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此人身上有很多人的影子:具备余则成三个特点,面前只有死路一条

在《潜伏》这场官场厚黑大戏中,只有一个人是必死无疑的,想杀他的人哪方面都有,虽然他身上具备了余则成的三个特点,甚至堪称“职场典范”,但是他的结局却只能是死于非命,而且是死得十分不值,没有一个人会为他流泪。

这个人当然不是吴敬中,这老汉人老成精,已经磨练得像狐狸一般狡猾,像泥鳅一般圆滑,就是常凯申挂了,他也会活得好好的。这个人当然也不是余则成翠平穆晚秋,因为他(她)们都有人关心。余则成和翠平自不必说,他们都肯为对方付出生命,就是看着挺可怜的穆晚秋,其实也有人关爱:谢若林曾经对她一往情深,“哭着跪着”求婚,而且结婚之后拼命赚钱,也是想让晚秋过上好日子。

这个谢若林是个可怜人,父母被鬼子杀害,自己也曾满腔热血,在隐蔽战线也做得十分出色。谢若林原本可以不死的,穆晚秋被余则成鼓捣消失之后,他已经失去了赚钱的原动力,而且忘了自己说过的名言:“你断人财路,人家就会断你生路。”

谢若林怒火攻心,选择了跟李涯合作,千方百计想找出余则成就是峨眉峰的证据,结果掉进了余则成挖好的陷阱,被廖三民一枪干掉了。其实谢若林钱已经赚够了,自己就是胡吃海塞,十辈子也花不完,但是他却想断余则成的生路,这就是自己找死了。

以谢若林的个人能力(从一大堆废纸中发现翠平的蛛丝马迹,可见是一个情报高手)在同行中的人脉和背景(此人父母很可能有一定地位,要不然也不敢明目张胆做情报交易——一定是有叔伯罩着),一走了之,天下之大,五湖四海尽可去得。

谢若林不一定会死,就是那个陆桥山,其实原本也可以不死。余则成“讲情”之后,吴敬中顾忌他身后强大的背景,很不情愿地放他一马,让他有机会东山再起。

陆桥山没有学会“在哪跌倒就在哪躺下”,也没有远离水深浪急的天津,反而要“从哪跌倒就从哪爬起”,不但爬起来,还瞎蹦跶。最后闹得吴敬中想杀他,李涯想杀他,余则成更想杀他。

如果陆桥山消消停停地在南京眯着,高官厚禄逍遥快活,天津站已经把他忘记了,谁也不会跑到南京去追杀他。但是陆桥山偏要回来搞事儿,结果被翠平狙杀,死的时候大睁双眼,充满了迷茫和不甘:我为啥要回天津趟浑水?

谢若林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要报复余则成;陆桥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要报复所有的人。李涯保持着眼镜蛇一般的冷静和冷酷,为什么也死了呢?这就是咱们今天要聊的话题:此人身上具备余则成的三个优点,但正是这三个优点要了他的小命。

李涯的三个特点,其实可以总结得更深刻一点,但是因为立场问题,我们只能用贬义词说得比较表浅:一、顽固不化就像吃了秤砣的甲鱼,二、不懂世故近乎“硕果仅存的蠢货”,三、乏味得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苦行僧。

李涯的这三个特点,换在余则成身上,就可以变成褒义词:一、立场坚定,二、清廉自律,三,忠贞不渝。余则成是否对感情忠贞不渝,暂且不要深究,在笔者看来,他那双小眼睛一看见比左蓝翠平更婉约可人的才女穆晚秋,好像也在放大、放光。

之所以说李涯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是因为他当了那么长时间佛龛,居然没有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而改变立场,这在他们那伙人中,简直就像恐龙一样稀少。当时天津站几乎没有一个人肯认真干活,从吴敬中到盛乡,都在想办法搂钱,李涯居然带着人去抓走私,被人家揍得鼻青脸肿——李涯此举虽然敬业,但却动了很多人的奶酪,结果是李涯挨揍,吴敬中收钱。

答应收受“陈纳德坐的斯蒂庞克小轿车”之后,吴敬中还振振有词:“好车谁不爱呀!”李涯这才叫这才叫“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不知读者诸君注意到没有,李涯身边是没有老婆的,那个徐宝凤,跟他只有工作关系,这一点他还真不如吴敬中有一个相敬如宾而且能帮着“卖东西”的夫人,更不如三女环绕的余则成——翠平虽然嘴大了点,但毕竟武功了得,能一脚踢晕马奎。

李涯甚至也不如马奎,马奎虽然只拥有半个夫人(另一半属于洪秘书),但总比李涯光棍一个要强很多。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李涯身上这三个特点,注定了他的死局,这种“敬业”,其实是“作死”:他的上级吴敬中已经把官帽看成了摇钱树,只要不涉及到钱,吴老汉的眼睛总是半睁半闭,不管是峨眉峰还是深海,都勾不起他的兴趣。

在这样的环境下,李涯想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走的实际是一条死路,这条路从他当决心当佛龛而不转变那一刻起,尽头就变成了悬崖,他跳下去只是迟早的问题。

忽然发现这篇稿子不能写得太深入,只好交给读者诸君在评论区进行挖掘,也许读者诸君在李涯身上,都或多或少会看到自己曾经和现在的影子:都想活成李涯,最后不知不觉却变成了谢若林,那是因为有人早已变成了吴敬中……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