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此人干的工作,国军说若当俘虏要被剁手!他真当了俘虏,结果却很意外!

干啥工作要被剁手?

可能谁也想象不出来!

是啥呢?

1948年11月,在淮海战役中,黄维兵团为了救黄伯韬兵团,被解放军压缩包围于双堆集及其仅5公里多的地域内。12月15日傍晚,太阳快要落西了,不知哪里传来的喊声:“突围了!突围了!”

第85军汽车连当汽车兵的王云龙从汽车下面掩体部钻了出来,一看人群向东北方向跑,也顾不上许多随着大家而去。他跑了约一里多的路,遇到一条小河,趟水过了河。这时解放军的子弹、炮弹像冰雹似的发射过来。炮弹在人群中开花,突围的国民党军炸死的炸死,打伤的打伤,哭喊一片。王云龙趴到一个坟头边,心想和人群一起跑,目标太大,于是单独一人向另一方向跑去。

天黑下来了,他跑到一个村庄外边,听到有人喊:“干什么的,站住!”

他被解放军发现了,王云龙不敢跑了,于是就直说了:“我是国民党兵。”

卫兵问:“有枪没有?”

“没有枪。”

卫兵又问:“你在国民党干什么呀?”

但是,王云龙却不敢说自己是国民党的汽车兵。为什么?因为他们的长官早就说过,解放军最恨的就是国民党的汽车兵,因为他们开着汽车追赶解放军。因此,解放军捉到汽车兵,是要挖掉眼睛剁掉手的。

王云龙回答说:“当勤务兵。”

这时天已经很冷了,王云龙冻得身子发抖。卫兵后边站着一个人,那人问:“冷吗?”

“有点冷。”

他说:“你到地堡里去避避寒吧。”

王云龙钻进地堡,在铺草上坐下来休息。心想,他们不像传说的那样凶,蛮好的吗?这时他听到战士要求说:“班长,把他编到我们班吧?”

班长说:“把他交给连部由连部安排。”

王云龙一听慌了,当步兵是很苦的,打起仗来有伤亡的危险,立即从地堡钻出来,向班长说:“班长,我会开汽车,还是要我给你们开汽车吧,不要叫我当步兵下连队。”

班长挺起劲的问:“你会开汽车,愿意给我们开,那好呀。”

一会儿来了一位官长,还带着警卫。他就是中野一纵参谋长潘焱。

王云龙还以为他是一个营长。潘参谋长问:“你会开汽车?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跑过来好呀,饿不饿?”

王云龙回答说:“长官,我会开汽车,叫王云龙。”

警卫员说:“叫首长不要叫长官。”

于是,潘参谋长把王云龙一同叫去纵队指挥所。

这时已经是午夜了,双堆集还在激战。但是,解放军已经缴获了不少的汽车。潘参谋长让人带王云龙去吃了晚饭,大约一小时之后,潘参谋长来对王云龙说:“小王,吃饱了吗,不要怕,我是人民的军队,不打人,不骂人。”

王云龙想,国民党的宣传完全是骗人的,既不挖眼,又不剁手,不打又不骂。这么大的官,是我第一次见到,没有架子,说话多和蔼,亲如兄弟,国民党一个小连长都是盛气凌人,不可比呀!不可信呀!

潘参谋长又说道:“你跟着他们到战场上开一辆小汽车,行不行呀?”

王云龙说:“首长,我去,我跟他们去!”

于是,他跟随警卫排赵排长一起到战场上去。

天快亮时,他们找到几部小吉普、中吉普,从中选优。其中一辆中吉普车的牌号为1818,还有一部小吉普,是国民党第18军的车子,非常好。王云龙一个人不能同时开两辆车,又叫来一位姓薛的俘虏汽车兵,一起把车开到了纵队部。

司令员杨勇、政委苏振华、参谋长潘炎都来观看缴获的战利品。看过之后,杨勇司令员表扬说:“小王,你也算是在淮海战役双堆集战役歼灭黄维兵团结束前参加了战斗,收获了战利品,今后发给你一枚淮海战役纪念章。”

黄维兵团很快就被全歼了。中午,潘炎参谋长到俘虏军官大队讲话,要坐车去,潘参谋长说:“要给小王换军服,不能穿国民党的军服去。”叫警卫员领来了解放军的新军服。王云龙一穿上神气了。于是,他开车随首长来到俘虏军官大队。

国民党第85军军部的军官,见到王云龙说:“你原来是地下党呀。昨天是国民党的兵,今天成解放军了!”

王云龙说:“我不是地下党,是共产党的政策好,让我参加解放军了。你们说汽车兵当了俘虏,要剁掉手,全是假的啊!”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这个军官红着脸说:“我也是听长官们说的。”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