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两个师长两次拒绝兵团司令之命,大败时上级却宣称:取得空前大捷

1947年夏,刘邓大军在鲁南,于一个星期之间,先将国民党第55师全歼于郓城,接着又把153旅吃掉于定陶。这样一来,国民党上下手足无措,只好把66师、32师和70师集中在六营集、独山集和羊山集,摆成了一字长蛇阵。

7月10日,解放军二纵迅速出击,歼敌66师一个团;三纵向东协同,于是一起包围在羊山集的敌66师。这时,敌第32师与第66师之间的联系也被一纵切断。

解放军迅雷闪电般将敌一字长蛇阵一断三段,无异于晴天霹雳,兵团司令官王敬久顿时势乱神散,慌忙下令第70师向南,第66师向北,向独山集的第32师靠拢,避免被分别歼灭。接着,他又下令第32师出击,接出70师,再一起解羊山集之危,届时三个师一同突围。

但是,敌32师师长唐永良认为王敬久指挥混乱,不相信他,自己要通了第70师师长陈颐鼎的电话:

“你我所据六营集、独山集均为荒野小镇,又无工事,即便突围靠向羊山集,也是出了小圈进大圈,仍在被围之中。依我之见,趁共军仓促之时,你我两厢靠拢,冲出包围,撤至嘉祥。如何?”

陈颐鼎说:“嘉祥城高池深,工事坚固,似是可攻可守之地,而且有我一个团在那里接应。只是……弄不好即全军覆没。”他有意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望兄向六营集靠拢,你我从六营集突围较便利。”

形势险恶,不容分秒贻误。唐永良不再计较,立即率兵向北突围,向70师驻地六营集靠拢过来。

第32师一出独山集,守在大路两边的杨勇一纵立即出击,歼灭敌32师139旅大部,毙其旅长。唐永良率领剩下的一个旅和师部在慌乱之中跑进了六营集。

14日,远道奔袭而至的解放军六纵赶到六营集,协同一纵将敌两个师团团围住。

六营集是个只有200户人家的小镇,两个半旅、两个师部猥集在此,人马相踏,粮食、饮水供给相当紧张,官兵乱成一团。

可是,如何歼灭敌三个师?

羊山集守敌66师是蒋介石的嫡系,战斗力比较强;羊山集的两个师战斗力较弱,且挤在一起,不可持久,必谋突围。于是,解放军决定先打弱一些的六营集之敌。

如何打?

若对羊山集四面围攻,敌人必作困兽之斗,增加攻击难度,解放军决定采取“围三阙一,虚留生路,暗设口袋”的战法,把阵地攻坚战转化为运动战,在运动中歼灭敌人。

于是,六纵在西面猛攻,促成敌兵突围;一纵则在东面故意诱敌夺路逃脱。

偏偏这时敌兵团司令官王敬久下令唐永良、陈颐鼎向南出击,接应第66师,一起向他所在的金乡靠拢。

唐永良愤愤地说:“这是让我们去找死嘛!”

陈颐鼎也不愿退至金乡,于是二人连电陆军总司令顾祝同,说南撤不可能,要求向嘉祥、济宁方向撤出。并报告六营集北、西、南已被解放军围得风雨不透,只有东面存一空隙。顾祝同无计可施,只好应允:

“从东突围。”

当晚,云黑天低。解放军炮声隆隆。唐永良、陈颐鼎决定提前突围。第32师为左翼,第70师为右翼行动,但还没出村,部队就已经没了队形。两个师官兵争着往东跑,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建制全散了,人喊马叫,乱成一团。

解放军守候在东面的一纵十几把军号一齐吹响,嘹亮的号音划破夜空,一下子把敌人给震慑了,继而,解放军层层伏兵一跃而出,无数轻重机枪一齐开火,子弹像暴雨倾泻,炮弹一个接一个在敌群里炸响。

敌军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官兵各自奔命。许多士兵吓得摔掉枪,往高粱地里一站,等着当俘虏。炮车、弹药、牛车全部失去控制,被弃置于道路的两侧。解放军展开了捉俘虏大赛。9连8班一次捉到14个俘虏,缴获四门小炮。营部通信员车金保用一颗手榴弹“捉”来了16个敌兵,还有一挺轻机枪。饲养员扬着鞭子、炊事员抡着扁担,自动加入战斗行列,追赶、捕捉三五成群的敌兵。

解放军一纵1旅2团9连押送俘虏回收容所,听到路边高粱地里哗啦啦响,连长王崇乐喊道:“干啥的?”

回答:“缴枪的。”一拥而出十几个哆哆嗦嗦的敌兵。

没走多远,他们又发现一门山炮,一个敌兵举着手说:“俺在这等你们哩!”

王连长又问:“还有没有?”

回答说:“有,我们的山炮连都在这里呢!”

王连长命令说:“你快喊,把他们都叫来。”敌兵扯开嗓子一喊,从高粱地里出来一大堆,数一数40多人。

15日8时,战斗全部结束,六营集大捷。解放军歼灭敌整编第32师,师长唐永良仅以身免;歼灭敌70师(缺一个团),生俘第70师中将师长陈颐鼎、副师长罗哲东,歼敌共计1.9万人。

有趣的是,在上一日,南京中央社开封电还在捏造所谓“鲁西大胜”,说什么“共军已在巨野、金乡间为国军捕捉”;15日更是大吹大擂地广播说:“共军溃不成军,国军获得空前大捷。”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