁亮相纽约时装周。而更关键的是,波司登在有意无意地强调“国家”“民族”的概念,“民族品牌”、“中国名片”。

图片来源:波司登财报

不断加强了波司登的羽绒服品牌,尽管销售门店数目不断减少,但丝毫没有影响到羽绒服的销售。

2019财年(截止到2019年3月31日),其核心品牌—波司登羽绒服的销售金额达68.5亿元,同比增长了38.3%。

品牌影响力的另外一个维度的体现便是,提价。

据财报披露,波司登于2018年开启提价模式,已将1000-1800元的比例从47.6%提升至63.8%,逐渐统治了中端市场。使得2019财年的毛利率增加6.7个百分点至53.1%。

已经站稳中端市场的波司登,对羽绒服高端市场也跃跃欲试。

10月30日下午,波司登在上海举行登峰系列发布会,正式公布全新万元登峰系列羽绒服。

此次发布会推出了七款高定位产品,售价在5800元以上,最高的珠穆朗玛峰款售价11800元,对标的正是加拿大羽绒服品牌“Canada Goose”。

而略显尴尬的是,天猫平台数据显示,截至到11月8日,七款高端羽绒服的付款人数最多只有3人,还有几款的销量竟然为0。

由于销量不及预期,新品仅推出不到两周就在天猫上下架。

波司登方面表示,此次“双11”天猫活动高端登峰系列产品并未参与活动,“双11”过后已恢复上架。

不可否认的是,不论是波司登,亦或是李宁、安踏等“国货”,向高端市场发起挑战的道路依然任重而道远。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