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怛罗斯之战是两个帝国的局部冲突,并未动摇大唐对西域的控制根基

大唐天宝年间爆发的安史之乱是将其拖入衰败深渊的事件,而在此之前,大唐对外发生过两次战争,也就是和大食爆发的怛罗斯之战以及和南诏发生的天宝战争,有人认为怛罗斯之战让大唐丢了西域,也是促使了安史之乱的爆发,但相对来说,怛罗斯之战对大唐的影响不是很严重,虽然高仙芝战败,可是此战并未决定大唐和大食在中亚地区的争夺归属,大唐对西域仍然有很强的控制力,此战也没有说展现出唐军战力下滑,和安史之乱也并未有什么因果关系。

怛罗斯之战是两国大国对外扩张的必然结果,当然也有点燃这一战的火把,也就是高仙芝,之怛罗斯之战前,高仙芝所统辖的安西都护府在西域的影响极大。

《新唐书.高仙芝列传》于是拂菻、大食诸胡七十二国皆震慑降附。

在和大食对战失败之前,高仙芝堪称是西域声望最高的人,但是高仙芝依靠的是大唐强大的武力维持着在西域的统治,所以说必定无法持久,而且两唐书都是记载了高仙芝的一大特点,也就是贪财。

《旧唐书.高仙芝列传》仙芝性贪,获石国大塊瑟瑟十馀石、真金五六馲驼、名马宝玉称是。初,舍鸡以仙芝为懦缓,恐其不能自存,至是立功,家财钜万,颇能散施,人有所求,言无不应。

而且怛罗斯之战的导火索是高仙芝言而无信,在石国国王已经请降保命的时候,高仙芝是答应了石国国王请求的,可是高仙芝的做法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新唐书.高仙芝列传》九载,讨石国,其王车鼻施约降,仙芝为俘献阙下,斩之,由是西域不服。其王子走大食,乞兵攻仙芝于怛逻斯城,以直其冤。

这让高仙芝在西域的名望是受到了极大损害的,本来西域诸国就仅仅是屈服于大唐的武力,而不是内心真实的臣服,高仙芝爱财大家可以容忍,但是高仙芝斩杀石国国王,这就让高仙芝以及其代表的大唐没了信誉,在西域失人心才是最可怕的。

所以说石国王子逃到了大食,祈求大食出兵,大食正在扩张当然是相对有意愿出兵的,而高仙芝则是忌惮大食的向东扩张,所以决定领兵前去征讨。

在这里多说一点,如果不严谨的说,怛罗斯之战并不是大唐势力所能达到的最西方,加上羁縻统治的话,大唐的疆域会更广阔,当然大唐对我下面要说的两个地方只是名义上的统辖,并有实质上的统治和占领。

《旧唐书.西戎传》卑路斯龙朔元年奏言频被大食侵扰,请兵救援。诏遣陇州南由县令王名远充使西域,分置州县,因列其地疾陵城为波斯都督府,授卑路斯为都督。

《新唐书·西域传·吐火罗传》显庆中,以其阿缓城为月氏都督府。

也就是波斯都督府和月氏都督府,这个就是顺带提一下,我们主要还是来看怛罗斯之战,对于此战中,唐军究竟出兵多少,又损失多少是没有明确记载的。

《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二》仙芝闻之,将蕃、汉三万众击大食,深入七百馀里,至恒罗斯城,与大食遇。

《旧唐书.李嗣业列传》仙芝惧,领兵二万深入胡地,与大食战,仙芝大败。

2万?3万?还有跟多说7万的,因为葛罗禄部众反叛致使高仙芝大败,战后逃回安西都护府的才数千人,不可否认的是,这次的确是唐军的一次大败,但是个人的观点是,不论此次高仙芝带了多少唐军去,又折损了多少兵马,对于大唐来说,远远没有造成重创,对于大唐,这更像是一次两个帝国的一次局部军事冲突,并非惨败,也没有动摇大唐对西域的控制根基。

首先要说的是大食在战后并未极力向东扩张,更多的是和大唐处于和平共处的姿态。

《册府元龟.卷九百七十一》:(天宝十一载)十二月黑水大食谢多诃密遣使来朝。

十二载四月,黑衣大食遣使来朝。

十三载四月,宁远国及九姓回纥米国突骑施黑姓可汗及黑衣大食吐火罗石汗那俱位国并遣使来朝。

大食在战后表现的更多是讲和,毕竟两国都没有在中亚展开厮杀的必要,而且中亚诸国大多也保持着对唐朝的朝贡,高仙芝此次战败也没有受到什么处罚,仍然被唐玄宗重要,这也是能说明,怛罗斯之战对大唐没有造成过多的影响,还是那句话,这次战争就是两个扩张型帝国必然会打的一仗,但是此战的胜负没有改变两国对对方的态度,战前什么样战后还什么样。

当然相对来说大食还是占到便宜的,主要的不是在军事上的,而是此战因唐军战败而被大食俘获的唐军战俘,天知道这些战俘里有多少能工巧匠,让东方的技术流入了西方。

这边大食并未向东扩张,而接替高仙芝的封常清则是再度将大唐对西域的控制推向了顶峰。

《旧唐书.封常清列传》十一载,正见死,乃以常清为安西副大都护,摄御史中丞,持节充安西四镇节度、经略、支度、营田副大使,知节度事。

《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二》(十二年)是岁,安西节度使封常清击大勃律,至菩萨劳城,前锋屡捷,常清乘胜逐之。

是时中国盛强,自安远门西尽唐境凡万二千里,闾阎相望,桑麻翳野,天下称富庶者无如陇右。翰每遣使入奏,常乘白橐驼,日驰五百里。

当封常清击败大勃律的时候,安西都护府所控制的区域已经基本上得到恢复,《资治通鉴》也是记载了当时大唐国土宽阔的画面,当然那个时候的国土和现在的有很大的不同,当时只能叫实力辐射服范围,但是不管怎么说,可以肯定的是,在怛罗斯之战后,大唐对西域的控制没有减弱,反而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加强,大唐对西域的影响力仍然在。

而且在在安史之乱爆发后,西域一些国家还是参与了大唐对安史叛军的征讨的。

《新唐书·西域传》乾元初,与西域九国发兵为天子讨贼,肃宗诏隶朔方行营。

所以说在怛罗斯之战后,西域并未被大食所占据,大唐对西域的控制力犹在,反倒是因为此战4年后的安之之乱,让大唐抽调西域精兵去平叛,逐渐让安西都护府的兵力大减,这给了蠢蠢欲动的吐蕃以绝佳的机会,吐蕃趁机从大唐手中夺得了对西域的控制权。

《旧唐书.德宗本纪》(贞元六年)是岁,吐蕃陷北庭都护府,节度使杨袭古奔西州......安西因是阻绝,唯西州犹固守之。

贞元六年也就是790年,唐德宗时期,唐代宗李亨,大唐国内的安史之乱也已经平定,距离怛罗斯之战已经过去了近40年,这是在大唐和安史叛军死磕,国力大减之后,无暇顾及西域,这才让吐蕃占了便宜,而此后,大唐几位有能力的君王仍然搞不定国内割据的藩镇,就更没有精确去从吐蕃手里抢夺西域之地了,这时才是大唐完全失去对西域控制的时刻。

参考资料《旧唐书.封常清列传》《新唐书.高仙芝列传》《旧唐书.李嗣业列传》《旧唐书.德宗本纪》《新唐书·西域传》《旧唐书.西戎列传》《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二》《册府元龟.卷九百七十一》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