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西汉建都时,刘邦看中的是洛阳,为何最后却选择长安?

大家知道,西汉的首都是长安。长安国都的确定,并非一帆风顺,中间多有曲折。

《史记·高祖本纪》载“甲午,乃即皇帝位氾水之阳。”公元前202年2月,刘邦大军行至氾水之北时,楚王韩信联合诸王联社上书,一致拥护刘邦称帝。刘邦几经辞让后,终于在汜水之北的定陶,也即是山东定陶称帝,定国号汉。

从刘邦称帝来看,定陶应该是象征意义上的都城。毕竟,历来皇帝登基之地,要么是临时都城,要么是未来国都,具有特殊的意义。定陶是风水宝地,传说尧帝曾在此居住。《竹书纪年》载“尧八十九年作游宫于陶,九十年帝游居于陶”。定陶好是好,但毕竟是小城,况且刘邦称帝过于仓促,他真正想定都的城市却是洛阳。

西汉建立之前,周成王“初迁宅于成周”,开始在洛阳营建国都。洛阳作为都城已经有800年的历史,刘邦定都洛阳也有“与周室比隆”的意思。

不过,就在即将定都洛阳时,事情出现了波折。一个颇有见地的陇西戍卒娄敬通过同乡虞将军引荐,得以和刘邦对话。

娄敬开宗明义“陛下都洛阳,岂欲与周室比隆哉?”刘邦称是。娄敬从周朝建国历史得出结论,凡是建都于洛阳,必须要像周朝一样用德政来感召人民,而不是险要的地理位置。而汉的建国则不同,经历大小战役百余次,流血牺牲不可胜数,已然不具备建都洛阳的条件。紧接着,娄敬建议刘邦定都关中,其理由有三:一是关中之地形势险要,有高山被覆,黄河环绕,四面边塞可抵强敌;二是关中之地土地肥沃,物产丰饶,是不可多得的天府之地;三是进入关中建都,如同秦国,掐住了天下的咽喉,一统天下。

娄敬的解释鞭辟入里,但有一个致命缺陷,你秦国再强,定都关中不过二世就亡了。所以,对定都关中,刘邦是表示怀疑的。加之,“左右大臣皆山东人,多劝上都洛阳,洛阳东有成皋,西有肴渑,背河向洛,其固亦足恃。”刘邦还是倾向于定都洛阳。

众人皆浊,自有清醒者,运筹帷幄的张良就十分赞同娄敬的观点,并极力陈说建都洛阳的缺点,“洛阳虽有此固,其中小,不过数百里,田地薄,四面受敌,此非用武之国。”刘邦听了大为受用,当日便乘车西行到关中建都。

刘邦在关中先暂居栎阳。栎阳是关中的产粮要地,在战国时曾为秦国的都城。在楚汉相争中,栎阳一直是汉军的后方大本营。对于栎阳,刘邦是有感情的。栎阳虽好,但面积太小,尤其是没有合适的宫殿。咸阳城呢?咸阳城在秦末破坏严重,已经不堪国都大任。不过,咸阳城西南城外有个作坊区,简直就是国都的后方保障基地。再三考虑之下,刘邦将目光投向了渭河南岸的一个长安乡,并以此地内秦始皇的离宫--兴乐宫为基础,开始了营造长安城的战略实践。

在建设长安城的同时,刘邦之后诸帝王封侯徙富,强本弱末,竭力弥补不足。经过数代经营,一个全新的长安城出现在世人面前,并逐步成为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