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原创 考上985研究生不去报到,湖南大学宣布不要

惟楚有材,于斯为盛,这是岳麓书院门前的对联。起源于岳麓书院的湖南大学,享有“千年学府”之誉。能在岳麓山下读书,想必是件美事。

然而,69名湖南大学2019级研究生新生却迟迟不来报到,湖南大学研究生院随后发布了一则取消入学资格的公示,引发舆论关注。

985大学的研究生,难道不香吗?

常态

全国共有2956所大学,985只有39所。考上985的研究生,本身是过关斩将的证明。

与学生名单同时公示的,还有69名研究生所选的专业。法学院、金融与统计学院、土木工程学院,不少湖南大学强势的学院,一并被放弃了。

2019年还是近十年来研究生报考人数增幅最大的一年,达到史无前例的290万,较2018年的238万激增52万,较2015年的165万翻了近一倍。

69人考上了不去上,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

不过,升学规划专家、北京大学副研究员梁挺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不算什么稀奇事,每年研究生被录取后放弃入学,并不少见。

其实,湖南大学在去年的时候,也发布了取消研究生入学资格的公示,共有62名2018级研究生未按期入学,被视为放弃入学资格。

即使是985、211,也不意味着拿到“免放弃”金牌。2018年华中农业大学取消了25名研究生的入学资格,中国政法大学取消了42名,陕西师范大学则取消了103名……

梁挺福认为,“近五年来考研竞争越来越激烈,绝大部分的学生一旦被自己满意的学校、专业录取,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机会的。

相比湖南大学的研究生,这69名学生一定有了更合适、更有价值的选择。湖南大学的公示提到,有部分研究生新生因出国、工作等个人原因申请放弃入学资格。

“在这样的一种选择过程当中,人呢都会本着一种争取更多和更好机会的态度。”梁挺福说。

信用

机会多的学霸有恃无恐,得不到的普通考生则永远在骚动,可惜了那69个被挤掉而没被录取的学生,你放弃的正是他人做梦都在奢望的。

梁挺福指出,填报志愿是考生自我承诺与高校的约定,录取后不入学实际就读,就造成了招生计划的浪费。

因为我国高校的录取名额,实行按计划管理。高校、每个专业每年招多少学生,是由上级主管部门下放的招生指标决定的。

中山大学2018年硕士研究生招生章程显示:拟招收硕士研究生6000名左右,复试录取阶段将视教育部正式下达给我校的招生计划、生源状况和学校发展需要等情况对招生计划做适当调整。

学校按招生计划录取,这样招生效率很高,但一旦被录取的学生放弃录取、报到,空下来的招生计划,就没有途径补录,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问题所在。

因此有人提出,要将这种不讲信用的人纳入“失信黑名单”,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高考大省河南在2018年就出台了一项政策,凡是录取后不入学的考生,下一年参加高考将被限制填报志愿学校数量,同时将记入个人电子档案。

不过,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跟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把这个问题纳入个人诚信的范畴,理由不充分。

储朝晖解释,“研究生招生,并不是一个签约的过程。在现有的管理体制下,也没有说发了通知就必须来上。况且,从根源上来讲,它也不是诚信问题造成的。”

选择

学生的放弃,是一个成年人的选择。尊重学生,更应该尊重学生的选择权。

报考只能是一所学校一个专业一个方向,如果考生不被录取就面临无处可去的局面。高校可以拒绝考生,难道考生就不能拒绝高校?

众所周知,申请美国高校的考生,可以同时收到多份录取通知书,在充分权衡斟酌后,再做出选择。录取过程是双向选择,确保考生拥有相当的自主选择空间。

即使是哈佛大学,在今年发出常规录取通知的时候,也预计会有300多人选择不去,占到了录取学生总数的七分之一到六分之一。

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入学率最高的大学”的统计,2017年录取和入学人数对比哈佛大学是2037:1687,斯坦福大学是2085:1703,麻省理工学院是1452:1097……

美国德拉华州立大学教授程映虹指出,从社会方面来说,高校招生的重要性在于是否能给予个人充分的选择权利,尽量让最终的结果符合多数考生的自身条件,避免一考一录就定终身的弊端。

我国高校招生依然沿袭计划管理,梁挺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因为我们的学校招生计划少,而参加考试的人数多,深造的机会显得比较少。”

在此情况下,高校都奔着尽可能不浪费计划名额的方向去,尽可能地做到资源的完美匹配。

梁挺福认为,发展需要一个过程。在未来的时间里,随着人口数量的下降,学生生源的减少,高校招生也会逐渐面临生源不足的情况。

一旦面临生源不足,自然而然会让高校以人为本,在招生的过程中做好服务。同时在高校激烈的竞争中,优化教学工作。

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 — 2020 年)》中也提出,要探索招生与考试相对分离的办法,逐步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考试招生制度。

储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长远发展来看,应该让招生机构跟学生之间更加平等、更加自主地去进行相互选择。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