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国展观察 | 书法需要写意、写心、写个性、写我神

本期话题

国展观察:辨识度缺失谁之过?

颜培大 /本期策划

【编者按】 五年一届的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以下简称全国美展),作为我国规格最高、规模最大、学术水平最强的全国性美术盛事,一直备受美术界的关注。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与新中国共同成长的全国美展的第十三届全国美展也已全面开启,总体而言,如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徐里所讲:“本届展览遴选出来了一些符合时代精神的优秀作品,整体而言是一次水平较高、充满真善美和正能量的大展。”当然,也有不少学者对本届全国美展以及即将开幕的全国书法篆刻展览提出批评和建议,比如国展作品为何缺乏辨识度?在上一期中,本栏目特以“为何作品数量多了,辨识度却低了”为专题展开讨论,而本期新闻时评则延续此话题,邀请相关学者继续探讨“辨识度缺失谁之过?”

本期导读

孔繁明

▲徐旭

个性画家,都去哪儿了?

▲范美俊

书法需要写意、写心、写个性、写我神

▲彭庆阳

书法需要写意、写心、写个性、写我神

彭庆阳

全民“书法热”沸沸扬扬30多年来,对书法的推广和普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当代书法的发展却像一块日益发酵的面包,个头越来越大,中间的空洞也越来越多。面包空洞多了是酥软、口感好;但书法事业虚空多了,就容易出现问题。

君不见,今日之书坛,各种形形色色的书法“大师”、展览、培训、作品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辨识度”却不相称。所以,“数量多、辨识度低”不只是此次国展的现状,更是当下书法发展的真实写照。在这个喧嚣繁杂的当下,一些书者已忘初心,执著于名利的追求,走上“为展厅而创作”的书法之路,而非视“书法是每个中国人一生的修行”。如此一来,“数量多”似乎成就了当代书法的“高原”,然而由于“辨识度低”却出现不了书法的“高峰”;“数量多”催生了“大师满街走”的乱象,但“辨识度底”又让真正的大师千呼万唤仍未出现。

文化学者言恭达先生在《抱云堂艺思录》一书中认为当今书坛应是“写意、写心、写个性、写我神”的时代。今日书法“为何数量多了,辨识度却低了”?余以为言先生的观点恰恰对此问题号准了脉并开了药方:

写意。王羲之《自论书》云:“顷得书,意转深,点画之间皆有意,自有言所不尽。得其妙者,事事皆然。”以“意”论书是指书法作品所表现出来的意趣、气韵。书之“意”是“言所不尽”的,是酝酿于胸,借助笔墨形态来体现,却又不受笔墨形态的限制。然而一些书者在创作中要么是“无意”,徒具“状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后齐平,便不是书”的形式;要么是任意、随意,由着性子来画圈圈,还美其名曰“意大于法”“无法乃大法”,实为野狐禅。

写心。刘熙载《书概》云:“扬子以书为心画,故书也者,心学也。心不若人而欲书之过人,其勤而无所也宜矣。”刘氏把“心画”易为“心学”,强调了书法是表“心”的艺术,主要体现在创作中寄寓书者的精神品格和个性修为,由此彰显出书者的人格。如王羲之风神超迈,其书灵和秀逸;颜真卿厚重刚直,其书正大雄浑;苏轼旷达高致,其书蕴籍丰美;黄庭坚卓尔不群,其书瘦劲奇宕,正可谓:“夫书者,心之迹也”。然而,当今一些书者仅仅重视技法的学习,并不注重“心”的修炼,故勤而无所也属正常。

写个性。创作的个性化实际上就是创新,没有个性的书法创作很难称得上艺术,但有个性的创作也未必就是艺术。诸如一些以书法之名进行的行为艺术,搞怪出新地胡涂乱抹,看似很有“个性”,但它并不是书法艺术。因为真正的有“个性”,必须是在学古、入古、出古的基础上进行“濯古来新”,讲究传承有序、厚积薄发,能“穷变化,集大成”,“总百家之功,极众体之妙”,对书法艺术的创造进行探索乃至“探险”,以练成自己的“绝技”,使其创作个性化。

写我神。刘熙载《书概》云:“书贵入神,而神有我神、他神之别,入他神者,我化为古也;入我神者,古化为我也。”“他神”是继承传统、致敬经典的表现,而“我神”则是在继承上有所创新和发展并形成自我书风。唯有入“我神”,方能用笔墨表现自我的胸襟、魂魄与意趣。而一些书者,尚未入“他神”就求“我神”,急于自我书风的确立,这无疑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或曰是饮鸩止渴的行为。

当我们徜徉在展厅中,满眼尽是二王风流、颜筋柳骨的书风,细读其文也都是唐诗宋词,看起来的确有点累,这就是审美疲劳吧。诚然,这些作品在技法上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有人放言当代的书法创作已超越了古人,或许也只是局限于技法上来认识。毕竟,书法的创作要继承传统但不是复制传统,学习古人不只是学其“技”更要学其“道”。曾有“艺术书法”“文化书法”的说法,着实让人一愣,书法本身不就是艺术吗?不就是传统文化吗?然而,看似伪命题的提法却凸显出当代书法过于重“技”,而弱化了其应有的艺术效果、缺失了应有的文化内涵,今日书坛倡导的“文质兼备”“翰墨生辉”“技道双修”,也正是对这一问题的正视。南怀瑾说:“有的人,只可读其文,不必识其人。有的人,大可识其人,不必论其学。人才到底是难两全的。”于书法创作也是如此。虽然说书读得多未必字就写得好,提高文化修养和写好字也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书读多了,书外功夫做得扎实了,文化修养提高了,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品性与特质,深悟书法艺术的真谛,提高审美情趣和人文内涵,唤起艺术感觉和文化思考,从而在掌握技法的基础上,能够在创作中从心所欲、游刃有余地“写意、写心、写个性、写我神”,使创作达于妙境,既有神采,亦有形质。

“数量多”是好事,说明书法艺术的发展已有着强大而广泛的群众基础。而“辨识度低”也不可怕,因为“正是混乱与秩序之间的对照,唤醒了我们的知觉”(贡布里希)。只要能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和思考,在这思考中学会放弃、学会选择并付诸行动,定会改变今日书法“数量多、辨识度低”的现象,书法艺术的发展从“高原”走向“高峰”也不再是梦想。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