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6个伤兵包围圈中,押着12个俘虏作战!俘虏震撼了,掉转枪口帮他们

1948年12月2日18时,陈赓四纵对着黄维兵团核心阵地——李围子发起了总攻。

大炮齐鸣,红了半边天。第10旅29团2营为突击营,6连跑在最前面。6连战士们随弹幕向前,很快就突破了敌前沿阵地,歼敌一个连,毙120人,俘敌12人。

可是,敌人很快用炮火和轻重机枪组成交叉火网,封住了冲击道路,敌坦克也从侧面插过来,引领步兵反击。解放军两个团的攻击均受阻。

后续部队上不来,6连仍然坚守着突破口。

随后,敌兵团司令官黄维动用了一个营的兵力反击,用毒气、火焰喷射器向突破口的6连实施毁灭性攻击。突破口燃起冲天大火,每一堵墙、每一间屋都烧起来了。连长马春常和多数官兵被毒气熏昏,火焰从身上滚过,全连几乎伤亡殆尽。

一阵寒风掠过,连指导员刘拴牛醒了。他四下一看,到处是血迹斑斑,战友的遗体和敌兵的尸首摞在一起。他爬进安置伤员和俘虏的地堡,6连只剩下包括他本人在内共6个伤员了。

他们陷于敌人重围中。

6个伤员,既要守阵地,又要看住12个俘虏。

“是守,还是退?”刘拴牛征询其他人的意见。

5个伤员坚定地说:“这个突破口是用全团的炮弹和全连战友的血换来的,他们都躺在这儿,我们不撤!”

刘拴牛于是爬出地堡,收集枪支、弹药;身缠血绷带的伤员挣扎着站起来,端着武器严阵以待。墙角12名被吓呆的俘虏看着6个硬汉,满脑袋的疑问:当兵为吃粮,他们为什么至死不退?

敌人几次反扑之后,6连剩下的人更少了,活下来的伤员都已是第二次、第三次负伤了。情形十分危急。

刘拴牛是太岳民兵英雄出身,还是不忍离开全连战友用生命换来的突破口。可缩在墙角的俘虏肚里念哪本经,会不会乘机打黑枪?

他走过去,和俘虏们唠起家常:

“听口音你们有不少是山东人,老家搞没搞土改,分地了没有?咱们都是受苦人只要掉转枪口,就不再是替地主老财卖命的‘刮民党’,就成了劳苦百姓的子弟兵。”

刘拴牛的思想工作和6连的悲壮、顽强打动了俘虏。12个俘虏说:

“我们听你的指挥。”

于是,刘拴牛带着12名俘虏,与伤员一起在地堡内,反击外面敌军的进攻,一次次把敌人打退。

他们一直坚守到凌晨3时,终于上级来了撤退命令。刘拴牛才带着几个解放战士,背着伤员,退了下来。

战后,12名俘虏协助孤胆英雄刘拴牛坚守突破口,长达十几小时的事迹在全旅引起了轰动。旅长和政委赶到2营看望在最严峻关头掉转枪口的解放战士。听了刘拴牛介绍情况,政委当即宣布旅部命令:

“6连在攻打李围子战斗中,英勇顽强,孤胆杀敌,战功显著,特授予‘勇猛杀敌’锦旗。12名解放战士也同样立功授奖。”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