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原创 奇迹应许之地:搜狐时尚直击2019新加坡百达翡丽钟表艺术大型展览

2019新加坡百达翡丽钟表艺术大展,见证钟表世界的奇迹

时计的方寸空间,向来是造就奇迹的能量场,数百枚精巧如发丝的零件,你很难想象制表者们是经过怎样妙到毫巅的计算和设计,才能让它们恰到好处的组合,完成我们想要它们完成的动作,或是用清透的鸣音报出时刻,或是如同种种精密仪器一样展示出天象运作的奥秘。数百年来,时计一直都是仅有的,能够表达出这一宇宙最神秘事物的唯一工具。

百达翡丽Calibre 89怀表

在我看来,拥有1728个部件的百达翡丽Calibre 89怀表就是最具有“奇迹”感的时计作品,这枚1989年诞生的怀表,拥有33项复杂功能,如今仍然是百达翡丽这个全球最具号召力的腕表品牌旗下最为复杂精密的作品。

无论是在哪位收藏家的囊中,还是在钟表博物馆的馆藏中,这枚重达1.1公斤,直径88.2毫米的怀表都可谓是一枚“镇馆重器”,观察表盘,光是辨明那些细密的数字、读懂那些复杂功能的意义就绝非一件易事,拥有陀飞轮、大小自鸣、西敏寺三问、万年历、双追针计时、数种天文显示(包括星图)、日出和日落显示、时间等式、月相盈亏显示,以及复活节日期显示……要知道,这枚怀表光设计就耗费了9年的光景,也难怪早在2004年,这枚怀表在拍卖行亮相就拍出了512万瑞郎的天价。

人人都知道百达翡丽品牌的那句著名口号““没有人真正拥有百达翡丽,只不过为下一代保管而已”,而在品牌180周年历史的长河中,如Calibre 89一般被看作是钟表奇迹的作品,也有多款,但这些作品往往都让人“只闻其声”,像Calibre 89,百达翡丽总共只生产了四只怀表,现在几乎都被私人藏家敝帚自珍,而除此之外,只有百达翡丽自己保留了一枚原型表,被收藏在位于日内瓦的百达翡丽博物馆中。这座博物馆可以说是全球最顶尖,也是知名度最高的钟表博物馆,可谓是前往日内瓦的旅行者们的必游之地,但即便如此,并非所有人都能有机会前往瑞士,到访日内瓦,如果没有这次百达翡丽钟表艺术大展的契机,相信在亚洲的爱表者们想要近距离观赏以Calibre 89为首的这些顶级时计作品,将会更加波折。

从2012年开始,百达翡丽已经在全球各地的五个国家,举办了这一享誉盛名的钟表艺术大展,为这一区域的民众带来深入探索百达翡丽钟表的机会。而作为这一展览的第五站,新加坡与百达翡丽,两者都以极富纪念意义的时间点,展现着它们的伟大。2019年,时值百达翡丽品牌成立180周年的纪念节点,与此同时同时,这也是新加坡开埠200周年的重要年份,而从1965年建国至今,飞速发展的新加坡也同样是奇迹缔造的国度,2014年,新加坡的人均GDP达到了56,286.80美金,已经超越了美国。位于东南亚十字路口的重要地理节点,高度发展的社会与文明,这些都让新加坡,成为百达翡丽选择“奇迹应许之地”的重要理由。

接受媒体访问的 百达翡丽博物馆的馆长Peter Friess先生

当然,在万里之遥的国度举办一场重要大展,也并非如此轻松,正如百达翡丽博物馆的馆长Peter Friess先生所言,将数以百计富有年代感、价值连城同时又十分脆弱的时计,通关、运输到新加坡,原本就是一件极为困难和复杂的事情,而同时,他们又在新加坡的金沙城会展中心,重现了百达翡丽博物馆的陈设和布置,也让到访者能够亲临其境。

据说因为本次展览的缘故,首度有数量如此之多的钟表藏品离开位于日内瓦湖畔的百达翡丽博物馆,远赴海外展出。一如博物馆的格局,博物馆展厅同样分为两大区域。

“古董时计典藏”区域全景呈现钟表工艺的发展历史,其中一些展品是最早的便携式时计,包括1548年在纽伦堡(S-892/德国)精心打造的这枚鼓形怀表。

以及珐琅怀表、自动音乐装置,和欧洲最具天赋的制表大师倾心打造的工艺时计。很多时计都展现出日内瓦钟表与东方文化之间千丝万缕的关联,这也展示出作为东方与西方国家之间的贸易枢纽,新加坡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1810年前后,日内瓦还为中国市场打造过一对桃形挂表(S-303A-B),演绎出东方动植物的独特风貌。

这款以微缩珐琅彩绘工艺描绘了广州港的忙碌场景的日内瓦怀表(S-112),它制作于1830年左右,专为中国市场打造。

另一部分关于“百达翡丽典藏”区域的时计,则以百达翡丽从1839年至今最具意义的精选钟表作品。其中尤为引人注目的是1842年百达先生(Antoine Norbert de Patek )在30岁生日当天收到的怀表(P-1)。

此外极具观赏和历史价值的首枚瑞士腕表(P-49),作为1868年的作品。它不是单纯把一块表装上手镯,而是真正一体设计的。

此外,百达翡丽的众多大复杂腕表也星罗棋布的分布在这个展区,除了上文中所说的Calibre 89怀表,我们在这里还看到了Star Caliber 2000,这款怀表是百达翡丽在2000年所推出的“千禧之礼”, 以1,118枚部件实现21项复杂功能,荣获6项专利。

以及首枚具有万年历功能的腕表(P-72/1925)。

除了博物馆展厅外,本次百达翡丽钟表艺术展中,还有几个区域也原样重现了百达翡丽在日内瓦的“奇迹之所”,其中包含了展现日内瓦罗纳大街百达翡丽沙龙景观的拿破仑展厅,除了优雅精致的沙龙布局,展区里还有一个大屏幕,宛如沙龙的玻璃,让人“俯瞰”整个日内瓦湖。

Anita Porchet

而在互动式工坊与制表师展厅中,参观者不仅可以宛若“徜徉”在百达翡丽的制表工坊,了解机芯、复杂制表工艺等知识,还能现场感受诸如微绘珐琅、细木镶嵌等工艺的精妙,百达翡丽甚至邀请整个瑞士国宝级的珐琅师——Anita Porchet莅临现场,她与百达翡丽已经合作了半个世纪的光景,百达翡丽著名的珐琅腕表系列“天堂鸟”就是Anita的得意之作。

不过在这个展厅中,最让我感到新奇的作品还是那些百达翡丽本届大展特别打造的限量款们,这些作品基本都是根据南洋风格所打造的,其间展现的东南亚文化融汇着相当高水准的东方美学与见解,让人感到美不胜收,这些作品包括了圆顶座钟、怀表、腕表,刻画的形象从龙凤到兰花,蜂鸟到新加坡港口和港湾的现代风景,可以说是无所不包。

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枚以细木镶嵌刻画出的青龙图案腕表,虽然看上去有些可爱卡通的形象,但却依然蕴含着龙的威严与权力,让人倍感惊艳。

艺术风格的剪纸与东南亚主题的百达翡丽钟表作品

不止于此,在整个大展的入口位置,也有一个展出多款以东南亚以及周边国家为主题钟表作品为主的橱窗展区,这些作品都是百达翡丽博物馆的馆藏,以及东南亚本地私人收藏家手中借来的作品,或许只有这一次机会能够让大众一饱眼福了,可以说这里的每件作品都蕴含着无穷的制表美学,百达翡丽还为展示这些时计的橱窗打造了一系列符合其风格的艺术剪纸,两者交相辉映,可以说是这次大展的一大“网红打卡”胜地了。

百达翡丽Ref.5303R-010 三问陀飞轮腕表

说到网红打卡,其实在我们的印象中,百达翡丽通常都是一个在市场推广上比较保守的制表品牌,基于它自身在钟表行业的地位,以及它所面向的广大收藏家人群,百达翡丽的每一点小小的“动向”,都会引发整个腕表行业的巨大探讨,就如同这次百达翡丽为新加坡钟表艺术大展所打造的一枚限量版作品—— Ref.5303R-010 三问陀飞轮腕表,就因为腕表首次在表盘正面能够观赏到陀飞轮机构而引发了空前热议。这在其他腕表品牌来看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但也正因百达翡丽具有如此多的“意义”和品牌附加,在面对千禧一代消费群体开始走向奢侈品领域的时候,百达翡丽还能以“不动应万变”的态度去对待未来的市场吗?

百达翡丽品牌总裁泰瑞·斯登先生

作为百达翡丽品牌总裁,泰瑞·斯登先生表示:“我们可能会在产品的层面有所改变,比如运用新科技和新材质等,让年轻人喜欢钟表,但我相信百达翡丽自身有足够的吸引力,家庭与传承的意义仍旧会是人们心中非常重要的东西,现在的年轻人也将会体会其中的意义和重要性。”而正因为这一份传承意义的存在,百达翡丽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广告语,因为家庭与传承的价值观,“早已成为百达翡丽的核心价值。”

如今,百达翡丽已经开始了社交媒体的尝试,泰瑞·斯登先生认为这是 “增加与年轻一代沟通”的方式,但无论如何,对于百达翡丽来说,新加坡的展览更像为品牌未来的发展带来更多可能性的桥梁,营造这样一个空间,为年轻一代带来百达翡丽与高级制表内涵的感受和体验,“在这里,他们不止看到表、还可以看到钟表历史、看到手工组装机芯的过程、看到制表师和工艺大师,甚至和他们互动。如此一来,不仅可以加深他们的理解,同时也让彼此之间的情感联结深厚起来。”或许也只有在这样一个充满奇迹的舞台,爱表者们才真正能够见证腕表世界的奥妙,他们对于腕表的热爱,能够世世代代的传递下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