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从强悍的八旗骑兵到无能的八旗子弟,堕落都是惯出来的

先看一段话。

尽管可以去学手艺,可是难免受人家的轻视。他应该去当兵,骑马射箭,保卫大清皇朝。可是旗族人口越来越多,而骑兵的数目是有定额的。于是,老大老二也许补上缺,吃上粮钱,而老三老四就只好赋闲。这样,一家子若有几个白丁,生活就不能不越来越困难。这种制度曾经扫南荡北,打下天下;这种制度可也逐渐使旗人失去自由,失去自信,还有多少人终身失业。

再看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来自霍建华主演的电视剧《镖门》。

大概是第二集的时候,他们镖局来了个砸场子的。此人牛高马大,身着甲胄,武器很长,看起来很凶很厉害,自称额尔赫。

他嚷嚷着要跟总镖头比武。霍建华演的刘安顺,是镖局大师兄,跟他比了一场,很快就打败了他。若非手下留情,额尔赫当时非死即伤。

额尔赫却不愿善罢甘休,正好,总镖头的女儿出来,又逼着她打了一场。结果,他连妹子都打不赢。

(额尔赫 剧照)

这下,似乎服气了一点。

他回到酒店,吃过饭喝过酒,却连钱都付不起。明明是想打秋风,又要装出一副我家大业大,不会欠你这点钱的样子,大概还说了以后加倍还你之类的话。

后来,从其自述里,我们知道,他是个王爷,不过,并非铁帽子王,传到他这代,早就没落于无地,只能靠吃霸王餐、在外招摇撞骗过活了。

两个故事里,有共同的主角。

他们都是旗人。

虽然身份不同,有的祖上是王爷,有的不过是小兵,但到了清末,他们的生活,甚至过得比一般百姓还苦了。

为何会如此?

还不是惯的呗。

曾当过礼亲王、后因凌辱大臣被削爵、圈禁一年的昭梿在其《啸亭杂录》里记载了两件事。

蒙古法祭酒式善,榜名运昌,中式时,纯皇帝曰:“此奇才也”……己未春,上疏请旗人屯田塞外事,上以为故违祖制,降官编修,因引疾去官以终。

被乾隆视为奇才且赐名的法士善,嘉庆4年(1799)因上书请让旗人到塞外屯田,被认为是言事不当,遭到降职。

玉亭相国,名伯麟,满洲人,壶锡哈理氏……入阁后,颇以旗人生计为忧,所上条陈,调剂旗人事宜三款,切中利弊,有古大臣风范,今上为之动容。卒为其所阻,未得施行。不数日,公以疾免,士论惜之。

伯麟拜体仁阁大学士,乃道光元年(1821)之事。

相比法式善,他的命运似乎好了那么一点,不但未被处分,道光还觉得他真是忠心为国啊。显然,道光皇帝跟他爸的观点,很不相同。他认识到旗人问题,将成为大清朝的大问题。

但,最终的结果是一样的,他们都未能改变祖制。

清朝入关,对八旗采取了养尊处优的措施,以酬谢他们在打天下过程中的付出。

哪里晓得,只吃白食不生产,那就是寄生啊。人越来越多,月俸越摊越薄。想做点事还被人嘲笑。受得了的,脸皮厚了也就无所谓。

(额尔赫找了个工作)

难就难在,人性本来就趋于懒散,好不容易搞了几个月心理斗争,想出去找点事做了,却遭亲戚邻居朋友们的白眼甚至疏远,那就只好破罐子破摔,一起遛鸟斗狗算了。人生不就这么回事吗?大家都这样,我难道过不下?

有钱真讲究,没钱穷讲究。家里少吃两口,熬熬也就过来了。

从上面的例子我们知道,早在1821年,有识之士就已为旗人生计担忧。

又过了几十年,旗人的生活,自然是每况愈下。

时间到了宣统元年。

不猛改不行了。

这年三月,东三省总督徐世昌上奏,建议设立奉天工艺场,锦州设分厂,置木工铁工陶工藤工染工织工等十大科目。其中又以筑工为最重要。待他们实习熟练之后,便可派往各处,“随地经营,耕筑并举,成聚成邑之效不难立睹”。

二则设立农业讲习所。让旗人们种地。

奏折中写到,为旗丁授生计之学,唯农事为专门之业。非有学识经验,必不足以备应用而获实益。八旗各员,世居本地,人情风土各所夙知,于农业一门,未必能深悉。不先令其实习,启以新知,又何能胜重任而致成效?

从中可见,清朝龙兴之地的旗人们,也都是游手好闲,既不会做工,也不会务农的。

而徐世昌觉得,唯有让他们重田做工,才能在日本俄国对东北侵略日亟的情况下,“以殖民行实边之策”。此殖民,乃其本意,就是繁殖孳生。

但从他奏折里,我们可以看到深深的恨铁难成钢的无奈。且,经费都是地方自筹,本来捉襟见肘,被削预算的那些人,还不对旗人恨得要命?

且,他们人数众多,不论工厂还是农庄,都只能先打几百几十人试行,待到所有人都能自立,还要到何时?

(当个镖师 还算体面)

对这些人寄寓实边之重任,站在我们后来者的立场,知道是有些晚了。但当时徐世昌他们并不知道啊。他们只有用这样的方法,为旗人,为大清续命。

从如风般席卷而来,到生计成为问题,再到编练新军以淘汰八旗及绿营,最终,随着清朝灭亡,好日子差日子,都雨打风吹去。

旗人成为一个历史名词,八旗子弟成为嘲讽不成器者的贬义词,这大概是爱新觉罗的祖先们想不到的。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